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带血的烟

    她云朵朵才住进六楼不久,蓝茉就被毒杀。

    一个再傻的人也会有的联想,合情合理无可辩驳。

    所以就算明知清白,云朵朵越想越心烦意乱。

    她茫然地坐在床上干等大半天,还没有警员来找来。

    倒是珮嫂先来了,她是遵照秦孺陌的指示,来给神经紧张了大半天的人们送午餐,包括警员们。

    吃上美味的饭菜,楼里压抑的气氛才稍微放松下来。

    “别担心,等少爷回来就行了。”

    珮嫂安慰着,还给云朵朵带来了一只她最喜欢吃的番石榴

    除了五层楼以上,秦仁医院其他楼层照旧热热闹闹,似乎没有谁能觉察出这里冷峻紧张的气氛。

    秦家封锁消息的能力很是强悍。

    五楼病房大窗能让云朵朵伸头看到楼下的情况。

    可能秦孺陌不愿意让太多的警车吓到普通病人,坚持不让警方把警车停进秦仁医院。

    所以,医院楼下还是如往常,一派祥和忙碌。

    秦孺陌……他现在怎么样了?

    捏紧通讯器趴在窗口,云朵朵索然无味地啃咬手里的番石榴。

    这个时候绝不能去打扰秦孺陌。

    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来安排,很多决定都需要他来做出。

    而她,除了默默地记挂,真的什么也帮不了……

    云朵朵沮丧地四下张望,视线从底楼移上五楼的天台,然后莫名地顿滞住了。

    秦仁的这幢大楼是常规的阶梯形设计,每层的顶上都有一长条宽旷的天台,可以给病人走过去看看风景散散心。

    她看到一支不知道是什么的细长小棍卡在这层楼天台的黑漆景观铁椅上。

    这么小的东西,谁都不会注意到。

    但正好有个捧着盒饭的警员走到椅子边,突然捡起了它,还放在鼻边闻了闻。

    云朵朵愣愣地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非常平常的景象莫名地让她移不开眼睛。

    那应该是一支烟。

    半支褐棕,半支雪白。

    警员马上嫌弃地丢了那支烟。

    “可惜了这么贵的……医院就是不干净,带血的东西都乱扔!”

    他不高兴地冲坐在对面的另一位警员抱怨,然后将那支烟往垃圾桶弹去。

    天台挺干净,铺有米色的防滑地砖。

    那支烟没有被保洁人员及时清除掉,大概就是因为它卡在了不容易被察觉椅子缝里。

    云朵朵怔怔地想:它为什么会卡在那种地方,好奇怪,难道有人故意插在上面的吗?

    再无聊的熊孩子都不会想到这么玩吧?何况这里是一点也不好玩的医院。

    她不由抬头向六楼望去。

    六楼是顶层,也就是阶梯楼形的最后一步,它的顶上没有建造延展出去的天台,光秃秃的。

    那支烟,会不会是从六楼走廊栏前跌落下去?

    她不记得六楼有多少人是抽烟的。

    保镖们不允许在工作时间抽烟,医护人士也不敢在老板家属的病房前抽烟。

    秦孺陌的身上偶尔有好闻的烟草味,但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抽过,何况最近人都不在秦仁。

    所以只剩下,蓝倾?

    云朵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格外在意起那支被扔进垃圾桶的烟,它好像是个古怪的外星物体,神奇地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又恰巧让她看见了。

    关键是,警员说“带血的东西”。

    六楼上谁的烟,会染上血?

    她摸头想不明白,走出病房,拍了拍门外保镖的胳膊,指向警员们吃盒饭的平台。

    “我去那里,马上就回来的。”

    保镖大叔明白她的意思,点头表示不跟随,但视线没有离开她的身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