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高主宰

1010.第1010章 第1057-1061章 坚强后盾

    第1010章 第1057-1061章 坚强后盾

    第1057章坚强后盾

    阴阳学宫。

    秦易催动通天剑,带着方雷与芸姑二人,在学宫山门前降落。

    带着两人进入学宫之后,秦易对方雷说道:“方雷老弟,你带着芸姑姐姐先去我的住处等,我还有点事。”

    方雷与芸姑二人自然是知道,据点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当下也是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而秦易,则是又一次催动通天剑,来到了学宫最高建筑物的楼顶。这里,是他与师父白桦的碰面场所。

    果然,在秦易到达以后,身旁忽然间闪过一道白光,一名面容儒雅的中年男子。就这样出现在他的身旁。

    “回来了。”

    白桦声音清淡,看上去似乎并不担心秦易这些日子究竟干了什么。这句话,倒像是在敷衍问候。

    显然,白桦对自己这个弟子还是很放心的。知道秦易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分寸,故而也不担心秦易是否会遇见危险。

    “对了,昨日学宫来了一群客人。”

    白桦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似是在阐述一件很小的事情一般:“为首的叫方振,说是你叫他们过来的。”

    秦易点了点头,道:“方振是我朋友的父亲,他们现在因为弟子的缘故,招惹上了一些麻烦,弟子无奈之下,也只好让他们到学宫来避避了。”

    方振的确是秦易邀请来阴阳学宫的,他们毕竟是方雷与芸姑的亲人。少了他们,想必方雷与芸姑都是不会安心的。

    秦易看着白桦,道:“师父,这些日子,学宫恐怕会有一场风波了。弟子还真是不好意思,来了时间不长,麻烦倒是惹了不少。”

    白桦转头,看了一眼秦易。很快,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片刻后,他才悠然说道:“秦易啊,说真的,如果你像学宫里面其他的弟子一般,终日只知道龟缩在学宫里面修炼,那我还真的看不上你。”

    秦易哑然失笑,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一个真正的天才,在成长的时候,永远都不会无波无澜。”

    白桦目光直视前方,深邃的眸子里,涌动着一丝淡淡的光芒:“只有经历过风雨的历练,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强者。更何况,你会被人盯上,不是正好说明,你的天赋,已经达到了让人为之忌惮的地步吗?”

    说到这里,白桦顿了一顿,旋即笑着说道:“我的宝贝徒儿会惹麻烦,我还真的挺高兴的。”

    秦易也是笑了笑,打趣着说道:“如此说来,师父是不怕弟子出去惹麻烦喽?”

    没想到,秦易的一句戏言,却是让白桦忽然间变得认真了起来:“无论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你都要记住,只要你觉得自己是对的,那就不要有所顾忌!尽情放手去做便是!不仅仅是为师,整个阴阳学宫,都将会是你的后盾!”

    听到白桦这番真挚,却又充满了霸气的一番话,秦易的心中忽然间涌起了一股暖流!

    从这句话中,他能听出白桦心中那股涌动着的强大自信,以及对他这个弟子真切的关心。

    毫无疑问,白桦对秦易的期望的确很高。

    他要秦易能够始终坚持本心,永远都不要被任何的外力所干扰。

    只有一个有着自己独立性格的人,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天才!

    看着身旁这身着白袍,长相令人生不出丝毫敌意的男人,秦易忍不住有些肃然起敬。

    他很清楚,坚守本心在武道世界将会面临着多大的阻力。有时候,这种阻力并不是秦易一个人就可以抵挡的。

    而身旁的这个男人,似乎在这一刻,化作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为秦易抗住了头顶的天空。

    毫无疑问,这种压力就算是实力深不可测的他,想要完全抗住,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而他还是脱口而出,那番几近于无条件溺爱的话语,从他口中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

    这种气魄,足以让秦易心中震荡,感怀一生!

