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抱得总裁归

结局8

    结局8

    月明楼救回了尹若的孩子,亲手交给尹母后,便调头驱车奔回月家大宅去。这一路的驾驶,虽然知道前头也许解决那问题并不容易,可是他却并未紧张——因为那一刻只需握紧兰溪的手,只需坦然站在众人面前,便无论记者们有多刁难、或者家人有多不谅解,就也都没关系了。

    这一生,只需握紧她的手就够了。

    他想得很开心,公路上也是阳光洒满、绿叶扶疏,他的车子每向前一圈,仿佛就是向今生梦想更靠近一轮。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电话是尹若打来的,看着那个在屏幕上跳跃的号码,月明楼很犹豫是否要接起这个电话来,可是那电话一遍一遍在响,他便接起来。

    尹若在电话里发疯一般地大哭,“小天救我,小天!”

    “究竟发生什么事?”月明楼问。

    尹若这一刻的哭声已经是歇斯底里。月明楼没少见过尹若哭,从梨花带雨到声嘶力竭都有过,他也都早已不动容,可是她此时的哭声却仿佛是从骨子里头爆发出来的,让他听着都觉胆战心惊。

    “小天,小天——他们,他们又要带走孩子;小天你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我求你,求你了!”

    月明楼说要替她报警。尹若却惊得大喊,“不要,小天不可以!他们说了,如果报警,他们一定会杀了孩子和我妈!”

    事出紧急,月明楼两相权衡,打电话给兰溪。兰溪在电话里告诉他,家中的事情已经解决,关键时刻月慕白挺身而出……兰溪嘱咐他去做事吧,不用担心家里。

    月明楼便调头再向回去,将油门踩到底。月家大宅与公寓分别在城市的两端,中间赶上城市的交通肠梗阻,月明楼赶回公寓的时候,已是耽搁了不少时间。

    他奔下车子去,抬头望向尹若家的窗口。窗帘低垂,隔着遥远的距离,月明楼也凭着本/能感知到窗帘缝隙里露出的一线目光。

    森凉。

    月明楼没急着上去,而是站在车子旁点燃一根烟。他不慌不忙地吸着,目光只温柔地落在自己的那辆老莲花跑车上。他有“十二房老婆”,可是他最爱的永远是这一辆,每遇见大事他开的一定是这辆车子。他相信,这车子能与他心心相印,能在他需要的时候跑出别的车子所无法企及的速度。

    隔着香烟缥缈出的烟雾,他眯着眼睛望车子尾巴上的那个词:Elen。

    莲花跑车是著名的跑车品牌,但是它的发展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1957年生产的一款跑车驾驶感受惊世骇俗,却销售业绩极其惨淡,甚至险些连累莲花车厂倒闭。直到1962年又生产出坚固至极的Elen款跑车,莲花车厂才从倒闭的悬崖边被拉回来。

    在东方人的观念里,莲花总有特别含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更是供佛的最佳花朵,清净芬芳——如果将东方人对于莲花的理解结合莲花车厂那一年的危机,便会更觉得莲花跑车的名字真的是取对了,冥冥之中似乎有着注定。

    而1962年挽救了莲花车厂的Elen翻译成中文,有人喜欢用谐音为“爱莲”;而月明楼从一开始的发音就是“爱兰”。

    “爱兰”在1952年挽救了莲花车厂;“爱兰”也将桀骜的少年小天拉回来,成为了今天的月明楼。如果不是遇见兰溪,如果不是爱上她,那么也许便不会有如今的他。他也许早就撞死在山壁上,比爸妈都更早地葬身在山崖之下。

    烟抽完了,他知道自己会好好地活下来。因为兰溪还在等着他回去。

    .

