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惊悚 > 地狱刑徒

1.第1章 复仇

    夜色颓废,惨红的霓虹灯招牌在雨雾中闪烁着,入夜这座天使之城便成了醉鬼、瘾君子、罪犯们的乐园,他们轻舔着獠牙利爪,享受着属于他们的盛宴。

    我躲在黑暗的巷子中,身上单薄的风衣挡不住风雨的侵袭,将我从头到脚都被淋了个湿透,湿漉漉的头发耷拉在额前,遮挡住了我苍白的脸,冰凉的雨水顺着发丝流进我的脖子,冷极了!

    不时有经过的单身路人问我多少钱来一发,或则想不想快活一下,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被问到这样的邀请,心中的愤怒屈辱可想而知。

    他们却觉得理所当然,这种同性交易,在这个该死的国家已经是习空见惯的事情,一些迫于没有生计的年轻人经常靠此营生,而且附近刚好有家同性恋酒吧。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只觉得恶心,恨不得掏出口袋里的枪,顶在他们脑门上,让他们跪下来求饶,不过最终还是忍了,因为他们不是我此行的目标。

    我用中文小声的咒骂着,他们听不懂我的意思,反而表现出极大兴趣。

    后来问的人多了,我开始麻木,直接竖起一根中指,让他们滚蛋,碰到纠缠不清的,我干脆亮出口袋的枪,吓唬吓唬他们。

    附近几条街是墨西哥人的地盘,我不想引起太多不必要的麻烦,黑帮有时候比警察更麻烦。

    到了午夜三点目标还没有出现,我变得焦躁不安,地上的烟头散落了一地,烟盒里的烟都被我抽完了,还迟迟不见我要等的人出现,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给耍了,同时一遍又一遍的问候着给我消息的那个黑鬼全家女性。

    越来越冷,我紧抱着身体,拼命跺脚呵气,以此来保证血液的正常流通。

    凌晨三点半,酒吧开始打烊,酒保们将客人都赶了出来,他们面无表情将一个个不省人事的醉汉拽到酒吧门口,扔到湿泞的街道上,又补上两脚,咒骂着离开,不再管他们的死活。

    终于我看到目标出现在了酒吧门口,三男两女,其中那三个黑鬼就是今天我要等的人,他们喝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了,走起路来东摇西晃,肆无忌惮的大声谈笑着,隔着很远就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酒气。

    夜色中他们的肤色成了最好的保护色,我辨认了很久,才确定他们模样和记忆中的样子吻合。

    确认目标后,我感到口干舌燥,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呼吸变得困难。

    一只手插在口袋中,紧握着短枪,僵硬的手指扣在了扳机上,我奢望着它能够给我一点力量。

    迟疑片刻后,我拉扯下头上湿漉漉的兜帽,朝他们迎了上去。

    踩踏着地上积水越走越近,我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微微躬缩着,心跳如鼓猛锤,如果不是这一年来仇恨支撑着,说不定我当时转身就跑了。

    我一直不是一个很勇敢的人,尤其是出国后,陌生的环境和交流障碍一度让我变得极度自卑和内向。

    当靠近他们大约三米的时候,他们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神色不善的看着我。

    他们三人都是附近一个黑帮的成员,领头的叫布莱恩,身体壮实的跟一头牛犊一样,贲张的肌肉令人望而生畏,仅仅和他对视了一眼,就让我打心底里生出恐惧从而呼吸一顿。

    其中一个黑鬼把手伸进自己腰中,面色阴沉着,隐藏在黑暗处,另一个黑鬼大声朝我叫骂着,饶舌的声调像是在说唱,短短几句话出现了七次F开头的字母发音,很奇怪这时候我还会去在意这些细节。

    我卑微的停住脚步,后撤了一步,低着头透过滴水的发梢审视着眼前几人,就像落魄的流浪汉,畏畏缩缩,惊惧害怕。

    他们看到我这幅模样松了口气,纷纷大笑,大声嘲骂着。

    我将口袋里的枪口对准领头布莱恩的胸口,抬起头咧嘴一笑,然后扣动了扳机,短枪的后座力很大,把我的手臂震得发麻,子弹穿透口袋射了出去,跳跃的火星灼伤我的手,火药味在潮湿的空气中蔓延开来。