    秦易回过神来,看着白桦,连忙说道:“师父,徒儿这次外出,得到了一些十分重要的情报。”

    白桦闻言,也是立即来了兴趣,道:“说来听听。”

    当下,秦易把自己外出的经过,详细地说给白桦听。

    而听了秦易的话之后,就算是白桦,神色也是渐渐地出现了一丝变化。

    “看来,三大宗门这些年,还真是过惯了安逸的日子,连自己背后出现了这么大的麻烦,都是浑然不觉。”

    白桦的眸子里,难得地出现了一抹戏谑,摇了摇头,道:“想来这一个个,都是把心思花在如何称霸帝国上面了吧?”

    秦易不置可否一笑,对于深渊圣谷与罗浮大宗,他也是没有多少的好印象。不过,通过对许箐的几次接触,秦易倒是觉得镜花宫还是有些居安思危的模样的。

    毕竟,他也是亲眼看见许箐与夏姬二人去调查落晖阁的。

    虽然阴阳学宫与三大宗门的关系已经算是降至冰点,不过,这丝毫不妨碍秦易对镜花宫的赞赏。

    不过,这种赞赏,归根到底,还是会变成警惕。毕竟,这种聪明的对手,终究还是需要小心防备的。

    “秦易,你说,在你修炼《七星步法》的那处荒漠之中,有那个所谓的暗影组织的据点,对吗?”

    秦易点了点头,道:“没错,弟子也是刚刚从那里回来。”

    “这钉子,埋得还真深呢。”

    白桦双手负于背后,声音竟是陡然间变得冰冷,仿佛化作实质让秦易都是忍不住心中一颤。

    “你是否还认识路?”

    白桦的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看着秦易问道。

    秦易点了点头,答道:“虽然他们刻有隐形阵法,不过阵法已被我破坏,只要我过去,必然让他们无所遁形。”

    “如此便好。”

    白桦眸光瞬冷,微微颔首道:“带路吧。”

    话音刚落,秦易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眼前的景色一阵模糊。再一睁眼,却是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半空之中,朝着荒漠方向飞速赶去。

    第1058章再临据点

    “二姐!出事了!”

    夜幕再度降临在沙漠之上,四周刮来的微风,让整片荒漠平添了几分清冷与肃杀。

    寂静的宅院上空,忽然间划过一道惊恐的呼喊声。

    一名中年男子,此刻正满脸惊慌地行走在宅院的回廊之上,惊慌的声音,不断地从他口中发出。

    这个时候,从宅院的某一处房间之中,亮起了一盏粉红色的灯火,一道朦胧的身影不紧不慢地从里面,推门走了出来。

    “老七,深更半夜的,你鬼哭狼嚎什么?”

    一名中年女子,身着朱红轻纱,玲珑身段清晰可见,那身处红色“迷雾”中的雪白肌肤,尽显旖旎。

    她睡眼惺忪,不算好看的面庞上,浮着一抹愠怒,略显不善的目光洒在正慌乱朝自己这边跑过来的男子身上。

    男子正是兄弟十人中的老七,今夜正好轮到他值守巡逻。此刻莫名其妙地跑到这里扰人清梦,难怪这被称为二姐的女子会如此气恼。

    老七见二姐出现,连忙想要停住身体,不过方才速度实在太快,想要突然止步显然是不可能了。

    只见他身体因失重而向前疯狂倾斜,若非前方女子速度极快地向后倒退一步,只怕他马上就会和对方胸前那对饱满撞个正着了。

    “火急火燎的,你要死啦?”

    女子厌恶地看了一眼重重摔在地上的老七,愠怒道。

    “二姐出事了!”

    现如今,老七也是没时间解释太多,当下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皱着眉头说道。

    二姐双眉微蹙,略显不耐地摆了摆手,旋即满脸惫懒地说道:“出事了你找老大去,何必过来找我?”

    看得出来,她在这里根本就是纯粹地混日子,虽然十人当中,除了老大何诚以外,就属她实力最强,可她偏偏什么事情都不爱搭理,任何事情都想丢给老大何诚。

    “二姐,老大不在啊!”

