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我没看错

    秦孺陌的身份地位使他眼界和心胸过宽,喜欢凡事大而化小,只求追逐结果是否符合心意。

    这种粗放的心态和敏感细腻的女孩相处,在情路上大多会南辕北辙。

    云朵朵纠结了会儿,就把怎么发现烟到对烟主人的疑虑尽量说明白。

    “我总觉得不是被谁故意扔下来的,它浸了这么多血又是这么贵的一支烟。烟主人要么受了严重的伤,要么就是……”

    “你认为它是从六楼被丢下来,但想不出六楼这些人之中谁会抽这样的烟,为什么会把血染上这支烟,对不对?”

    阮君同洞穿她的疑惑,“你其实一直在想那个保镖失踪的事。”

    “因为感觉太巧合了……唉,我大概是又捕风捉影了。”

    云朵朵烦恼地摸头,“别怪我,阮律师。最近发生太多事,我大概是快被吓坏了脑子。”

    “不,敏锐是好事。如果确定这烟是从六楼上被丢下来的,的确值得追查。”

    闭眼思考了半晌,阮君同眉目清明起来,他发现云朵朵说得并非没道理。

    六楼进进出出的这些人,他也很熟悉,但同样想不出这支烟会是谁扔下来的。

    “烟给我吧。我跟警方打交道比较多,想办法托人查一查这烟上的指纹和血迹的DNA,如果警方的库里有匹配的人最好。”

    云朵朵马上眉开颜笑,把烟包好塞进阮君同的手里。

    “这事,先不要跟秦孺陌说。”她又急巴巴地叮嘱。

    “为什么?”阮君同挑眉。

    “怕瞎折腾你一场,让他心疼,回头削我一顿。”云朵朵回得很干脆。

    “怎么可能,孺陌不是这样的人。”阮君同笑开,然后摇头,“你是如果打算嫁她,就应该多了解他。”

    “阮律师,你觉得我该嫁他吗?”云朵朵问得很小声,也很心虚。

    阮君同抬眸看她,语气温柔,但目光精睿。

    “从职务角度来说,我绝对不赞同,因为秦老爷子忍不了多久,和柳家迟早会摊牌,到时你就是第一个牺牲品。从人情角度来说,我也不赞同,秦孺陌从小有个蓝茉,这份情难以根除,而活人跟死人争恐怕会更难。但嫁不嫁和娶不娶都是你们的事,只要你们愿意,作为朋友我当然是祝福。”

    “所以最重要的是,朵朵,你到底想不想嫁给秦孺陌,无论他出于什么原因娶你?”

    阮律师不亏为阮律师,什么都能想得透彻理性,怪不得秦孺陌一直把他当宝贝似地捧。

    云朵朵却只能揪头发,全心茫然。

    是的,她根本想不出必须嫁秦孺陌的理由,一点也想不出。

    “去睡吧,”阮君同也不想知道答案,他伸手扶起她,“如果秦孺陌睁眼看见我和你坐在这里,估计会当场捶死我。”

    云朵朵拍了拍毯子上的灰,乖乖地跟在阮君同身后,然后下意识地朝六楼上望了望。

    “那、那里有人!”

    她蓦地眯缝起眼,使劲聚焦了一下视线。

    六楼因被封闭,乌漆麻黑,只有楼下的灯光映照上去,看着有难以描述的阴森感。

    蓝小姐的病房门前还挂着警方的警戒条,在昏暗的光线里醒明地闪着艳亮的色彩。

    阮君同一愣,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嘴里嘀咕:“不可能吧,六楼的楼梯口被锁了,谁都上不去。”

    云朵朵却觉得自己不会看错,有个瘦削的黑影从走廊一端飞快地蹿向另一端,然后可能发觉楼下天台有人,迅速猫下了腰。

    “真的,我没看错!”

    她甚至看清那人穿的衣衫款式,高领蒙脸,身材略……眼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