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高主宰

181.第181章 宁千城的道别

    第181章 宁千城的道别

    秦易倒没有一下子将所有碧瑶草都消耗完。

    他只用了五枚碧瑶草,却是足足炼制了十二炉离尘丹,而且每一炉的成丹数,都是极为夸张,都达到了十枚,多的甚至有十二枚。

    最关键的是,这种野生的碧瑶草炼制出来的离尘丹,品质都达到了上品,甚至是极品。

    看到这种完美形态的离尘丹,秦易真是成就感十足。

    想想以前服用的离尘丹,大多数都是中品,甚至下品。

    而现在这一枚上品的离尘丹,恐怕丹效至少相当于之前的三五颗。

    同样的离尘丹,品质不同,丹效也是绝对大不相同的。

    望着这一百多枚上品离尘丹,秦易也是十分兴奋,将这些离尘丹分别装了起来,全部收藏好了。

    虽然还无法修炼那门鞭法,但秦易却没有放松自己。

    《枯云掌》、《神罡指》这两门武技,还是可以继续修炼的。以如今秦易化凡九阶的实力,这两门武技无疑可以得到更好的发挥。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秦易几乎是足不出户,在洞府中炼丹,修炼,悟道。

    每一天,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不断提升,感觉到武道世界的神奇。

    这些日子,他也时常会想起神弃之地,尤其是那宫殿秘境一行的经历,那一路上经历的许多神奇经历。让秦易一颗少年的心,时常充满躁动。

    “我辈修士,要到萧黯然前辈那般,这才不枉修炼一场。”

    想想萧黯然前辈三千年前留下的一处洞府秘境,都可以让得后人欲生欲死,一旦进入,生死完全无法自主。

    秦易每一次想起,都会感到十分庆幸。

    如果自己没有和山海蛟夔做交易,贸然进入的话,真的能够安全出来吗?顺利的到萧黯然前辈的传承吗?

    这个答案,秦易完全没有底气。

    每次想到这些,秦易心中,走出烟罗域的欲望,无疑是不断增强,越想越是迫切,几乎是恨不得立刻就走出烟罗域,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

    不过,理智告诉秦易,自己目前的水平,在烟罗域都还远远没有走上巅峰之路,更别说走出烟罗域。

    “努力,一定要继续努力。来到这个世界,总不能甘心做这井底之蛙,总不能将命运交由别人来决定。”

    秦易暗下决心,经历过神弃之地这一行,秦易对烟罗域的局势,也有了更多的认识。

    尤其是见识到了青莲教的手段后,秦易有一种直觉,他认为,烟罗域过去这些年的太平日子,恐怕不会持续太久了。

    神弃之地潜伏着无数罪孽生灵,到底有多强大,秦易并没有见识到。但仅仅是青莲教,秦易感觉,以烟罗域七国现阶段的形势,也未必能招架得住。

    如果再加上其他更可怕的罪孽生灵,烟罗域七国的未来,秦易根本乐观不起来。

    他还记得,当初他第一次得知神弃之地,得知罪孽生灵的时候,邵鹏举大长老曾经说过。

    烟罗域的命运,基本上就是陷入一个怪圈之中。

    当烟罗域崛起兴盛到一定程度,神弃之地的罪孽生灵便会大举入侵,然后烟罗域便陷入殊死的抵抗,逐步走向衰落,甚至接近于灭亡。

    然后再养精蓄锐,进入长时间的蛰伏,重建,再慢慢进入下一个兴盛的轮回。

    而现在的局势,毫无疑问,烟罗域已经走到了这个怪圈的边缘。

    最要命的是,烟罗域七国的关系,还如此微妙,彼此之间,还经常算计,倾轧。

    以目前的形势看,秦易的确有不乐观的理由。

    当然,秦易来到这个世界,一年时间都没到,要他站在烟罗域的大局上忧国忧民,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还没有自大到把自己当成救世主。

    他考虑的问题很现实,就是当这个怪圈到来,当烟罗域的劫难爆发的时候,自己能否自保,如何自保!

    这一日,秦易修炼完毕,刚起身时,洞府外,却迎来了一个访客。

    来人,竟然是宁千城。

    “千城师兄,稀客啊。”

    宁千城虽然断了一臂,但精神状态却是一如既往的神采飞扬,从他脸上,从他身上,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郁郁寡欢,甚至一蹶不振的样子。

    “呵呵,我是过来跟你道个别的。”

    宁千城看了看秦易的洞府,颇有些自嘲地道:“临别的时候,我仔细想了想,似乎我宁千城的人缘有够差的,竟然找不到几个值得亲口道别的人。”

    “道别?”秦易一怔,“千城师兄打算出远门吗?”

    “我打算去一趟月弯海。”

    月弯海?秦易挠了挠头,坦白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

    宁千城哈哈一笑:“你不知道月弯海吗?”

    秦易非常坦诚,嘿嘿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没有文过饰非。

    “看来,你这家伙,除了修炼,完全不关心外界的事啊。烟罗域以南,有无尽海域,相传海域的另一头,才是整个世界的中心。我们所在的烟罗域,只是一个偏僻的小角落罢了。”

    宁千城的语气中,也是充满了神往之色,双目带着浓浓的憧憬和挑战的意味。

    “相传,烟罗域修士,要去往更强大的世界,必须通过月弯海。而那月弯海,对于烟罗域修士,又是死亡禁地。据说,烟罗域修士,还没有几个人,成功横渡过月弯海。”

    “那月弯海,竟然这么可怕么?到底有多远,横渡过去,有那么难?”

    “月弯海横跨到底有多远,我也说不清。恐怕烟罗域现存的这些人,也没几个人说得清。因为现在这些人,压根没人横渡过。成功横渡过的人,恐怕又不在烟罗域了。”

    秦易顿时联想到邵鹏举说的那些话,难道这月弯海的另一边,就是烟罗域以外的世界吗?

    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中心吗?

    仅仅是一片海域,竟然没有几个人能够成功横渡,这该是何等夸张的一个概念?

    在秦易的前世,哪怕是跨度最大的海域,飞机航行,也不过是十几个小时罢了,完全没有夸张到不可横渡的程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