    老七满脸苦涩,看得出来,他也是十分不愿意与眼前这个二姐来往的,只是事出无奈,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找上门来。

    “这个混账何诚。”

    听到何诚不在的消息之后,二姐第一反应却不是紧张,而是心中骂道:“定是背着老娘偷溜出去风流快活了,老娘好歹也跟了他几十年了,他倒好,从来都不肯正眼看老娘一眼。”

    想到这里,她心中的无名怒火,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看向老七的目光,也是越来越愤恨,就像是看着生死仇敌一般。

    当下,她用力地摆了摆手,没好气道:“他不在就等他回来再处理!滚滚滚!老娘心情不好,别在老娘面前碍眼!逼急了老娘,我一巴掌扇死你!”

    言罢,她就要转身回到自己房间关门。

    那老七见状,心中也是怒火汹涌,奈何对方实力与自己实在不在一个档次。当下,也只能是强压着怒火,慌忙上前拉住了二姐。

    “哎呀,你竟敢轻薄于我?找死啊!”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在愤怒的时候,的确像是一只狂暴的夜叉。见对方拉住了她的手臂,当下不由分说地反手就给了对方一耳光。

    毫无疑问,她这道变境的修为,在没有注意留手的情况下,拍在道胎境五阶的老七身上,威力自然很大。

    只见那老七脖子一扭,整张脸都是扭到了一旁,整个人直接朝着旁边飞了出去,空气中一粒粒街白色的碎片,和着血水,形成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

    “不好!”

    看见老七受伤,她也总算知道自己这一掌有些过火了。

    当下,她也是顿住了脚步,走到了倒地的老七面前。

    “老七,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老七此刻脑袋一片浆糊,心中虽气,却也不敢发作。想到正事要紧,还是强忍着怒火,张开已经没有几颗牙齿的嘴巴,说道:“六喝(哥)……死了。”

    “什么,你说老六死了?”

    到了这个时候,二姐终于是忍不住面色微变:“这怎么可能?我们这里,三年都没有来过外人。老六更是从来没有外出过,如何会死?”

    “这我便不知道了。”

    老七说话满嘴漏风,却也勉强能够听懂:“今日我去巡查密室,发现密室大门竟是打开的。而六哥,却是已经化作了一地的冰屑,死无全尸啊。”

    二姐终于是难以保持镇定,声音也是略显颤抖:“那被关押在那里的女人呢?”

    “逃了!”

    “这……这该如如何是好?”

    别看二姐实力不错,实际上她的脑子,因为许久不曾使用的缘故,早已经不再灵活。现在出了这档子事,立即就没有了主意。

    不得不说,这十个人表面上看上去客客气气,尽忠职守。实际上彼此的关系,的确是淡漠到了极点。老六死亡,已经是一天前的事情,而何诚离开,也已经有了一天,可这些人居然都是毫无察觉。

    平日里何诚每日都会举行一次会议,那个时候,他们才会勉强出来一次。而今日何诚不在,却是没有一个人想到出来看看。

    若非每夜都有人轮流巡逻,只怕这件事,还真的不知道要等多久才会被察觉。

    不得不说,秦易之前慌张离开,还真是有些太高看他们了。

    “不要慌!”

    短暂的恐慌之后,二姐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何诚也不在,就说明昨夜他听见了动静,现在应该是追出去了。”

    老七点了点头,道:“门口有打斗痕迹,大门都破了。老大的确是发现了,只不过,他到现在都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闭嘴!”

    听到这句话,二姐瞬间变成了一只发怒的母狮子,语气阴狠地说道:“他不会有事的,他绝对不会有事的!”

    看得出来,这二姐虽然平日里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不过她对老大何诚的感情,却是真挚的。

    而这个时候,他们忽然间发现,在他们房子的上空,此刻正悬浮着两个男子。

    其中一名少年,长得眉清目秀。而另一名中年,面容也是同样儒雅,让人生不出半分的反感。

    第1059章果断出手

    “秦易,是这里吗?”