    公寓里已经悄然地发生了一些变化,也许有的业主注意不到,可是却逃不过月明楼的眼睛。

    一楼收发室的保安换了生面孔,是他从未见过的;大厅里的沙发上坐着几个仿佛访客一般的陌生人,喝茶看着报纸,可是目光却不时从报纸上缘溜过来。

    月明楼笑了。这栋公寓好歹也是他公司名下的产业,所以他近来也稍微留意了一下:一幢开售多年的公寓,因为高昂的价格而使得许多单位没有售罄,可是近来这短短的几个月间,几乎所有空置的单位都已经卖光。

    这对公司来说当然是好事,可是月明楼又如何从中想不到其它的可能?只可惜他们棋差一招,想不到他会突然宣布搬回大宅去,于是他们这么上下左右地想要近身住着,都扑了个空——不过今日为了尹若的孩子,他们倒是用得上了。

    他们此来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尹若的孩子,那么他们会不声不响挟了孩子就走,而绝不会这样停下来,还在窗口挂了窗帘来窥伺。月明楼明白,他们这样做其实不过是在等着他来,守株待兔。

    尹若的孩子不值什么,他月明楼才是他们想要捕获的人。

    月明楼一路缓缓地走,缓缓地任凭思绪如同细细的溪流一般流淌。他转身回来,看似是为了尹若的孩子,实则也是为了他自己——他们月家与金钟家族的恩怨,是该找个时间好好地了结一下了。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所有的事情都赶在今天爆发,那么他与金钟之间的那笔帐,就也在今天好好地算一算吧。

    在没有回到公司主事之前,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是特别了解公司的业务。便比如月集团最主要的产品线——明月廊酒店,他便以为这生意嘛只是住宿而已,兼之会议招待等等,他从前实在是想不通,金钟他们怎么会对明月廊这样觊觎。

    后来是因为关注到了华东大区的郑经理的异常举动,他才一点点窥知酒店生意背后可能隐藏着的猫腻。郑经理是五叔月慕白的人,因此他一直不动声色地小心防着。利用出差的机会,他自己也曾数次微服入住旗下门店,发现酒店中许多的住客根本就不是他从前理解的普通层面上的旅游住客。

    那些人里有许多的政客。他们微服来酒店入住,享受高档餐饮与健身等等服务,有的是用这种方式来招待客人、软性行贿;有的则是自己带着家人来享受,属于灰色收入的层面。

    政客们倒也罢了,最引起他警惕的是——瘾君子,甚至是来历背景不明的道上人物。

    因为明月廊的豪华与名头,即便是当地的公安部门也极少来检查,于是许多瘾君子便到这里来包房间嗑药;有人来嗑药,就自然会吸引卖药的人闻臭而至,那些道上的人物多数就是此类。

    中国华东自古以来都是中国最为富庶的地区,来往于明月廊酒店的客人又都是非富即贵,这些客人不但为酒店带来丰厚的收入,他们也成了其他人眼中的肥肉。在明月廊酒店做生意,安全系数与利润率自然都远远高于普通的夜店那样的场子,于是这条管道越来越难堵住。

    这件事引发了他的担心:道上总有道上的规矩,敢于到明月廊酒店来做生意的道上人也自然都不是小角色,而按照他对那些有头有脸的道上人所遵循的规矩的理解,他相信那些人会一定想办法拉明月廊的经营者甚至是主人下水,与他们一同做生意,来给他们作掩护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生意能长久地做下去,并且不被警方发现。

    他回想起当年,那段看似爸因为与章荆南的绯闻而将公司和家里闹得暗潮汹涌的那段时间,爸的情绪真的非常糟糕,在家里即便是用力压着脾气,可是有时候还是忍不住会训斥他两句,对妈有时候也会说些负气的话——当年他以为爸是被小三儿给蛊惑的,如今想来,怕是当年爸心里正压着某种巨大的压力,而他又不能将这些压力讲述给家人听。

    那么当年能让英明睿智的爸都这样不堪重负的压力,究竟是什么?

    他去找了依旧工作在华东大区的爸从前的旧臣子,他们给他的答案果然印证了他的担心——那些人是向爸施压了。不光以明月廊酒店从前有过的那些毒.品生意、官员的不雅录影为要挟,甚至以月家人的性命为要挟。

    当年,月家人里最容易出事的,不是处世经验老辣的月家二老,也不是凡事谨慎的月慕白,更不会是深居简出的温玉颜——只有他,只有当年那个桀骜到离家出走,要玩儿命去赛车的他啊!

    所以爸妥协了,一定程度上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允许他们暗中在酒店里贩/毒,并且在警方来临检的时候给予他们适当的通风报信与协助保护。

    月明楼当知道这件事之后,独自坐在夜色里抽了一夜的烟。

    --------

    【稍后第二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