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抱得总裁归

结局7

    结局7

    “可是月老师,您当初做了那么多事,费了那么多心……您怎么从来都没对我说?”兰溪咬着嘴唇,死劲地不想哭,可是眼泪它还是自己流下来,“我从来都不知道那场婚礼是假的,我不知道那么严肃的神父都是请来的演员,我更不知道我们的婚姻不算涉外婚姻所以在国内并不受承认,我不知道原来您是让自己成为了小花儿的教父……”

    “我更不知道原来您早已为当初的那些事找好了解释的理由,我不知道您原来早已为我留下了退路;其实您是那个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也许有一天我会面对这些难题而不知所措吧?所以您早早地埋好了伏笔,早早地帮我想好了对策。”

    兰溪嘤嘤哭出声来,“月老师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如果您早点透露一点给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那么误会您自私,以为您是故意以失忆为理由,强行要求我嫁给您——您知道不知道,当您跟我说了您是假装失忆的时候,我有多恨您……”

    她哭着,哭得一脸的眼泪,妆容都花了,像个小熊猫;她哭得两肩都颤抖起来,脆弱得像个小孩子,非常需要有人将手按上去,安慰她别再难过——他很想这样做,走上去揽住她的肩膀,为她擦掉脸上的泪……可是他不能,今生再也不能了。

    因为从现在起,他已经不再是她的丈夫,甚至不再是她的老师——他是她的五叔。

    要做严肃的长辈,决不可随便与侄媳妇说错一个字、摆错一个动作地恪守规矩。

    于是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笑,“兰溪,我就是要你恨我;所以你恨我,一点都没有错。如果你不恨我,你心中对我的愧疚就永远无法释怀,你以为是你当年打扰了我平静的生活,所以你觉得是对不住我——还有我的腿,你总觉得这也是你的责任。”

    “兰溪,这世上最容易的事,就是恨。只要你恨我,你就可以从那些负疚里解脱出来,又重新成为那个眼神闪亮的杜兰溪了——兰溪,还记得我说过,我最喜欢看你那个模样吧?”

    “月老师……”兰溪哽咽不能言。

    月慕白看她哭,他早已心如刀绞,却不能上前。便只能硬生生转了轮椅,转身去望窗外的花木扶疏,“兰溪,还记得我说失忆的时候,医生的解释说是我宛如做了一场梦么?那时候的我是活在梦里,而将真实的现实当做了一场噩梦;其实那不算说谎。”

    “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从前发生过的那一切,真的只是一场噩梦:我有多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怨恨过大哥,从来没有与小楼发生过争夺,从来没有错失过你……”

    “兰溪,还记得我给你们上课的时候,讲过李商隐的《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我给你们讲庄周梦蝶的典故,说庄子梦见自己化身为蝶,醒来想究竟是庄周所见的一切是现实,抑或做梦变成的蝴蝶看见的一切是现实?”

    “其实对于我自己而言,就是这样啊。我情愿那一场梦里的一切,那还没有被怨恨和争夺破坏了的一切,才是真正的现实——所以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其实只是想旧梦重温,也许不是为了你而只是为了我自己……你别再有任何的负疚,你该为我高兴。”

    “我从来不愿对人承认,我后悔从前的一切。如果一切还有机会,我愿重新来过。”

    他听从过父亲的训导,屈从于月家子弟骨子里的狼性,也想要去与大哥以及小楼竞争,也想让所有人都看见他月慕白的光芒。他不只是活在大哥阴影里的幼弟,他不是只能作为侄儿辅助的臣子,他更不是连心爱的女孩子都无法拥有的失败者——于是他争了,夺了,恨了。

    可是他并未从中获得任何快乐。即便,那些争夺与怨恨里,他也曾获得过表面的胜利,可是那些胜利真的不是他想要的。

    于是他想做梦,他想真的失忆,他想放下一切只将兰溪拢在身边。

    可终究,他还是败给自己的良知,败给自己心中的痛悔,败给——他太爱她,看不得她为之受苦。

    其实老天对他真的不公,真的。他只不过比大哥晚出生,他只不过没能投胎成为长房长孙,他只不过——比小楼晚遇见了兰溪那么几年……所以与其说他怨大哥、恨侄儿、想要不计手段争夺兰溪……都只是对命运的反抗。

    虽然反抗的结果,是他注定败了,可是他却也心平气和下来。因为与命运的抗争,原本就是一场你在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局的战事,你想要的不是那个结果,而就是那个可以将所有的怨气都随着力道一起挥洒出来的那个过程——抗争过了,努力过了,再回到现实中,就也心甘了。

