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娱缔造者

63.第63章 连播开始(2)

    第63章 连播开始(2)

    说一件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节目播出肯定不是完整呈现,一些地方肯定会剪切,但韩轼在山上看着远方的镜头,却足足有三分钟

    。

    低沉的旁白君出现了,说了一大通,归纳就是提示天气变化,快要下雨了,以及担忧在山坡上的主人公之一韩轼。

    牛明明几经叫喊都没有作用,电视中的“哗哗”声,让孙姣和孙妈母女都能够清楚听到,这摄像机的收音不错。

    磅礴大雨落下。

    “真是中二少年,还淋雨,不过他们这个年纪也的确是中二的时候。”孙姣用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

    她道:“淋雨会感冒,然后会造成更多严重危害。”

    “什么危害?”孙妈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如果我淋雨,明天就会感冒,感冒了上班就会迟到,迟到了就会被扣全勤,扣全勤我心头不舒服肯定会报社,报社肯定会引起国内……”

    在孙姣贫嘴的时候电视中出现了在雨中念诗的画面,当然让孙姣和孙妈母女震撼的并不是从韩轼口中念出的美丽的诗句,而是接连不断的瓢泼大雨淋在韩轼身上,但依旧无动于衷。

    并不中二,或者是说眼前的场景是让人联想不到“中二”这两个字,漆黑眸子中那深深的,无论多大雨水,都融化不了的忧虑。

    “真的……”孙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人心里酸酸的。

    孙姣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里很不舒服,或许是被情绪感染了,又或许因为其他什么缘故,反正准备换个频道。

    “妈我帮你看看,老班那边开始了没有。”孙姣还要打着另外的理由。

    “瞎换什么瞎换。”孙妈当即就怒了道:“没看见这边正是精彩的时候,你说你换什么。”

    “你不是不爱看这个节目吗,说就是坏学生丢到农村受苦的故事,我给你瞧瞧那边来了没。”孙姣道:“你瞧我多孝顺。”

    “别说有得没的,我敢说这个韩轼和其他坏学长肯定不一样,你不还中文系的吗?你能写出这种诗词吗?一天只知道谈恋爱,看你这样真让人痛心。”

    孙妈开始攻击,以上这番话绝对是亲妈才能说出来的话。

    什么叫一天只知道谈恋爱,这样说真的让孙姣很痛心才对。

    “喂老妈你有点节操行不行,你之前还说他性格暴躁,怎么现在就变了。”孙姣道。

    “我有这样说过?明明是你说的。”孙妈言辞肯定的说。

    “……”孙姣内流满面,老妈什么的节操都掉完了。

    孙姣还没来得及反抗,遥控器就已经被抢走了,孙妈换回了芒果卫视。

    正是牛明明开始询问韩轼为什么变坏的时候——

    “我看资料说你初中的时候成绩非常好,为什么到了高中不仅成绩下落得如此快,还变成了不良学生?”

    “知不知道兰陵王。”

    韩轼开始讲故事,说起来韩轼很会讲故事,不敢说是引人入胜,但娓娓道来还是可以的。

    “当人戴上面具的一刹那,其实心中也戴上了一层面具,面具戴久了,脸上的能随时摘下来,但心中的那一层就摘不下了。”

    孙妈当即就对孙姣说:“你看看,你看看,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都可以写,我都说过韩轼肯定不是一般的坏孩子,完全不是你说的那种。”

    “……”孙姣已经不想发言了,她有评价过韩轼吗

    老妈已经被俘虏了,孙姣看出来了,韩轼的确是和她印象中,那些变形计主人公不一样,但此时心中产生了一股抵触情绪。

    被孙妈拿来那样比,没有抵触才怪。

    “我就看看,圆圆安利的很有魅力的少年,到底有什么魅力。”孙姣心中如此喃喃。

    韩轼用兰陵王故事的另外一个版本,吓走了牛明明,然后一个人淋雨。

    “竟然稿子过了。”孙姣惊奇的道。

    看到了制片人宣布韩轼稿子成功的被选中,得到了50的奖金。

    孙姣就开始琢磨着:“会不会是这个制片人弄的暗箱操作?”

    这想法还没落下,制作人就遭到了韩轼的犀利反问。

    “钱是我入围的稿费,你们没有提供一点帮助,没错吧。”

    “没错,我没有提供一点便利,绝对是你自己小说的成绩。”

    “所以我没义务告诉你,我要钱干什么。”

    看见制片人一副伤肝的表情,孙姣也忍不住想笑。

    这还不算完,再邀请去直播的时候,更有意思。

    ”接到一个电话,来找韩轼,接下来的对话就相当有意思了。

    “进门要敲门,基本礼貌。”

    “你无不无聊?明明之前已经进来了,浪费时间。”

    “他想叫我上直播我就直播?那是多没面子,不参加。”

    “但你想让我上我就上,那我多没面子。”

    “如果我不去,你们能强迫我去?”

    ……

    忍不住为秃头制片人默哀:“真是可怜,难怪早早的就脱发了,一脸便秘的样子……噗。”

    孙姣可以用她人格保证,她刚才绝对没因为秃瓢制片人一脸便秘而发笑……绝对没有,一点也没有。

    好吧,孙姣承认是有一点,道:“其他我不知道,但这张嘴是真的厉害,活活能把人气死。”

    再次插了点潘山的内容,几天时间就在班上混成了学习委员,很厉害,在这里并没有丝毫瞧不起农村娃的意思,但一个第一次进城,并且进入一个新集体的十五岁少年,能够有这种交际能力真可谓开挂。

    安离抓鱼爆发,用木棍打人也是在所有人预料之外。

    “拿五十块钱,然后买这些东西干嘛。”孙姣也挺好奇的,电视中播放韩轼的行为很奇怪啊

    “这都不懂,那个小妹妹潘燕生日,买这些东西肯定是为了给潘燕过生日。”孙妈张口就来。

    “哈?”孙姣立刻回答:“妈你就别瞎猜了,先不说潘燕生日可不可能是今天这个话题,就算今天是潘燕的生日,你觉得韩轼可能为了一个只相处没几天的假妹妹费尽心思?”

    不可能就是不可思议,然而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具戏剧化,以及不可思议的匪夷所思。

    ps:凌晨两点也写来更新,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所以推荐票这些再走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