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极品小保安

411.第411章 皇朝要逼宫

    “唯今之计,只能逼宫了……”

    正当邹开盛拧着眉头苦思对策之际,一旁的“智囊”司马犹豫着说出了一个办法:“现在的形势是人心思变,既然那帮老家伙都是靠不住的白眼狼,那咱们也就没必要再跟他们讲什么情面了,干脆就拿苏家庄的法子现学现用便是了,趁着其它的场子还没出事之前,立刻施压,逼着那帮家伙跟咱们也签个协议。”

    “如此一来,就算苏家庄把咱们留在场子里的兄弟打跑了,但咱们握有协议在手,那帮老家伙又不敢单方面毁约,自然就不会答应和苏家庄合作了。否则那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了,皇朝的脸面岂是他们这些正当商人敢随便抬手打的吗?下面的三千多号兄弟也不会同意嘛……”

    “好办法!这就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简直堪称一石二鸟啊,不但解决了咱们自己的麻烦,还能恶心一下姓苏的那家伙……”

    听完“智囊”司马的应对之策,邹开盛脸上的阴霾顷刻一扫而空,抬手一拍身旁的沙发扶手,仰头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如此一来,咱们手里的那些合营场子就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惦记了,除了苏家庄以外,涩原会那边也能把心放下来了。”

    “哼哼,徐常山那家伙想要涉足滨海市娱乐业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展开了行动,若是让他知道除了这几天被他抢过去的那三个场子以外,其它的所有场子任他再怎么眼馋,都已是彻底没戏了。恐怕这家伙直接就得气到喷老血呢……”

    “哈哈哈,痛快,真特么的痛快啊……”

    仰头大笑中,邹开盛抬了抬手,示意“智囊”司马搁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尔后便一脸赞许地继续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真要出了什么大乱子,最终还得是靠你啊。放心,这些事儿我心里都有数,回头你到下面的场子里去转转,看上哪个驻场的小明星,回头跟我吱一声就行了,老子让他陪你一个月……”

    “至于跟咱们合营的那三百多个大小场子方面,你今天晚上就给我挨个打电话通知下去,三天之内,让他们按照现行的合作条件,各自拟好合作协议,一式三份,签了字自己送过来……”

    “另外,顺便提醒他们一句,如果在这三天的限期之内看不到协议,以后也就不用再往老子这边送了,趁早把场子关了,否则的话,等老子把人派过去,届时可就不是关门大吉这么简单了……”

    ……

    从“星光无限”回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了,苏文龙下了出租车径直就去了小区大门口的保卫室,这会儿魏胖子和赵虎、狗剩三人还在值班呢,看到苏文龙居然打包带了点宵夜过来,三个家伙顿时“嗷嗷”直叫,饿狼似的眼里冒着绿光全都冲了过来。

    边吃边聊外带吹牛,折腾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苏文龙才转身出了保卫室,沿着小区院墙往西侧的“苏家庄演武行”走去。

    今天才刚收编了百来号新人,明儿一早就得开始训练,所以,苏文龙决定今天晚上还是搁办公室的休息间睡着才踏实。毕竟,“星光无限”那边也是刚刚拿下,万一邹开盛那家伙要闹什么么蛾子,乱子一出也能第一时间组织人手及时应对嘛。

    洗完澡之后,暂无睡意的苏文龙穿着睡袍便在外间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最近的事儿实在太多,好久没登陆小区的内部论坛了,好不容易消停下来,正好可以进去逛逛。

    打开电脑登陆帐户之后,苏文龙滑动鼠标随意扫了几眼,视线很快就被一个置顶的热帖吸引了过去。

    帖子的标题有点古怪,居然是一首很有意境的诗句:凤鞋抛合缝,罗袜卸轻霜。谁将软白玉,雕成软钩香!

    很显然,这首诗所描述的乃是女人的玉足,而且功力相当地深厚,意境空灵而飘邈,令人吟之而神往。

    莫非是哪个有恋足僻的家伙开的楼么?

    随着这个念头浮起,苏文龙的脑海中不由蹦出了之前被“霸道女主播”赵蕴菡那丫头诱惑着****的香艳一幕来,下意识地,他咽了咽口水之后,直接就滑动鼠标点开了这个帖子。

    很快,帖子里面的内容便映入了苏文龙的眼帘。

    第一楼的最上面是另外两首诗:

    “瑞脑熏衣卸妆晚,玉趾浅戏濯兰汤。鞋中遍洒兰檀屑,梦转鸳衾尤觉香。”

    “羞蒙被底握凌波,罗袜轻脱玉笋摩。犹感湿濡趾间落,仿似情郎唇中火。”

    前一首还好,写的是美女浴足熏香,但后面这一首嘛,可就大有春情萌动的闷骚嫌疑了,写的明明是美女躲在被子里一边轻揉玉足,一边意.淫情郎给她****的感觉嘛。

    莫非发帖的楼主竟是个喜欢“被舔”的娘们不成?

    靠!哪个娘们口味如此之重嘛?这特么也忒饥渴了吧?都意淫到出口成诗的境界了呢!

    这种思想豪放的小闷骚,若是碰到了不调戏调戏,简直天理不容啊!

    这般想着,苏文龙略一斟酌,抬手就在回复框里打出了两行字,同样也是和“****”有关的诗句:

    香鞋攸褪玉钩显,娇嫩胜却笋芽尖。捉来不向唇间嗅,总有心念眷绵绵。

    裙衫乍落玉钩暧,缓解幽罗细把玩。欲将软玉鼻前放,幽香一嗅一狂癫。

    虽然这两首诗所吟唱的同样是女人的玉足,但其表述的意境,却是从男人角度去抒发的一种痴迷眷恋。

    特别是那句“一嗅一狂癫”,我勒个草啊,闻个臭脚丫子都能癫狂起来,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出自某位“骨灰级”的“恋足僻”患者之手啊。

    两首诗打完,苏文龙点了点回车键,直接发送了出去,尔后咧嘴便坏笑了起来,凭这两首诗的痴狂意境,发帖的那个小闷骚看了之后多半得喜极而泣了吧?

    人生难得一知己,今朝终得遇知音啊有木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