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娱缔造者

207.第198章 我弹给你听

    第198章 我弹给你听

    “所以说,那个玩具修理者,从头到位就是一边修理,一边在叫着黑白无常的名字?!”

    杰克懵逼的看着唐教练,唐教练也是细思极恐,有些事情真的不要去深究,就好像这个,不要想,就把它当做是一个怪名就好了,毕竟怪人有怪名。

    但就不好在,唐教练非常细挖出来,这下子真的就尴尬了,因为仔细想想,这里真的就是埋的这样的伏笔。

    “所以我能理解为,玩具修理者所谓的修好,是把灵魂从黑白无常的手机拿来?”杰克道。

    唐教练道:“其实我听完这个故事,更赞同另一种想法,按照他所说,世界上都是生物,那么就都有灵魂,既然是这样,在东西坏的时候,以及人死的时候,实际上灵魂就已经死了,然后玩具修理者之所以会叫黑白无常,其实就是换另外的灵魂……”

    “这就是为什么在后面,张雄还问你到底是人类吗?然后反问张雄你是人吗的原因。”唐教练道:“仔细想想,我手表坏了,然后送去表店修,但送回来的时候,明明什么都没变,只是把里面坏的地方打了点润滑油,可我就一直觉得这块表和我以前的区别很大,那就是灵魂死了。”

    这种经历,绝对不是唐教练独有的,甚至于能够说所有人都有,一件明明是自己非常熟悉的东西,但是突然有一天却发现变得陌生了,虽然样子依旧没变,但还真的就是陌生了。

    所以,读者朋友们,遇到这种情况,不要方,那不是你的错觉,作者君提醒你们不要担心,仅仅是这件东西的灵魂死了而已。

    “没有怎么复杂吧……喂喂快别说了,我们说说其他的事情。”唐教练和杰克两人越脑补越觉得恐怕,呆了一会之后,烟也不抽了,小便也憋回去了,反正还是回营地里面呆着安全些。

    “你们看,两个教练回来了,看他们那种铁青的脸色,一定被吓得不轻吧。”

    “其实我现在很想出一道题目,求着两个教练现在的心里阴影面积。”

    “活该,谁叫他们故意吓人,还说是我们胆子小。”

    “也不看看,我们班上都有谁,开玩笑韩轼,大号韩公子知不知道。”

    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很多人觉得跟韩轼同班真的挺好的,遇到问题的时候,可以找他解决,这种被挑衅的时候,也能够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还回去。

    还有什么比这种同学更给力的?

    “诶诶,你们之前是听到什么地方走的。”

    “我听到那个女的摔了一跤那里就忍不住了。”

    “比你晚点,我是听到那个玩具修理者开始修理的时候。”

    “那个变态狂开始拆解的时候,我忍不住了,真的是太恶心了,今晚吃的烧烤都差点吐出来。”

    ……

    喧闹声越来越小,夜晚越来越黑。

    夜晚。

    阿尔山的夜晚美丽,静悄悄……

    就好像最美丽的东西都在夜空中,让人想要忍不住伸手去抓,但却抓不到。

    焦彦睡不着……好吧,今天很多同学都睡不着,有的是因为第一次露营不习惯,还有的更大的原因在于是因为听了韩轼的恐怖故事真的太蛋疼了。

    “韩轼你在看什么?”焦彦从帐篷出来,发现韩轼一个人,靠在树干上,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一个人,一根树,静悄悄的,这不是安静,这是孤独。

    “在看风景,前面的风景很漂亮。”韩轼道。

    “什么风景?”

    焦彦看过去,前面漆黑一片,即使是用电筒照射过去,也会被漆黑吞没,就好像在不远处有一头巨大的洪荒野兽。

    这种情况下,有什么风景可以看,准确说不要说漂亮了,就连鬼影子都看不清楚。

    焦彦道:“什么也看不清楚。”

    “天亮以后,就很漂亮。”韩轼淡淡的道。

    “所以,韩轼你是在等天亮?”焦彦呆了,这尼玛是有多文青而又装逼的行为。

    韩轼看了看手腕,然后到:“现在距离天亮还有还有五个小时三十二分,你觉得一个思维人,会在这里等到天亮吗?”

    “呃……”

    焦彦摇了摇头,思维逻辑正常的人肯定不会这样做。

    他继续稳问道:“那你在干什么。”

    韩轼淡淡的回答:“等天亮。”

    “哈?”焦彦以前一直觉得可以自己智商是ok

    的,现在他真实的感觉到自己是跟不上韩轼的思路了。

    “你刚才不是说,思维逻辑正常的人,不会这样做吗?”

    韩轼反问:“对我是说过,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思维逻辑正常了?”

    “……”焦彦发现,竟然无言以对,他也坐下了,看着前面,一片黑暗真的好不舒服。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有一句话很经典:如果你掉进了黑暗里,你能做的,不过是静心等待,直到你的双眼适应黑暗。

    焦彦大概向前看了十几分钟,实在承受不了这种黑暗的气氛,感觉是浑身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黑暗的气氛总是能够引起人的忧伤,焦彦就想起了一件忧伤的事情。

    其实今天是焦彦的生日,只不过吧,知道的人不多,焦彦也不太喜欢过,所以就连班上他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

    “其实……”焦彦突然有很多话想要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人一奇怪起来,很多行为都难以理解。

    比如迈克尔·鲍威尔,如果他在1959年就收手,他能够功成名就,进入导演名人堂,毕竟《红菱艳》是相当有艺术成就的。

    但可惜他在1960年在拍摄《偷窥狂》就是因为这部影片声名狼藉,再也没有崛起。

    一个变态杀人犯的故事,不过同年在美国好莱坞也有一个人拍摄变态杀人犯的故事,从而一举成名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了好莱坞影史上首屈一,同年不同命。

    “今天是我的生日。”焦彦道:“没什么人知道。”

    韩轼沉默的看着前方,好像没有听见。

    “不过也……抱歉,抱歉我说这些。”焦彦意识到了自己话太多了。

    “想听生日快乐歌吗?”韩轼突然就问道。

    焦彦拒绝:“我不想听音乐……”

    “我说的是我弹给你听。”韩轼道。

    “哈?”

    ……

    ps:今天八章啊,你们不投月票,不订阅正版,不打赏说得过去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