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夜遇蓝倾

    云朵朵坐起来,痛苦地抓了一会儿脑门,就穿上睡衣睡裤打算出去散散心。

    门外的保镖没被撤掉,现在换成一个完全陌生的魁梧大汉。

    秦家的安保分为外包和常驻两个编制,常驻秦孺陌身边的连着安森也就四到五人,日常得肩负起跟随他出行的各种任务,而在秦宅内日常巡视的大多是外包公司的人。

    她踮起脚尖打量了一下,确认这位跟上次的手机狂魔一样,应该是外包公司的安保。

    秦孺陌下午就飞西欧出差,还得匀出两人去跟着饱受惊吓的阮律师,估计是调不出贴身保镖来这里站岗。

    这位大哥不玩手机也不插耳机,一直戴着大黑超敬业地靠在墙边,木头人似地入定,远远一看就知道他是位拉风的职业保镖。

    此时见云朵朵出来也没打招呼,还是站得像棵选种良好的大白杨。

    云朵朵歪着脑袋在他面前晃了起码一分钟,确认这位大哥应该是睡着了。这种睡着也能站得跟棵树似的绝技,一般只有当过特种兵的才能有,这是小顾告诉过她的。

    云朵朵朝他吐舌头,回头四顾。

    夜已深,灯光明晃晃的走廊已经没什么人,这里是秦家专用的楼层,平时出入的也就几位医护和秦家的人,现在更是安静得如同死寂。

    只有蓝小姐的病房还透着淡雅的灯光。

    云朵朵很是犹豫,住院几天她都没去看望过蓝小姐,说到底是就是心里愧疚着,就像一个贼害怕见到原主。

    她没办法抚平这种愧疚,但又觉得好无聊。

    秦孺陌这个渣都能每天面无愧色地面对蓝小姐,凭什么她就不能厚起这样的脸皮?

    可就是不能,满心的难过和郁闷就从来没有消散过。

    轻手轻脚,云朵朵慢慢地靠近病房,手伸在门把上,再三迟疑。

    她只想推开条门缝看一眼,然后悄然无悄地离开。

    但,门被锁了。

    这是件非常奇怪的事,一般来说任何时间,重病患的病房都不允许锁门的,以防延误分秒必争的抢救时间。

    云朵朵摸了摸头,转身打算离开,然而后面的门把手突然就弹起响声,它被扭开了。

    “朵朵?”

    温润的声音在背后轻响起。

    云朵朵只能回身,尴尬地杵在原地。

    “蓝少爷……”

    “叫我蓝倾。”

    蓝倾顺手掩上房门,笑了笑:“是不是想看看茉儿?”

    云朵朵不好意思地点头。

    “明早吧,她早上一般会清醒些时间,还能跟人说说话。这会儿又没意识了,唉!”

    其实对云朵朵来说,她敢面对的大概只能是不清醒的蓝小姐吧。

    但既然蓝倾这么说了,总不好意思坚持己见,她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好吧。晚安,蓝少爷。”

    “就不能叫我一声蓝倾吗?你都快成孺陌的夫人了,按理来说以后还得叫我一声舅呢!”

    蓝倾被她耷拉脑袋的苦逼样子逗得微笑起来。

    他走近,轻揽女孩的肩。

    男人的指间隐约带有一股奇异的香,让云朵朵差点忍不住喷嚏出来。

    她摸鼻子,不敢抬头。

    蓝倾漂亮得近乎于妖娆的脸,多看几眼都觉得唐突。这种俊美揉合了阳刚和阴柔,矛盾又和谐,让人看着舒服而不会因娘气而觉膈应。

    如果把秦孺陌比作冬天的艳阳,那这个男人就是夏夜的凉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