    很不幸这一枪并没有打中布莱恩的要害,枪声过后,他拉着一个女人转身就逃,奔跑中他的身体有些踉跄,但应该不致命。

    我奔跑着追击了上去,并掏出了枪,黑暗处有人朝我开枪,子弹在我身旁穿梭而过,周围的空气变得灼热起来。

    当时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英雄片看多了,我不管不顾的朝布莱恩追了上去。

    他们的枪法实在烂的可以,子弹在我身边激射,弹起道道火花,溅射的石子打在身上生疼。

    双方近距离的对射,我一边躲闪奔跑,一边朝黑暗中的枪手连开了几枪,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有人中弹了,这一年来我的射击训练没有白费,这让我信心大增,继续朝着布莱恩的方向追击而去,为了节省子弹,我没有再开枪。

    对方还击也一下停顿了下来,受伤的那个黑鬼不断哀嚎着,声音在寂静的街道里回荡,远处隐隐听到警笛声,看来我必须速战速决,不能再继续僵持下去了,猛吸了口凉气,空气中火药味让我精神一震,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距离越来越近,我停住追击,半蹲着双手握枪,冷静瞄准,将那些恐惧不安想法抛之脑后,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我沉重的呼吸,我扣动扳机,为了保险连开了两枪。

    火光乍现,布莱恩扑倒在地,他将身后的女人也拖倒在地上,两个人滚做一团,那个女人惊恐的尖叫着,大声的跟同伴求救,各种嘈杂的声音再次如海水般在我耳旁响起。

    剩下的一个黑鬼终于忍受不住恐惧,大叫着逃跑了,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是刚才那个叫骂最凶的黑人,犹豫了下,没有管他,我一步步踏着地上的积水,朝布莱恩继续走去。

    布莱恩仰面倒在地上,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没有丢下他不管,拼命拉着他,还想继续逃命,她仇恨的目光一直盯着我,居然让我产生一点不安的罪恶感。

    “Why?Why?……”布莱恩没有了平日的凶悍,虚弱的问道,鲜血不断从他嘴里溢出。

    我走到他们跟前,一脸平静,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凶徒,现在像一条狗一样看着我,心中居然有些可怜他。

    我摘下头上的兜帽,想让他死个明白,然而他看到我的脸后,却露出茫然,仿佛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我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冷冷提示道:“汉娜!”

    “谁是汉娜?”

    他居然忘记了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一年来积蓄的仇恨和怒火,在这一刻如火山喷发,我不断用枪托狠砸着他的脑袋,温热的血溅射在我的手上,咒骂道:“一年前你杀了她,还记得吗?就在那个小便利店,你们抢劫的时候杀了她,当时法律无法制裁你,现在我是来为她报仇!”

    布莱恩终于想起来了,艰难大笑着:“你就是那个懦夫,你就是那个华夏懦夫……”

    真是一个硬骨头,他的话也再次激怒了我,我将枪口对准他的额头,咬牙道:“那么再见!”

    “Nooooo!!!”他身边的女人大喊着。

    警笛声越来越近,不想继续拖延下去了,我扣动了扳机,鲜血喷洒而出,溅射到我的脸上,温热带着咸腥味,我忍不住用舌尖舔了舔,感觉自己有点变态。

    汉娜的仇终于报了,我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抬头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雨水浸湿了我的脸,眼泪顺着眼角一起滑落。

    都结束了,我选择准备离开,心中沉甸甸的,并没有任何复仇后的喜悦。

    此时身后枪声响起,一股难以言语的刺痛穿过我的大腿,我控制不住的扑倒在地上,跟冰冷的地面做个一个亲密的接触,水花四溅,我的脸扑在肮脏的积水中,呆滞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中枪了。

    艰难转头看去,发现开枪的是布莱恩身边的那个女人。

    见鬼,真是大意了!

    可是我还不想死啊,我用手拖着身体艰难的向前挪动着,身后传来高跟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宛如死神的钟声,敲打着我生命的倒计时。

    我能感觉到血液正在流失,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冷,记忆的画面像电影回放一样,一帧一帧在脑袋中闪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