    更何况这个结局与现实是——他的家人都得平安,那么纵然他一人败了,那痛就也不再那么难忍。

    要感谢丁雨给他打来的那个电话,让他终于给了自己最后的勇气。当年章荆南的事情是他心上的隐痛——他可以接受大哥怀疑他,可以接受大哥用月亮湾来隐约地提醒他,可是他不能接受大哥竟然会强抱了章荆南。

    章荆南是他名义上的女友,大哥既然强抱了章荆南,那就是一巴掌直接甩在他的颊上,丝毫都不在乎他的感受;于是当年听章荆南哭诉这一切后,他对大哥的怨恨终于爆发,他发誓要从大哥以及小楼的手里夺走月集团,让世人都看见他比大哥和小楼都更强!

    可是以他的性子,这么多年来并非从未怀疑过章荆南的说辞。只因为,他是亲眼看得见大哥在家中对待大嫂的样子。一个男人爱自己的妻子,那份脉脉的感情从眼神、从细微的动作都会流露出来——就算外人看不见这一切,他却是深信不疑的。

    大哥既然那么爱大嫂,他又怎么会莽撞地去强抱章荆南?

    可是就像他对兰溪说的:这世上原本恨最容易,他想要恨大哥,于是他还是选择相信章荆南,因为章荆南这件事实在是给了他一个最佳的理由、最有力的借口。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给自己强化这个记忆,努力让自己相信章荆南没有说谎,他甚至每次到大哥的墓前时都要再质问大哥一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必悔恨。

    可是丁雨还是将这一切帮他揭开。原来这一切都是当年章荆南做下的计策,都是章荆南在绝望之下不肯放手才鱼死网破设定的陷阱——章荆南却事后竟然跑到他眼前来哭诉,竟然连他都骗了。

    大哥从未强抱过章荆南,可是大哥却明白章荆南做这些都是为了他月慕白;大哥为了维护他的面子而没有揭穿章荆南,大哥竟然用他自己的名声替他遮掩下了这桩丑闻……

    因为大哥的承当,外人都只骂大哥,没人知道他这个当幼弟的有多处心积虑——世人皆道月慕白如月色皎洁,无人知晓他的心中也曾只染漆黑,不明一线。

    也许他真的是从一开始就错了,也许从一开始大哥买下月亮湾,到后来所谓的提醒他,都并非是真的防备他,也许都是在护着他……

    疼痛又习惯性地从心区漫延上来,让他有点无法呼吸。

    其实还有件事他都没告诉过兰溪,托赖他的这场车祸,于是在欧洲做过全身的细致检查——欧洲的医生用国际最先进的仪器,检测出他心脏的毛病。

    医生说这有可能是先天的问题。因为父母生养他的时候,都已经到了暮年,于是他的基因先天上出现了缺憾。只是当时国内的医疗条件尚无法做出这一诊断,所以就连父母也未必知道这件事。

    他后来想来,也许大哥是知道的。

    因为他从小都是日日跟着大哥在一起,而不是跟在父母身边,于是他几乎每次心痛欲裂,父母都并不知晓,大哥却几乎每一回都看在眼里。以大哥的睿智,他如何会看见就罢了?也许大哥早早就咨询过医生,也许早就知道他的心脏有先天的缺憾——于是他不能太过激动,不能太多消耗精力……

    月慕白手指死死扣进轮椅扶手去——也许大哥不让他插手公司的事,就是担心他的心脏会支撑不住;大哥不是不是防备他,而是,而是真的一直一直只为他着想……大哥知道他少年气盛,便没告诉他,有关他心脏的问题。

    现在想明白这一切,是晚了,因为大哥早已走了那么多年。

    可是现在想明白这一切,也许还不晚;因为即便大哥大嫂都不在了,还有他们的孩子在,还有他们未竟的心愿在。

    于是他还是终于放开了手指,望着兰溪淡然一笑,“兰溪,你不该再叫月老师,你该改口,叫我五叔了。”

    -----------

    【这回,大家释然了吧?其实某苏塑造月慕白这个人呢,一点都没想把他塑造成为完人;但是心里还是坚定地,要他成为一个好人……月色皎白,上头却还有黑影呢,这才是真正的人呀~~今天两更完毕——尹若的下场偶也想好啦,明天就来。】

    谢谢如下亲们的支持:

    3张:1509826374、1594835806、

    2张:还是觉得、欢迎、gsgf、冰削、那卡、我来了、

    1张:sz035、雨之语滴、bettydunne、jufcfr、拒宅BB

    谢谢蓝的红包(后头还有几页打不开了,如果有落下的亲们,某苏一并致谢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