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高主宰

880.第880章 伤心白鹤

    第880章 伤心白鹤

    “前辈,这是我一位朋友,临终前托付给我的。”

    秦易掌心拖着那枚赵伯托付给他的储物戒,递到了白鹤大长老的面前:“他嘱咐我,让我务必送到阴阳学宫。”

    “这是?”

    白鹤大长老忽然间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住秦易手中那枚储物戒。

    片刻后,秦易竟是见到,白鹤大长老的眼眶都有些红了。

    “小友……”

    白鹤一句话未说完,声音突然哽咽了起来。

    不得不说,出现这种状况,秦易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白鹤大长老也算是一个久经风霜的人,如今却是老泪纵横。

    有句话说得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得出来,这枚储物戒里面的东西,应当对他而言,对整个阴阳学宫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

    秦易甚至猜想,或许正是因为这枚储物戒里面的东西,阴阳学宫才会落魄。

    片刻后,白鹤终于是平复了心情。随后,他伸出了他那枯瘦的手掌,颤抖着从秦易手中,拿走了储物戒。

    而后,他当着秦易的面,将自己神识浸入储物戒中,似是在查探着里面的东西。

    很快,只见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易。

    虽然他极力在抑制,可还是能够听出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没有错,百年了。时隔百年之后,它终于回到了这里。”

    而后,他又是问道:“小友,那位将储物戒托付给你的人,姓甚名谁?”

    秦易思忖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如实回答:“他叫赵默,是我在云海域结交的一位朋友。”

    白鹤眸中失望一闪而过,又问道:“他是否告诉过你,有关这枚戒指主人的信息?”

    秦易摇了摇头,道:“他只是将戒指托付于我,却并未告诉我其他的事情。不过我猜想,这枚戒指,应当是他一名朋友的。”

    “朋友?”白鹤忽然间双眼发亮,赶忙问道:“他的朋友是谁?现在在哪?”

    秦易面露难色,道:“前辈,我与赵伯相识时间并不长。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我的推测。不过,我在赵伯故居旁,看到了一座坟墓。赵伯与那座坟墓日夜相守,我想那埋葬的人,应当是赵伯的朋友吧。”

    这也只是他的推测,至于那坟墓中埋葬之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与赵伯什么关系?都随着赵伯的逝去,而变成了一个不解之谜。

    不过,他的这番话,却是让白鹤陡然间如遭雷击。整个人麻木地站在原地,久久不能言语。

    良久之后,又见他低下了头,喃喃低语道:“朋友,姓赵,应该没错的。”

    对于白鹤的这一番话,秦易根本听不懂。不过,他能从中听出一丝悲伤与滴落。

    至于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赵伯不说,秦易自然也不会多问。

    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等待白鹤从自己的情绪中走出来。

    眼前的白鹤,目光一直都在关注着那枚戒指,始终没有言语。

    终于,白鹤抬起了头,看着秦易,歉然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小友,想到一些事情,让你久等了。”

    秦易轻笑一声,道:“没关系的,前辈。”

    白鹤看着眼前的秦易,思索了片刻,随后道:“我带你们找个休息的地方吧。”

    秦易倒也没有拒绝,方才的战斗,让他确实是疲惫无比。加上鲁钰与宁千城二人尚未醒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休息。

    见秦易没有拒绝,白鹤带着他继续上路。

    很快,他被白鹤带到了一处小院中。

    眼前的小院,并不属于偏僻的角落。可这里却是一片荒凉,甚至连院中都是杂草丛生。怎么看,这里都像是被荒废了许久的样子。

    不过,秦易却是看得出来。这处小院,若是能够稍加整理,环境必然不错,风景也是上佳的。

    白鹤看着眼前的小院,眼中多出一抹沧桑与无奈:“这里曾经是我宗门真传弟子专用的院落,只不过……呵呵……小友若不嫌弃,便先在这里住下。”

    秦易道:“如此,晚辈就在此住下。或许还会叨扰几日,在此先行谢过前辈的搭救与收留之恩。”

    白鹤摆了摆手,道:“不必客气。学宫现在已经是荒无人烟,小友若能在此地多留几日,倒是能让这死气沉沉的地方,多出几分生气。”

    说完,白鹤抬手,将他那宽大的袖袍用力向前一甩。之后,就看见几道风刃从他袖袍之中飞出。眨眼间,这满地的荒草就被绞成了碎片,彻底消失不见。

    之后,他又是一甩袖袍,一股大风吹起,将四周的灰尘扫尽。小院瞬间变得干净整洁了许多,恢复了一些往日的景色。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明日天亮,我会过来,领你朋友去见端木老弟。”

    说完这句话,白鹤也不再逗留。身体化作一道流光,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秦易目光扫了一眼小院,旋即带着昏迷的二人,走进了其中一间小屋中。

    将二人放下之后,秦易也是没有耽搁,直接开始了修炼。

    经过门口的那件事之后,他对实力的渴求,达到了极致。现在的他,要将每一分每一秒的空闲时间,都用来提升实力。

    ……

    而此刻,在阴阳学宫的一处高层建筑之上。两道身影,正站立在那里。

    其中一人,正是之前与秦易交流的学工大长老,白鹤。

    而另一名,却是一个中年男子。此人同样身着白袍,面容儒雅。在月光的映衬下,男子身上似乎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冰凉之气,拒人于千里之外。

    “大长老,我们已经封闭山门,你为何又从外面带人进来?”

    儒雅男子神色不变,声音稍显不满,疑惑地问道。

    白鹤看了一眼秦易所在的小院,苍老的脸上,掠过一抹复杂之色:“我看不惯他们在我们门前欺压别人。”

    儒雅男子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我看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吧?”

    白鹤思忖了片刻,道:“没错,刚才我从那姓秦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一股极为强大与神秘的气息。这股气息,让我硬生生从闭关中醒了过来。或许……”

    儒雅男子转头,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您是觉得,他能帮我们渡过难关?”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