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高主宰

600.第600章 混乱

    第600章 混乱

    秦易坐在这里喝酒,当然志不在酒。他主要还是想听一听,看看能否得到一些消息,得到一些情报。

    他现在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实在太少了。

    甚至,他现在要去的五鼎势力,到底叫什么,他都还没弄清楚。

    不过,在这大厅里,高谈阔论的人可不少,很快,秦易就听到了一些基本情况。

    这船上大多数人,都是去那五鼎势力的。而且,这些人,多半都是各种小地方来的。

    只不过,这些小地方,却跟烟罗域不同。人家虽然是小地方,却不是放逐之地,人家身世卑微,却没有原罪的污点,没有罪孽生灵的烙印。

    至于那个五鼎势力,秦易终于知道它的来头,原来是叫云海域,内中最大的势力是云海帝国。

    是一个宗门林立,却又有帝国统治的五鼎势力。

    秦易猜测,这云海域,应该就是大学宫百川宫主的出身之地。也就是百川宫主口中,具有册封资格的大势力。

    秦易正听得入神时,忽然大厅门口,飘进来一道身影。却是个清瘦的少年人,长着一双大眼睛,灵动之中透着一股机灵劲,嘴角挂着一丝狡黠的微笑,在大厅中扫了一圈。

    这少年笑嘻嘻地走到一条桌前,一拱手,对那桌上的一条大汉叫道:“兄台,不介意我坐下一起陪你喝一杯吧?”

    那大汉头也不抬,只有一个字:“滚!”

    那少年人嘿嘿一笑,却是一点都不介意,抓耳挠晒的,小动作一大堆,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慵懒的笑意。

    “兄台你这就不是待客之道了。罢了,罢了,本来是好心,想帮你占卜一下吉凶,既然你不识好人心,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兄台你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啊。”

    那大汉一拍桌子,眉头一挑:“哪来的野猫?在老爷面前聒噪?信不信老爷一拳砸扁你?”

    “不信。”少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就你这瘦猴般的骨架,老爷一拳下去,你就散架了。到底滚不滚?”那大汉怒道,一副随时要发作的样子。

    秦易坐在窗前,见这边起了争端,瞥了一眼,便懒得关注了。这种无聊的斗嘴,他也的确缺乏兴趣。

    那少年嘻嘻哈哈:“别说一拳,你这种臭骡子,打上十拳百拳,也休想碰到小爷的一根汗毛。”

    大汉勃然大怒,劈面一拳就砸了过来。

    少年的身体就跟游鱼似的,滑不溜秋。一个闪身,就滑到另一边去了。顺势靠了一条桌子,徐徐一滑,又滑到另一边。

    那大汉身躯庞大,拳风呼呼,气势十分凶猛,显然是被这少年人给激怒了。

    只是,这大厅中酒客不少。这两人一个打,一个躲,明显还是影响到其他人了。

    尤其是那少年人十分狡黠,惧怕大汉的拳头,却一个劲往人多的地方钻,这让那大汉的火气越发上冒。

    “小猴子,老爷今天不捶散你的骨头,还真不信这个邪了。”大汉显然是被彻底激怒了。

    少年却是不以为意,一直嘻嘻哈哈,躲躲闪闪之间,却朝秦易这个方向躲了过来。

    一个闪身,已经来到秦易身畔,躲在秦易身后,嘴里念念有词:“师兄,师兄,帮我一把。”

    秦易微微有些恼怒,他如何不知道,这少年人这一躲,是把他当成挡箭牌了。只是,他一口一个师兄,却让秦易有些诧异,到底是对方认错人了,还是故意为之?

    心中虽然错愕,但秦易却不吃对方这一套。

    虽然那大汉不算特别了不得的高手,但是秦易却不是傻子,也不喜欢被人当枪使,更不愿意给人当挡箭牌。

    当那少年的身影落在他身侧,想往他身后钻的时候,秦易巧妙地一闪,连酒壶带酒杯,直接落到了另一张桌子上。

    将自己和那少年拉开距离。

    那少年微微有些意外,他之前东躲西藏,还没有一个人愿意挪动,离开自己的位置。

    这个人,居然如此不讲风度?

    少年嘻嘻哈哈瞥了秦易一眼,眼神却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嘻嘻一笑:“师哥,这个臭骡子我搞不定,交给你啦。我先走咯。”

    说完,那少年直接翻窗而出,落到了外头,身影消失在了楼船之中。

    秦易冷笑连连,坐在新的位置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那大汉瞪着秦易:“那小子是你的师弟?”

    秦易淡淡道:“阁下应该带了眼睛,难道不会自行分辨?”

    大汉却是蛮横不讲理:“废什么话?你就说是不是。”

    秦易冷冷道:“别打扰我喝酒。”

    大汉气的哇哇大叫,伸手就要来抓秦易的胸口。忽然间,一名客人惊叫起来:“不好,我的储物袋不见了。”

    “咦?怎么回事?难道有小偷?我的储物袋挂在腰间,好端端的也不见了。是谁干的?”

    这一喊,立刻就有七八个人,纷纷喊了起来。而且都是丢了储物袋。

    七八个人一闹起来,现场顿时变得喧嚣起来。

    那大汉都顾不得跟秦易过不去了,一摸腰间,也是面色大变:“不好!我的储物袋也不见了!”

    “一定是刚才那个小子!”有人叫了起来。

    “该死,好大胆的贼娃子,在这楼船上都敢下贼手。走,找他算账去!连老子的东西都敢偷!”

    “人都走了,上哪找他去?”

    “哼!就这楼船上,难道还能飞天不成?一间一间去搜,我就不信,会搜他不到!”

    “你以为你脸有多大?一间一间搜?问过别人同意不?这楼船上,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万一搜到硬扎的强者头上,冲撞了前辈强者,那是自找死路!”

    楼船中空间几百个,要一个个去搜查,实现起来太难了。

    一时间,这些失主一个个都是恼火之极,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先前那大汉忽然眼睛一瞪,盯着秦易:“刚才那小子喊他师哥,你们大家都听到了。他们一定是同伙!”

    “对啊!不是同伙,为什么叫他师兄?这小子鬼鬼祟祟,一直坐在窗边的位置,分明就是先来探路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