    身体悬浮于半空之上,白桦双眸平淡地注视着下方,轻声问道。

    秦易点了点头:“是这里。”

    那二姐自然是感觉到了上面这两个人来者不善,最关键的是,他们原以为,自己的地盘早已被四象化元阵给隐藏了起来。

    可看到这两个人的眼神,却是明显已经发现了他们。

    “这旁边的小子还好,身旁的这个男人,明显是一个高手。”

    她虽然不善思考,不过武者的本能直觉却还是有的。白桦虽然没有刻意释放出气息,不过站在那里的气度,却是无法掩饰的。

    “不行,不能跟这个人发生正面冲突,否则绝对讨不到好处!”

    在性命危机面前,她的思维总算是渐渐恢复了运转。

    当下,她起身上前一步,看着白桦与秦易,声音略显恭敬地问道:“不知前辈大驾光临,妾身有失远迎。不知二位前辈到此,有何贵干?”

    不得不说,这老二说话还是很有诚意的。就连秦易,她都是尊称了一声前辈,显然是想讨好他们,希望秦易和白桦能够秋毫不犯地退去。

    只可惜,白桦似乎根本没有搭理对方的打算,又是转头询问秦易:“你说这里面还有七个人,都在吧?”

    秦易拿出了自己制作的简易阵盘,将里面大致情形都看了一遍之后,答道:“除了下面的这两个,其余人都在自己房间里面。”

    “很好。”

    白桦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半句废话,身体之中直接释放出道道灵力,竟是瞬间将整个宅院都给笼罩了进去。

    此时此刻,下方的这片天地,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囚牢,里面的人一个都无法出来了。

    “领域力量?道变境高阶强者!”

    老二率先反应了过来,那张浓妆艳抹的面庞,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表情过大的缘故,涂抹在脸上那厚厚的粉底,在这一刻也是簌簌掉落下来。

    当修为达到道变境高阶的时候,武者就能释放领域力量。在这一片领域当中,他就是真正的主宰,里面所有人都难以逃脱他的掌控。毫无疑问,这种力量,乃是克敌制胜的利器。

    “前辈,你我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今日过来,就对我们下手?”

    老二此刻也是再难保持镇定,抬头看着上方的白桦,强忍着恐惧质问道。

    白桦淡淡地扫了一眼对方,却是没有说话。当下,他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向了老二,忽然间一股摄人心魄的冰冷气息,在他的指尖渐渐凝聚。

    在这一刻,老二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已经被冰封了起来。仅仅是轻描淡写的一指,竟是让她瞬间丧失了对身体的掌控!

    “前辈,饶命!”

    面对老二的求饶,白桦充耳不闻,一道精芒射出,竟是直接将射穿了对方的脑袋。

    道变境一阶的老二,被白桦瞬间杀死。

    “二……二姐!”

    在场的老七,亲眼目睹老二头颅炸裂,此刻饶是已经重伤,也是撕心裂肺地哭喊了出来。

    随后,他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二姐死了以后,现场剩下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毫无疑问,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新一个目标,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快跑!”

    此刻,他的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逃离现场。

    然而,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想要杀他的人,却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就连道变境一阶的高手,在他的手中都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更别说是他。

    很快,他就感觉到从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股窒息的气息。

    下一瞬,他的身体居居然从后背直接炸裂开来。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整个人就化作了碎片。

    爆炸时候的巨大声响,总算是将其他人都给惊动。

    一时间,剩下的五人,纷纷从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一个个步伐都是十分迅速。

    只不过,他们当中却是没有一个人想过往声音传出来的现场走。

    反倒是一致往现场远离现场的门口与外围飞奔而去,毫无疑问,他们已经知道,这里一定是出事了。

    而在面对危机的时候,这些人想到的却不是相互合作共同对敌,反倒是抱拳自己的性命,远离危险。

    当然,抱有这种想法,倒也算是无可厚,毕竟在生死面前,自私同样也是一种保命的手段。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现场这一片地方,早已经被白桦的领域力量给封锁。

    饶是他们速度再快,反应再敏捷,终究还是逃不出封锁。

    白桦淡漠地悬立于半空之中,毫不留情地出手。他手中每一次动作,都能无情地收割掉一条人命。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与这些人有过任何的交流。更是没想过,要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任何的线索。

    之前秦易也已经说过有关何诚与暗影的事情,就连老大何诚都知道得不详细的事情,他们这群跟在何诚身后的乌合之众,又会知道多少?

