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又一轮训斥

    第188章 又一轮训斥

    屋外的雨一直下,淅淅沥沥的不曾停歇,老梅举着把大黑伞来教室,雨滴打在伞面上,老梅站在教室外走廊的台阶边,把伞收拢,用力甩了甩,伞面上沾着的水花顿时便向四周散开,一些落在地板上,一些溅到裤腿上。

    教室外的窗台上零星挂着几把伞,老梅随便找了个空隙把伞挂上去,然后抱着用透明纸袋装着的一沓试卷,跨进了忽然安静下来的教室。

    大概这次整体发挥不错,老梅的嘴巴难得没像之前那么毒。

    但整整两节课,裴清溪头顶着老梅时不时飘过来的怒其不争的复杂眼神如坐针毡。

    课间休息时,老梅把裴清溪喊到了讲台边。

    裴清溪几乎是僵着身体挪过去的。

    “说说吧,你怎么想的?”老梅面无表情的推了推近视一千多度的眼镜。

    裴清溪拎着试卷,左上角标着硕大鲜红的34分,她低头看着卷面,羞愧得头快低到裤裆里去了。

    等了半天,老梅没听见什么动静,气得伸手直敲桌面,并且厉声厉色道:“怎么,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说不出话来了是吧?考试的时候在干什么?这么简单的题,只考这么点分,你自己说说,你好意思吗?啊?”

    老梅越说越觉得生气,敲桌子越敲越重,把桌子敲得啪啪啪响。

    裴清溪咬着嘴唇,水花在眼睛里打转,眼看着下一秒金豆儿就要从眼角挤出来了。

    ——不会做。

    ——为什么不会做?

    ——因为题目难。

    ——为什么其他人不难?

    ——因为......

    裴清溪在脑海里模拟着这样的问答,然后发现自己的的确确无法解释。

    除非主动承认自己比较笨!

    突然啪嗒一声响,不知道是谁掉了什么东西在地上,从讲台那边听着动静还挺大的,老梅皱眉远远看了眼,教室里不少人端坐了身体,似乎怕老梅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面对沉默是金的学生,老梅气得直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猛地一下把试卷从女生手里拽过来。

    低偷看卷面,做对了3道选择题、2道填空题和一道解答题,刺目的34分令这位执教十几年经验丰富的青年教师气不打一处来。

    留在教室里没出去的同学们不敢大闹,只压低了嗓音聊天,但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飘到前面讲台那里,经过讲台那里时,更有胆子大的仗着老梅背后没长眼睛,伸长了脖子看裴清溪的卷面。

    然后瞪大眼珠子,看了眼恨不得攒成一团,打个洞钻到底下去的裴清溪,神色复杂的一路飘走。

    强烈的羞耻感令她更加绝望,原本只是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花,险些就没绷住掉落。

    老梅指了指试卷前面:“这道选择题你不会做吗?”

    裴清溪怯怯的探着上半身看过去,第一道题是答对的三道选择题中的一道。

    点头:“会做。”

    “这个呢?”老梅往下挪手指,指着第二道题的题干。

    这题错了,裴清溪摇头。

    “为什么不会?”

    “......参照系和相对静止理解不透彻。”

    “上课干什么去了?讲新知识点的时候问你们有没有搞懂,要不要再重新讲一遍,为什么不举手示意?不懂就要问不知道吗?不懂装懂到底害谁?”

    “......问过其他人了。”裴清溪小声替自己辩解,只是不敢问跑去老梅而已。

    “既然问过,为什么还会错?”老梅有点心累,捏着眉心接着训斥,“说明你压根就没搞懂,问了也只是浮于表面,似懂非懂比不懂还可怕。”

    “知道了,下次会注意。”

    老梅从鼻孔里出气,盯着试卷继续往下看。

    “第五题是位移和路程的知识点,为什么这种题还不会?”

    “......看错题干。”

    “你怎么不进错考场写错学号和姓名?”

    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裴清溪拼命地眨着眼睛,企图把眼泪逼回去,不让它在众目睽睽之下流下。

    “......”

    课间休息时间有限,老梅揪着裴清溪耗了十分钟,老梅心累得想吐血,战战兢兢羞耻万分的裴清溪也觉得很绝望。

    “回去上课,明天再找你接着聊。”老梅烦躁的大手一挥,把这令人恨不得揍一顿的蠢孩子赶回座位。

    拿回自己那标着34分的试卷,觉得暂时逃出生天魂魄归位的裴清溪才刚松了口气,听到了老梅后半句话,身体猛地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脸色也同时刷的一下白了好几分。

    上课铃声已经响过几遍,教室里早就变得安静,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端正正的坐着,试卷和答题纸平摊在面前,手里拿着红色圆珠笔,视线笔直的看向前方讲台,一副准备就绪等待听课的样子。

    然而课间讲台上的动静大家都看见了,有些打探的视线时不时地放在过道上娇小的身影上。

    路并不长,可是那些滚烫的视线和原本就沉重的心情,令裴清溪更加觉得压抑。

    苏可正低着头看笔记,见裴清溪低垂着头回来,浑身散发着低迷的气息,肩膀还在微微发颤,于是抿着嘴,身体悄悄往一边挪了挪。

    身边的女生很明显已经哭了,苏可再大大咧咧还是觉察到了。

    “你没事吧?”苏可很小心的问候。

    裴清溪攥着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打湿了几处的试卷,用力吸了吸鼻子,没有偏头看向苏可,只是垂着头沉默的摇了摇头。

    “哦。”苏可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老梅在前面拿着黑板擦敲了敲黑板,神色明显不善,没敢再多说,默默挪回身体。

    啪嗒一声细微的响,又有纸团从后面砸过来,裴清溪没看,直接塞进了垃圾袋。

    “同志们,高中物理很难学是事实,但这不是大家考低分的理由,我之前跟你们强调过很多次,不懂就要问,这些知识点几乎都是一环扣一环,前面一个点没搞懂,后面就全部百搭,上新课讲新知识点的时候,讲完一遍,我基本上都会问你们有没有听懂,需不需要再重新腔调讲解一遍,这半个学期里反馈过没听懂需要重讲的没几个。”

    “相比其他班级,咱们班这次是考得不错,但还是有人考的一塌糊涂没法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