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206章 忍不了的犯贱

    云朵朵回到秦仁就被医生狠批了一顿。

    骨折的手臂一夜之间肿得跟条打了膨化剂的茄子,油光发亮还带青紫。

    秦孺陌一头冷汗,他难以想象如果当时屠小刀痛下杀手,那条多灾多难的小胳膊算是彻底废了。

    “你以后能不能听我一次话,哪怕就一次?!”

    他锁紧眉头看医生给云朵朵打消肿针,一边严肃地跟她打商量。

    云朵朵痛得呲牙咧嘴的,但她还是坚决地摇头。

    “不行,每次听你的话就没什么好事!”

    秦孺陌气得当场要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长的是什么草,幸好有医生和护士拼命地拦住。

    “如果不想让她变傻及额头上留疤的话,还继续包着吧?”

    医生心有余悸地看他们两个暴力互动,连忙提建议。

    于是,云朵朵又从一个光鲜漂亮的粉嫩小美女,变成头顶乱发吊起胳膊的大蒜头丑八怪。

    连给她送饭的白月看着也十分嫌弃。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婚礼了呢,你就打算以这个形象给少爷当新娘?”

    云朵朵正在苦练单手缝娃娃的绝技,她摸了摸脑袋,才惊慌失措地想起。

    啊啊啊,距婚礼才不到一个月啦?!

    但她更好奇另一件事。

    “秦老爷不是不同意秦孺陌结这个婚吗?”

    被送秦仁后,她还没有机会问起秦孺陌和秦老爷子最后商谈出什么结果。

    “是不同意,听珮嫂说少爷不知拿了什么事要挟老爷子,让他暂时松了口。”

    白月嘀咕了一句,然后见她不肯撒手画娃娃的活,只能捧过碗拿勺子喂她。

    自从早上杨女士来看望一次后,云朵朵就对设计娃娃这事变得万分“鸡血”,连食物饥渴症都阻拦不住高昂的工作热情了。

    逼着让秦孺陌把家当送到这里后一个上午都趴在床上,手不释笔地涂涂画画。

    云朵朵愣住,她不知道秦孺陌能拿什么去威胁秦老爷子,更不明白秦孺陌一定要完成婚礼的意义何在。

    只是为了面子?

    “也许少爷真的喜欢你,就想和你结完这个婚罢了。”

    白月明白她在愣什么,笑着往她的果唇里塞了一大口香喷喷的柠檬蜜。

    云朵朵噙着酸酸甜甜的滋味,突然有点没了胃口。

    她总觉得秦孺陌一定要结这个婚是别具深意。

    秦孺陌知道她有柳家血缘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去追溯她的身份。

    柳家那些卑劣的险招根本就不值一提,秦家随时可以让阮君同给柳家发律师函,轻而易举地打赢这场诈约官司。

    奇怪的是,事到如今秦家似乎没有这样的打算,而秦孺陌竟然按照原计划要和她完成这场完全没必要的婚礼。

    云朵朵想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想明白,但她觉得自己想不明白是正常的。

    秦孺陌平时的各种宠溺,类似于慷慨大方的主人对待心爱的宠物,体贴入微温柔入骨,但不代表两人在心灵上平等到可以相濡以沫的。

    他和她的天壤隔阂,与生俱来难以逾越。

    再说,似乎谁都没觉得有消除它们的必要。

    云朵朵一直很明白这点,就像她一直明白自己有时真的很贱一样。

    想多了就容易睡不着,就在床上“摊锅贴”,翻来覆去越来越精神。

    又想起霍杰德,她就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让自己分心了。

    霍杰德货真价实地结婚了。再想他,更是一种连自己都忍不了的犯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