    所以,对于这些人,白桦连提问的欲望都没有。更何况,这些人还在距离他们阴阳学宫这么近的地方安营扎寨,这绝对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不到片刻时间,这个秘密据点当中的剩下七人,悉数死在了白桦的手中。

    不得不说,对于师父白桦这般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段,秦易还是有些佩服。

    他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实力竟会高到如此可怕的地步。甚至连道变境的武者,在他手中都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白桦之前说过要无条件支持秦易任何行动的这番话中,到底蕴藏了多大的分量。

    “秦易,接下来,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白桦转头,脸上的冰冷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令人如沐春风般的和煦笑容。

    秦易立即懂了白桦的意思,当下也是嘿嘿一笑,道:“那师父,弟子可就不客气了?”

    白桦点了点头,以表同意。

    第1060章诡异预感

    “多谢师父!”

    一声道谢之后,秦易也是直接飞奔了下去。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密室,准备大干一场。

    早在还没有进入这里之前,净坛宝猪就已经告诉过秦易,这里面有许多的好东西。

    虽然这个据点,只有十个人驻守,算不上是一个大据点。不过,既然这里切断了与外人的交流,加上此处荒凉,各种资源的储备自然是要十分丰厚的。

    否则,以那有限的资源,根本就不可能养活十个武者。更何况,这十个人里面,还有三个人,有道变境的修为。

    毫无疑问,这里面的资源储备必然是十分丰厚的。

    对于这里面四通八达的密道,以及为数众多的密室,秦易也是有所了解的。而且,这里的密道,他之前也走过。只不过,当时时间紧迫,他必须赶着去救芸姑,对于其他密室里面的资源储备,也是没有心思与时间去细看。

    现在敌方据点已破,加上有了师父白桦的首肯,他自然是不会客气。

    随着密室大门一扇扇地被打开,秦易的心情也是渐渐地激动到了极点。

    不得不说,这里面的各种日常修炼所需要的丹药,以及各种宝物的储备,简直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

    就算是早已经见过大阵仗的秦易,这个时候,也是难以克制自己心中欣喜的情绪,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哼哧哼哧。”

    而就在他准备将这些资源,全部收入囊中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间从他的脑海之中传了出来。

    一道金光闪过,熟悉的肥猪身影,瞬间出现在秦易身旁。

    秦易眉头一皱,连忙开口:“老猪,给我……”

    只可惜,净坛宝猪明显不愿意给他开口的机会。当下,他直接张大了嘴巴,速度极快地将眼前那些堆积如山的宝物,尽数吸入腹中。

    看着面前那急剧消失的各种天材地宝,秦易心中忍不住一阵抽搐。

    如果不是早就习惯了对方这种惊人举动,恐怕他现在就已经晕倒在地了。

    不得不说,净坛宝猪的速度的确是快。不到片刻时间,所有的密室,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他吃了个精光。留给秦易的,就只有一个个空荡荡的房间。就好像现在秦易的心一般,同样空荡荡的。

    “嗝!”

    净坛宝猪微眯着双眼,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随后扭动着屁股,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卷轴空间里面,准备开始他的第二大爱好——睡觉了。

    “算了,反正这些东西,终究都会为我所用,就当做换了个方式好了。”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了。

    不过说真的,若论资源的转化,还是通过净坛宝猪的消化来得比较彻底一些。

    想到这里,秦易也就释然了,也不再纠结。毕竟这些东西也已经进了对方的肚子,想要叫他吐出来,也是不可能了。

    当下,他也只能是走出了密室暗道,回到了师父白桦的旁边。

    “这么快就搞定了?”

