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第1391章 曲静宛设计陷害

    第1391章 曲静宛设计陷害

    “子铭,我……”

    裴格声音哽咽,却什么也说不出口,那双漂亮的眼眸中,微微漾起雾气,在季子铭的眼睛里,堪比明月的美丽。

    “我都知道。”季子铭轻轻吐出这一句,身体前倾,靠在裴格边上的灯杆上,“你不用说,我都知道。”

    裴格轻轻点头,这苍茫的人海,有这么一个人等着她,无论最后她和他结局如何,她都已经很知足了。

    曲静宛站在粗壮的梧桐树下,看着季子铭离裴格越来越近,两个人唇瓣相合,扶着梧桐树的纤细手指,骨节分明,借着月光泛着淡淡的青色。

    终于品尝到她的甘甜,像是罂粟花,让他着迷上瘾,舍不得放开。

    泳池里印着明月,两个人的身形也倒映在水池边,融为一体。

    良久,季子铭才放开她。

    “子铭,我和你说个事情。”裴格脸色潮红,抬头看着季子铭说道。

    “嗯,说。”季子铭点头,眸子里的暖意在这夜色中如同薄暮般围绕着裴格。

    “我发现小季迟似乎要记起我了。”

    “嗯?”

    想到小季迟,季子铭就想到餐桌上小季迟将裴格的目光全部夺走,他狭长的眸子一沉,深邃的眸光在这夜色中让人看不清情绪。

    “我今晚给他们讲故事,他没有拒绝,而且,我今天给他夹菜,他也没有反对,犹豫了一会也是吃了下去。子铭,你说我的平安是不是已经快要想起我了?”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裴格才发现,就在她身边的季子铭,那张完美的没有任何瑕疵的面容上,却没有刚刚那温柔的神情。

    裴格心里惊了一下,拉了拉季子铭的衣服,“你怎么了子铭?”

    “我也能吃掉。”季子铭闷声回答。

    “什么?”裴格一时没听清,直到大脑反应过来,才明白这是季子铭吃醋了。

    “哈哈,你……”裴格戳了戳季子铭的胸口,笑道,“你和平安争风吃醋啊,你都多大了啊?”

    “我不管。”季子铭如墨般的眸子终于添了几分温和,在这清冷月色里,竟有种温暖的气息。

    “我以后会注意的。”

    “怎么注意?”

    怎么注意?这反而让裴格难住了。

    “大不了我多做些黄瓜给你吃好了。”

    “我不要吃黄瓜。”

    “那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你。”

    季子铭坏笑,居高临下的睨着裴格,眸子的危险信号提升了好几层。

    站在梧桐树后面的曲静宛,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裴格和季子铭,心里思忖道什么时候才能让裴格从季家滚出去,想到裴格的身份,又不能茫然出手。虽然她的心不在季子铭身上,可是想要爱的人,他要的,她一定会帮他拿到手。

    “裴格,我早晚会让你从这个家里滚出去的!”曲静宛握紧秀拳,轻声笃誓。

    “一定会的!”

    “我又不是黄瓜,吃什么吃?”

    “你比黄瓜可好吃多了。”季子铭放开搂着裴格的手臂,拉起裴格的手,说道,“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你还要带我去哪里啊?”裴格笑着问道,眸子里的情意和唇角的甜蜜藏不住,看着梧桐树后的曲静宛一肚子妒火。

    “子铭,等有空了,我们一家五口去旅游吧。”裴格站在原地,表情认真的问季子铭。

    “不。”季子铭眸子微沉。

    “为什么?”裴格疑惑。

    “因为我们要先结婚。”季子铭唇角上扬,看着这个小女人颠覆的情绪,真是让他心情愉悦。

    “……”

    随着两个人越走越远,曲静宛才抬脚进了屋回了自己房间,想到今晚看到的那一幕,一个可怕的计划在她的脑海里慢慢形成。

    吃过早饭后,曲静宛睨着客厅楠木橱柜上的花瓶,她知道那是季妈妈最宝贵也是最珍惜的花瓶,昨天她想着用花瓶插花,季妈妈都给拒绝了。可想而知季妈妈对这个花瓶到了多宝贵的地步。

    昨晚她把花瓶往外挪了个地方,只要裴格靠近,保证能撞到那个花瓶,因为在橱柜的面前,她还涂了一层食用油。

    裴格捧着果篮,看着坐在沙发上玩的三个孩子,唇角弯起,拿起一个牙签错在切成块的苹果肉上递给小季迟。

    “平安,来,吃一个。”小季迟看着坐在身边的曲静宛,见她没有反应,这才犹豫着伸出手接了过来。

    “安安冉冉,来,过来吃苹果了,妈妈戳给你啊。”

    “谢谢妈妈。”冉冉乖巧的抬起头,冲着裴格微笑,接过裴格手里的牙签自己认真的戳了起来,放进嘴里。

    “宝宝,你看,窗外有只小鸟。”曲静宛指了指橱柜旁边的窗户,上面的确停着一只小鸟,小鸟活泼机灵的样子让小季迟放下牙签准备上前捉,曲静宛连忙拉住小季迟。

    这一拉,裴格就停下来手中的动作,不明所以的看着曲静宛。

    “你干嘛拉着他呢,他想去就让他去啊。”

    “我……,这小鸟是捉不住的,等到宝宝跑过去了,小鸟早就飞走了。”

    “你不让他去试试,怎么知道呢?”

    “那你去啊,那你去抓啊。”

    话一出口,曲静宛就静静地看着裴格的表情。

    裴格沉思一会,看着窗户上的小鸟还在“叽叽喳喳”的鸣叫,裴格放下手中的牙签,谁知刚站起身,小鸟就“扑棱扑棱”地飞走了。

    “妈妈,它走了。”冉冉出声。

    “嗯。”裴格又坐会位置上,看着小季迟说道,“它还会来的。”

    曲静宛眼神不屑,嘲讽道,“还不是你把她吓走了。”

    “那你有本事去把它叫回来啊。”

    “你说的什么话,都飞走了我还怎么叫回来,那是鸟,又不是人。”

    “那不就行了。”

    “你……”曲静宛简直气愤,这是个什么女人啊,昨晚还见她和季子铭亲亲我我,现在更像是个泼妇呛人的小辣椒。

    “我什么我,我难道说的不对吗?”裴格睨着曲静宛,要不是小季迟现在还不肯叫她妈妈,为了小季迟的病情,她早就把曲静宛赶出去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