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高主宰

7.第7章 滚出去

    第7章 滚出去

    秦贞眼力不差,很快她便从秦易身上,看到了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已然超出了秦家的同辈子弟,隐隐有一种鹤立鸡群,随时将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架势。

    既然如此,修不修炼《大焚诀》,倒真是无关紧要了。

    “小易,看来在你身上,必然有一段造化。大姐不会追问。”

    秦贞谆谆告诫:“不过你还是要圆滑一点,随时提防家族的下一步动作。今天宾客到齐,为秦翔庆贺进入阴阳学宫深造。本来该属于你的荣耀,却成了他的光环。我估计,他们一定会借此机会,狠狠踩你。然后将你放逐。步步杀机,不可不防。不过你放心,只要大姐在,谁都别想动你!”

    别看秦贞是女流之辈,但发起狠来,却跟一头护短的母豹子一样,也有剽悍凶狠的一面。

    有些豪言壮语,听听就好。但是有些豪言壮语,却必须坚信。

    秦易对大姐秦贞的这番话,没有丝毫怀疑。记忆中,大姐从小为他的事,参与过多少次街头巷尾的斗殴?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重重地点了点头,秦易心中感动,叹道:“大姐,有你真好。也只有大姐,才是我唯一不视秦家为敌的理由。”

    秦贞洒然一笑,伸手摸了摸秦易的脑袋,却是露出一道少女独有的轻笑:“好了,今日宾客众多。我是父亲的长女,也要负责接待。有什么事,你随时找我。”

    送走大姐之后,秦易更加冷静下来。

    连大姐秦贞在外修炼两年,刚一回来都能看出自己处境不妙。那么,这个家族对他而言,的确是阴霾笼罩,步步杀机了。

    一夜突破,发现前世的图卷,这些喜悦并没有冲昏秦易的头脑。

    新的世界,比前世地球生活更奇妙,但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也更原始,更残酷。

    他毫不怀疑,只要稍有不慎,在这个家族,自己随时可能被人吃得尸骨无存。大姐秦贞的告诫并没有错。

    要圆滑一些,机灵一些。

    此时天已大亮,家族上下开始热闹起来。来来往往的人陆续多起来,秦易虽然住的偏僻,也难免受到影响。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宜修炼。

    更何况,以他猜测,今天是家族大宴宾客,为秦翔庆贺的日子,必然不会风平浪静,更不可能让他秦易安享太平。

    树欲静而风不止。

    秦易倒不慌乱,如果麻烦注定要来,担忧也没有用。

    秦家剥夺他阴阳学宫的名额,又为秦翔大肆庆贺。秦易自然不会热脸去帖冷屁股。

    整个早上,他足不出户。好在他住的虽然简陋,但藏书却是不少。

    这些藏书,对于急需了解这个世界的秦易而言,无疑提供了极好的渠道。

    两个时辰后,秦易也是收获颇丰。

    原来这方圆数万里,统称烟罗域。这烟罗域有七国,青罗国只是其中之一。

    而阴阳学宫,却非青罗国独有,而是一个极大的势力,分院遍布天下。烟罗域七国,都有阴阳学宫的分院。

    而烟罗域,据书籍记载,只是这个世界小小的一隅。在烟罗域外,更有无穷无尽的世界。

    至于这世界有多大,青罗国的书籍根本没有能力给出答案。

    但有一点却是事实——青罗国在这个无尽的世界中,只是沧海一粟。

    秦家,更是沧海一粟中的一粒灰尘。

    “如此看来,秦家人在这偌大世界里,也只是井底之蛙啊。男儿志在四方,即便他们不亏待我,我也当仗剑走天涯,领略这一世繁华。又何必缩在这井底下,和一群井底蛙勾心斗角?”

    秦易心胸开阔,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当他敞开胸怀后,深感秦家族人之间这点勾心斗角,显得无比可笑。

    书正看得津津有味时,秦易忽然听到门外急促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明显充满敌意。

    砰!

    门被嚣张地推开。秦明那张神憎鬼厌的脸,带着怪笑出现在秦易眼前。

    “秦易,你倒会偷奸耍滑。家族大宴宾客,我们几个忙里忙外累成狗,你竟然在这里躲清闲!信不信我告诉族老,治你一个四体不勤之罪?”

    秦明叉腰而立,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秦易缓缓将书本放下,也不回头,声音不怒自威:“滚出去。”

    家族有家族的规矩,像秦明这种私闯住宅的情况,即便被人打死打残,那也没处讲理。

    “你说什么?”

    秦明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你这野种,要反了吗?”

    野种?

    秦易笑了:“你骂我野种,是间接骂家主是畜生吗?”

    秦易是秦家家主年轻时的风流后果,虽是私生子,但终究是家主血脉。骂他野种,家主想不躺枪都难!

    “混蛋!”秦明气急败坏,恶狠狠盯着秦易,“别血口喷人!家主雄才伟略,乃是秦家第一豪杰!”

    这家伙并不傻,知道这话绝对不能留下话柄。不然以后麻烦多多。

    秦易冷冷一笑:“好了,以你目前的地位,恐怕跪舔家主的资格都没有。最后问你一句,滚,还是不滚?”

    秦易杀机暗涌,这是在他的住处。这秦明上蹿下跳,已经让他萌生杀意。反正最终要翻脸,秦易绝不介意先下手为强。

    秦明一向习惯了对秦易高高在上,见秦易一反常态地强势,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畜生,今日是你的死期,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听好了,我是奉翔哥之令,让你出去接待宾客。你若抗拒,便是尊卑不分,不守家规,不听号令!休怪我不客气。”

    不得不说,家族子弟,没有几个是草包。

    这秦明前来惹是生非,并非一味胡搅蛮缠,而是搬出“家规,尊卑”这一顶顶大帽子,扯大旗当虎皮,以势压人。

    “滚!”

    秦易不再废话,身体陡然化身一道利箭,狂野的热浪自他全身漫溢,力量凝于掌心。

    砰!

    秦明只觉得眼前一花,热浪瞬间吞噬他全身。秦易一掌已经印在他的胸口,强悍的力量排山倒海而来。

    可笑之前还气焰嚣张的秦明,顷刻间便如一条死狗狠狠摔出门外,撞在门外的围墙上,直接撞了一个人形大印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