    显然,白桦也是觉得,秦易这出来的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

    身为道变境高阶的强者,早在刚才施展领域力量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察到,这里的东西还是很多的。

    就算是他亲自出马,想要把这些东西全部收取,也是需要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

    可如今,秦易进出时间,却是连半个时辰都没用到。这如何不让白桦吃惊?

    面对质问,秦易也只得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笑了笑。事到如今,他也不能做什么解释。总不能说,这里面的东西,全部进了一头猪的肚子了吧?

    好在,白桦也不是一个啰嗦的人。当下也是没有多问,直接说道:“事情解决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宗门。别忘了,对现在的你来说,提升实力才是重中之重!”

    对于秦易,他可是抱了很深的期望的。对于他的要求,自然也是尽量地严格。

    见秦易没有拒绝,白桦伸手,站在虚空之上,对着下方用力一压。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整片宅院竟是瞬间化作废墟。

    这个在荒漠之中存在了三年,始终都不曾被人发现的神秘据点,在这一刻,彻底宣告破裂,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白桦前行在回阴阳学宫的路上,秦易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行动,效果还是不错的。

    首先,自己达成了自己的目标,成功将芸姑从魔爪之中解救了出来。还有就是成功地捣毁了暗影的一个建立起来,随时准备针对阴阳学宫的据点。

    当然,物质上的收获,虽然被净坛宝猪全部抢走,不过终究还是会变成加强他修为的金色雾气。

    然而,有些东西,却不是一些收获就能掩盖的。

    这个迄今为止,还隐藏在暗处的神秘暗影。它就想是真正的影子一样,时时刻刻都跟着,也能明显感觉到它的存在。可有关它的一切,却是始终一片黑色,让人琢磨不清。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还有就是,为何我总觉得,这个组织的背后,与萧黯然前辈有一丝关联?”

    当然秦易的这个猜测,却也不是空穴来风。

    之前的四象化元阵,让他嗅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当然这种诡异的气息,并不是源于阵法本身,毕竟这种阵法虽然复杂,却也不是什么失传已久的上古阵法。他人若是想要布置,倒也不是特别困难。

    只不过,这四象化元阵中的入地符,却的确是四象化元阵原本没有记载的。

    然而,萧黯然前辈札记中记载的东西,却是诡异地出现在这里,这不得不让秦易对阵法的来源产生怀疑。

    不得不说,这件事就像是一块石头,堵在了秦易胸口,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感受到轻松。

    “难道说,这暗影之中有什么人,与萧黯然前辈有渊源?”

    到了这个时候,他所能做的,也是只有大胆的假设了:“又或者说,这暗影中的某一位,正是萧黯然前辈的弟子?”

    第1061章族人质问

    想到这里,就算是秦易,也是再难保持镇定。

    要知道,萧黯然前辈曾在黯然宫的传承中,特地提起过,他有三个背叛自己的弟子。

    从宫中长跪不起的雕像,以及前辈写下的那几个杀气腾腾的“叛徒”中,他也能看出,萧黯然前辈对这几个叛徒弟子的憎恨。

    前辈在将传承交给秦易的同时,也给他下达了一个任务。有生之年,当斩尽这三个叛徒弟子!

    这份责任,一直都压在他的心头,自始至终都不曾忘怀。

    如果这组织暗影,真的与萧黯然前辈的弟子有所关联,那么他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将此人给揪出来。

    这不仅仅是一个任务,更是他对萧黯然前辈对自己恩情的报答!

    “不过,现在这暗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我都不曾了解。现在下结论,还是有些操之过急。”

    秦易努力让自己的思绪平复下来,越是重要的关头,就越需要他保持绝对的冷静:“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让我的实力有所提升!否则,别说是暗影这个组织,就算是这其中出来一个小喽啰,都足以要我的命!”

    经过这一次的教训,秦易也是发现,这个组织的势力,已经完全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五鼎势力。

    其中道变境的武修,就见到了不少。显然,在他们身后,还有更多的高手。

    如果,他没有绝对的实力,那么他或许能够一次两次在对方手中活命,可时间一久,难免会有遇见危险的时候!

