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所以她在傅子恒的出租屋里洗过?!

    第190章 所以她在傅子恒的出租屋里洗过?!

    可是她刚才分明都已经答应人家了,食言而肥这种事,她怎么做得出来呢。

    “都怪你。”裴清溪摸了摸兜,里头一把零钱,想着可能的糟糕结果,冲着苏秦一阵埋怨。

    苏秦一脸无辜的看着她,结果没注意一脚踩进了一个小水洼里,登时溅起一阵水花,苏秦自己穿着皮靴没事,穿着运动鞋容易湿的裴清溪却遭了秧,些许水珠刚好溅在脚脖子上,凉得她直哆嗦。

    “......一会儿去我家泡泡脚,顺便带一双雨靴来。”

    “三十三码半的小脚,塞在三十八码的靴子里,划船么我?”

    歧视,这绝对是明晃晃的歧视!

    苏秦悲愤了。

    才刚16岁就有一双快三十八码的大脚,也不是她的错啊。

    “哎,为什么小时候我妈不给我裹裹小脚啊?”一想到在鞋店试鞋的时候,导购那震惊的眼神儿,就觉得羞愤欲死。

    “得了吧你!你知道所谓的三寸金莲,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吗?”裴清溪很是无奈的瞥了眼这无知的蠢蛋,吧啦吧啦的开始科普自古代两宋时期开始的对于女子的极端酷刑,“拇趾以外的四个脚趾连同脚掌折断弯向脚心,然后用长布条紧紧裹着折断四个脚趾的脚,更残忍的是,布条里面会塞上碎瓷片,然后把脚强行塞进三寸大的小鞋子里,等你把裹脚布解开的时候,脚趾上的都腐烂......”

    苏秦听得心惊肉跳,“我就说说,才不要裹小脚呢。”

    前面有人冲她们招手,并高声呼喊:“苏秦,磨蹭什么呢?走快点儿!”

    “来了来了。”苏秦热情回应,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声音透过朦胧语气飘荡开。

    “谁啊?”裴清溪好奇问。

    “我家皇太后。”

    “嗯?”裴清溪愣了愣神儿,拐了一道弯儿才反应过来,苏秦说的是她妈妈,然后有些迟疑道,“你妈妈好不容易来看你,我跟过去好像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不就是见家长吗?”苏秦大大咧咧的摆摆手。

    见家长?

    慢条斯理的跟在后面一直没说话的男生顿了顿,看着眼前潮湿的雨幕,以及雨中的人,忽然就灿然笑开。

    姨妈也是家长,不是吗?

    能得生出苏秦这么漂亮的闺女,舒玲自然也长得不错,裴清溪看着眼前和蔼可亲气质温婉的长辈,不由发自内心赞叹:“阿姨,你可长得真好看,而且超有气质。”

    舒玲笑了笑,单独再递给她一把伞:“雨太大,当心淋湿感冒了。”

    苏秦嫉妒得眼睛发绿,委屈巴巴的向她妈妈抗议道:“妈你对我从来都没这么温柔。”

    “还说呢你,每天吊儿郎当的,”舒玲戳了戳女儿光洁的额头,凉凉的嗤笑,“你要是有这孩子这么省心,我保证不但每天对你温温柔柔的,还对你有求必应,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准备。”

    “我大概是你买电脑的时候免费赠送的。”苏秦撇嘴。

    “算你有自知之明。”

    “......”受到了亲妈一万点暴击,苏秦转而像小伙伴儿诉苦,“看见了吗,这就是我妈,亲妈!”

    裴清溪是住读生,但有苏秦的走读证以及舒玲在场,他们很轻松就被校门口的门卫放行,苏秦租的房子就在校门口附近,三人没走多久就到了,她们到的时候门口的筐里已经放了一把湿哒哒的格纹折叠伞。

    舒玲见状,直接抬手敲门。

    因为家里条件比较好,家里给苏秦租的屋子不像普通学生在外租住的那种,一个房间里放几张床,同时住好几个人,或者一个大套房隔断成好多个小隔间,一个人一间单住,苏秦住的房子是三室两厅的大套,跟同校的亲戚家的孩子一起住在里面。

    显然,那位合住的亲戚家的孩子已经先一步回来了。

    敲门声一响,屋内就有哒哒哒的脚步声。

    裴清溪弯身把伞放在墙边的筐里,一抬头就看见苏秦神神叨叨似笑非笑的眼神。

    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然后一转身,少年那张漂亮清冷的脸蛋,蓦地就映入了眼帘。

    ......所以传说中那位和苏秦一起住的亲戚家的孩子,就是他们的班长傅子恒同学?

    ......所以她在傅子恒的出租屋里洗过?!

    苏秦你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难怪丫的刚才看着她,一脸古怪的神色。

    难怪那死丫头每天总能轻轻松松的从傅子恒手里霸道的抢来各种吃的玩的,甚至连人家精心整理的笔记都能霸为己有。

    毕竟是亲戚嘛。

    说来她们前前后后加起来认识三年多了吧,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她有这么个出色的亲戚?

    上初中没见过也不认识傅子恒,讲不讲这个都无所谓啦。

    可是高中开学半个学期了,他们仨再一个班上,为什么一直不告诉她这件事?

    最重要的是,之前为毛不告诉她,跟她合住的这位亲戚家的孩子是个年龄相当的漂亮男孩纸啊啊啊啊?而且还跟他们是同班级的他!

    想起之前自己大晚上的还在这里洗过澡睡过觉,很可能这个少年就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待着,他们很可能只隔着一道墙,而自己光秃秃的站在花洒下淋着浴,一股浓烈的羞耻感就在心里肆意流窜。

    想起这个,裴清溪惊呆了,复杂的情绪从心底生出来,一时羞愧欲死,又忍不住悲愤欲绝。

    苏秦这个魂淡啊!

    门头上的灯光照下来,傅子恒定定的看着女孩。

    看她那震惊又悲愤的神情就知道,苏秦那坏丫头肯定故意没把他住这里的消息告诉她。

    让她震惊一下走走神也好,总比一直想着稀巴烂的成绩心思沉沉要好。

    除了一直试图喊她出去喝喝奶茶散散步无果,其他的小算计他向来算无遗策,这姑娘看似坚定,实则薄弱得很,心中略流转,他语气平缓的喊她的名字:“裴清溪。”

    “嗯?”神游天外的裴清溪混乱应声。

    “不饿么?”

    回答他的是可耻的咕噜咕噜声。

    在他清冷含笑的眸子里,裴清溪的耳朵快要烧着了。

    “快进来吧,饭菜我都已经盛好了,只等着你和苏秦回来开饭。”

    “哦。”

    苏秦那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去了。

    不要想了,就当那天晚上没来过这儿,没在这屋里洗过澡,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她第一次来这里,或许那天晚上他压根不在,毕竟他喜欢去网吧通宵撸游戏不是么所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