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225章 没有必要想太多

    “地上,有水?”

    跟他们后面的阮君同突然嘀咕了一声,蹲下身抹地面。

    光线不强烈时还真看不太出来,米白色的地砖上一滴滴的水延伸向前。

    已近十一月,秋末入冬天气干燥,这些水滴能“存活”到现在,说明它们被撒到地面应该不足半个小时。

    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楼上的确有些怪名堂!

    因为失踪保镖的亲属来闹过,下午阮君同就按照秦孺陌的意思,把守在云朵朵门外的临时安保给撤走了。

    白天这楼里多的是警察,应是安全无忧的,而秦孺陌回秦仁后就把安森也带了过来。

    但这会儿安森还在楼下睡觉,他们三人贸然就冲上来,的确有些鲁莽。

    “我们还是先下楼找人来一起查!”

    阮君同一向是理智派,可问题是他面对的是极其行动派的俩口子。

    他话还没有喊完,手牵手的两位已经顺着水滴拔腿向前奔去了。

    阮君同快被他们活活气死,纠结了一会儿只能赶紧跟上。

    在不知藏着什么人的地方落单,绝对不是件安全的事。

    秦孺陌和云朵朵跑一会儿就停住了,因为水滴的“指示”嘎然而止。

    走廊尽头三面全是实墙,一扇只能拉开一半的狭窗开在外墙上,而两侧全是没门没窗的病房墙壁。

    但水滴就消失在这种没有任何退路的地方,好像有谁跟他们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

    三人敲敲打打了好半晌,还是找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秦孺陌蹲下身捻了些许水滴,放在鼻下闻了闻,皱起眉头。

    “谁有纸巾?”

    云朵朵不太爱用那种东西自然是没有,阮君同摸了一会儿口袋,就抽出云朵朵给他包血烟的纱布条递了过去。

    秦孺陌用纱布小心地吸了好滴水,回到灯光下仔细地瞧。

    纱布上有细微的红丝,水里有血。

    他把这纱布递给了阮君同:“也查一下这血是谁的吧。”

    云朵朵有些心慌,知道秦孺陌可能听见了她和阮君同的不少对话。

    但秦孺陌神色平静,好像并没有对她的不信任表现出什么负面的情绪。

    秦孺陌之所以是秦孺陌,就在于他不在乎的恐怕是别人最在乎,但他在乎的恐怕也是其他人给不起的。

    云朵朵不让自己再想太多。

    她和秦孺陌之间,本来就是没有必要想太多。

    下楼后,秦孺陌给医院的安保办公室打了电话,让他们找几个人上六楼再彻底搜一遍。

    可还是一无所获,那些水像是自己凭空滴上去似的,来无踪恐怕也要去无痕了。

    大半夜折腾下来,三人都困得半死,也顾不得谁抱谁了,各自碰床倒头就睡。

    云朵朵醒来时,阮君同和秦孺陌都已不见,她出门就看到站得笔挺的安森。

    让安森这个安保队长来站岗实在太屈人才,真不知道秦孺陌到底是怎么想的。

    “朵朵,找少爷吗?”

    安森见她把脑袋探出门缝,就热情地奔上来询问。

    到底是熟人,待遇就是不一样。

    云朵朵连忙摇头,然后瞅着安森那张坦诚的老实人脸,眼珠子转了转,张口想说些什么。

    安森吃过一堑,当然防范在心,见她一幅贼主意都要溢出眼珠的样子,机智地退后几步。

    “少爷说了,让你乖乖待在这屋里养伤,不许到处乱跑。”

    云朵朵立即垮脸,怪不得让安森站岗,原来又是软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