    “希望这一次师父的举动,能够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眼下,对秦易来说,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时间。只有有充足的时间,他才有机会成长起来。

    一旦他的修为突破到了道变境以上,就能有更大的把握,同时也有了深入调查的资格。

    正思忖间,他已经在白桦的带领下,回到了阴阳学宫,站在原先高楼的楼顶之上。

    “秦易,记住我的话,实力才是做任何决定的前提条件。”

    临走之前,白桦又一次提醒:“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突破!至于那些所谓的麻烦,你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言罢,白桦的身体仿佛化作了一道微风,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秦易的身旁。

    “这么长时间以来,虽然一直都没有怎么修炼,不过我的实力,倒也算是有所增长。”

    难得的安静时间,秦易也是趁机给自己检查了一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出十天时间,我应该就能晋级到道胎境五阶了。”

    虽然没有像在学宫中那般没日没夜地修炼,不过,他却是经过几次的战斗。承受过数次道变境强者的压迫,毫无疑问,这些东西同样也是修炼的一部分。

    “看来,丹道学习的时间,需要向后推迟几天了。”

    为了救芸姑,秦易与方雷两人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眼看着武道修炼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只不过,突破在即,秦易也是不得不先将丹道放在一旁了。

    当然,他也是知道,丹道师父端木城也是一个通情理的人。更何况,自己前段时间,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这也是让端木城知道,用死板的时间,来规定一个双料天才的学习时间,并不合理。

    所以,这种为了突破境界而推迟时间的决定,端木城也是不会有意见的。

    想到这里,秦易也是不再停留,纵身一跃,直接从高楼之上落了下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之中,他并没有看到方雷与芸姑二人的身影。

    想来,他们也是应该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族人也在学宫之中,所以已经赶过去与他们团聚了。

    更何况,在这学宫之中,安全自然是有所保障的。所以,他也不必担心会出什么乱子。

    当下,他也是不再拖延,直接将正在卷轴空间中呼呼大睡的净坛宝猪拉了出来。

    利用净坛宝猪身体之中散发而出的金色氤氲,他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

    而此时此刻,在学宫中的某处大院之中。

    方家的诸位,正聚集在一起,看他们一个个神情激动的样子,显然是在争论着什么。

    而不久前刚刚回来的方雷与芸姑,也在人群之中。

    客厅主位之上,方家家主方振,一丝不苟地坐在那里。

    但是,今日的他却是一改往日和善的模样,双眸冰冷,一双手也是紧紧地攥住手下的木质扶手。

    看得出来,此刻的他,正强忍着一股怒气,好像是随时都会发作一般。

    “家主,这一次,说什么你都该给我们一个解释了!”

    旁边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此刻正捻着胡须,瞪大着双眼,示威般地看着方振,声音之中不无威胁地对方振说道。

    显然,这老头在家族当中的威望不小。刚一开腔,就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没错。整个云海帝国的人都知道,这阴阳学宫,是一个不详的存在。只要跟它沾染上关系,就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可家主你,居然不顾我们的反对,一意孤行地要让全族人都跟着你到阴阳学宫来。还美其名曰避难!”

    “家主,我倒是想问问,我方家身正不怕影子斜,在外面也从来不与人结什么深仇大恨,何来的灾难可避?”

    “最关键的是,家主你居然是在知道罗浮大宗即将有使者大驾光临的时候,突然宣布撤离的!敢问家主,你这到底是何居心?”

    “此番,大宗那边,必然是震怒无比。我们方家,这一次怕是真要大难临头了!”

    “我方家在帝都生活数百年,从来没有出过今日这般状况。家族出了你这个家主,还真是家门不幸!”

    “没错,你看,你的儿子方雷也跑到这里来了。一定是你的儿子,在宗门当中惹了祸,你怕自己遭难,就把我们全部拉下水!”

    显然,在方雷来到阴阳学宫之后,这些原本就有所怀疑的人,终于是确定了方雷与罗浮大宗决裂,说起话来也是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