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第189章

    第189章

    “你们辛辛苦苦早起摸黑的坐在这儿,就是为了高考那两天,你们自己想想,就你们的水平和学习态度,高考能考成什么样?”

    老梅取下高度近视眼镜,用衣角擦了擦镜片,然后再驾到鼻梁上,从桌子上拿起试卷和粉笔,接着讲题目。

    平时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不够用,可是这会儿却觉得时间过得分外慢,前面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走,老梅声音清冷的讲题,时不时在黑板上画画图,然后在黑板上书写答题思路和步骤,裴清溪沉默而木然的抄着笔记。

    秋天晚上天黑得早,外面又下了雨,有些班老师比较体贴学生,会稍微早几分钟下课,避免大家去食堂晚了要排长队。

    当惊雷似的踩在楼梯上的脚步声隔着墙传入耳,难熬的下午四节课终于结束。

    老梅连敲打的话都没再说,直接宣布下课。

    比起秋天的雨,大家可能更喜欢夏雨,没带伞的时候直接冲进雨中,大家就当做是淋了个露天的澡,即便不换干衣服,单薄的夏衣很快就会干。

    教室外的雨势此时正滂沱,雨滴啪啪的落在地上溅起一阵水花,远远看去雨雾朦胧,操场对面的教学楼和办公楼瞧着隐隐约约,雨水把教学楼前的水泥地板冲刷得干干净净,11月中旬都穿上了厚厚的秋装外套,直接冲进雨中会全身湿透,淋湿了之后很容易感冒。

    教室外的走廊里,很多人都被眼前的雨势给拦住,一个个望着雨幕叹息。

    中午吃饭的时候天还没下雨,住学校宿舍又没办法收看天气预报,几乎没什么人带伞来教室。

    不过这不包括裴清溪。

    上学放学永远都随身携带的包里,揣着各种便携的生活必需品。

    边上搂着空瘪瘪的肚子嗷嗷喊饿的孔琪,看着她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把折叠伞,一双漆黑的眼睛在镜片后瞪圆了,“明智啊,你居然带了伞!早上怎么不提醒我啊?”

    “你要跟我一起去食堂吗?”裴清溪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邀请她跟自己共打一把伞,“我们俩个儿都不大,一起应该不会淋到。”

    “嗯嗯嗯,要要要。”孔琪猛地点头,裴清溪对上了她感激的眼神,淡淡笑了笑,然后就发现了随后从人群中挤过来的周舟,她睁着会说话似的漂亮大眼睛看着她举起手,“我也要去吃饭。”

    裴清溪有些为难,看看她,又瞅瞅孔琪,“可是我刚刚已经答应过孔琪了。”

    “哎,跟你开玩笑的。”周舟撇着嘴说了句,然后递给她一张20块,掰着手指开始点餐,“两盒泡面,两根香肠,一袋鱼皮花生,还有两袋椒盐瓜子。”

    旁边的人见了,有样学样的给她塞钱。

    “我要一桶泡面和一包辣条。”

    “我要一个肉松面包。”

    “......草稿纸,透明胶带和一包袋装方便面,要康师傅的。”

    几个人围着裴清溪和孔琪,叽叽喳喳的点餐,最搞笑的是还有人让他们带烧烤,无骨鸡柳要多加番茄酱,骨肉相连多刷辣酱......

    作为学校小卖部里唯一的烧烤摊儿,每天吃饭的点有多少人排队等,那家伙心里就没点逼数么?

    “太多了,记不住。”孔琪大叫。

    裴清溪面无表情的瞅着被强塞进手里的一把零钱,五块十块二十块的,还有一张鲜艳的百元大钞,嗯,没记错的话,是那位要求带烧烤还一堆要求的仁兄塞过来的。

    “小卖部那么多人买东西,我们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教室?”裴清溪虎着脸一阵火大,“你们愿意饿着肚子等,我还不愿意迟到呢。”

    几个人一阵沉默,然后只好无奈妥协了。

    “算了,你们随便看着买点儿吧,能填肚子就行了,胶带草稿纸什么的,我先找其他人借用一下。”

    孔琪个子高一些,裴清溪撑开伞,把伞交给她,然后就亲密的挽着孔琪的胳膊。

    刚准备走近跨下台阶走进雨中,有人在后面喊了她的名字——

    “裴清溪!!”

    一整个下午都没跟裴清溪说上话的苏秦跑过来,一把将她和孔琪扯开,然后瞪着她,“你是不是忘了我今天早上跟你说什么了?”

    “早上?”裴清溪疑惑的看着苏秦脸上明显的不高兴,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招惹她了,见她虎着脸,恶狠狠瞪着自己,只好按捺住外头想了想,隐约想到点什么,于是试探性的开口,“早上你是找我说过话来着......”

    确实有这回事。

    裴清溪模模糊糊的想着早上刚进教室,苏秦就兴冲冲的跑到前面来找自己,但是她这次期中考试挂了,整个人心事重重恍恍惚惚的,压根就没注意她说了什么。

    自知理亏,裴清溪有些心虚,眼睛瞄来瞄去就是不看苏秦,“那个,我心情不太好——”

    苏秦还能怎么办呢?她这闺蜜心思沉又敏感,没考好本身就够压抑的了,数学课上还被老汪不知有意无意的话伤害,物理课课间休息时更是被老梅叫到讲台边虐得半死不活。

    她哪里舍得再对她说重话啊?

    孔琪还在边上等着,苏秦朝她投了一眼,随后笑眯眯地冲她说:“孔琪,你拿着裴清溪的伞自己去吧,我带裴清溪去吃饭。”

    “这——”孔琪迟疑的看了眼伞的主人,裴清溪一头雾水,就被苏秦强行拖着走开了。

    “搞什么啊?”裴清溪挣扎着从苏秦手里逃开,揉了揉被攥得有些疼的手腕,她对外界刺激很敏感,对大家来说一点点的痛在她身上会被放大数倍,她瞪着苏秦,“我还得去小卖部给人带东西呢。”

    “哎呀,带什么带啊,孔琪不是拿着你的伞去食堂了吗,让孔琪给他们带不就行了吗?走啦走啦,你早上答应我了的——”

    苏秦霸道起来,有时候裴清溪很难招架,不得不被赶着鸭子上了架。

    孔琪的背影在雨雾中渐渐模糊,她刚跟着苏秦走进雨幕之中,突然想起来她们的钱还在她手里。

    “完了,他们的钱在我这。”

    “孔琪兜里没钱吗?让她先自己垫着呗,吃完饭回教室的时候你再给她不就行了?”

    “要是孔琪兜里刚好没揣钱,或者带的钱不够怎么办?”

    干脆不买了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