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169章 能和你一起走吗

    女孩头破血流萎倒在地,灵动的大眼紧紧闭起,浑身瘫软动弹不得。

    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也随之没了动静。

    死寂数秒,蓝怡首先反应过来,掩嘴轻叫。

    “不会死了吧?孺陌,快点叫人来拖走啊?!血要弄脏地毯的啊!”

    惊魂甫定的秦逸海狠瞪了她一眼,走到孙子身边拍了拍他僵硬的宽肩,笑着摇头。

    “不错,孺陌,这下你又有取消婚礼的理由了。”

    听见这话,秦孺陌终于有了反应,他眯起一双狭长的魅眼,转头瞪向自己的爷爷,突然温顺地笑开。

    “是,您老说得对。”

    秦逸海未朝地上的女孩多看一眼,转身继续往书房走。

    “孙子啊要做大事,就不能太儿女情长,不能婆婆妈妈。否则就像你爹,一辈子就挂在女人胸前喝奶,还不知喝得是不是放心奶。”

    秦伯朗面无表情地听,而蓝怡则努力压下美目里的阴冷狠厉,硬生生地挤出柔和笑语。

    “爸说的是呢。孺陌,还不快让人来把这小丫头弄下去,顺便去问问柳家,就看他们有没有脸来领!”

    秦孺陌没加理会,兀自弯腰抱起地上的身子,用手紧紧护住女孩的头部。

    “对不起,朵朵,我们马上离开这里。”他喃喃地对她细语。

    “秦少爷,这下我能走了吧?”

    云朵朵晕乎乎地睁开眼,她只觉得冷,却没有感到太多的疼痛。

    额头上湿乎乎黏腻腻的很痒,就抬手胡乱抹一把,然后轻问抱着自己走下楼的男人。

    抱得太紧,紧得让她感觉快无法呼吸。

    “秦孺陌,你让我走吧,好不好?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家,也不喜欢骂Dora的人,她不是那种女人。我一辈子不会原谅骂她的人。”

    “好。”

    秦孺陌冷静地回她,然后将下巴搁在她冰冷的唇边,诚挚地请求。

    “对不起,朵朵,我能和你一起走吗?”

    云朵朵毫不犹豫地摇头。

    未凝住的鲜血就顺着鼻梁眼窝和额角往下淌,使她看起来犹如一个浓妆重彩的鬼娃娃,凄丽又瘆人。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

    舌头装上语音发条似的,她反反复复没有额外一句。

    秦孺陌两只手都用来托住她的身体,只能用下颚抵住她乱晃的脑袋,无奈苦笑。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现在别动脑袋,你得去医院查脑震荡。”

    安森和珮嫂早就闻讯候在底楼庭院里,看到云朵朵满头是血地被抱出来,惊讶得说不出话。

    他们本以为就算遭到杖打,顶多像上次蓝茉冲撞老爷子的下场,由少爷出面拦下几杖,最后落到身上的顶多是些皮肉痛楚。

    没想到少爷竟放任云朵朵被打到头破血流,这实在让他们难以接受了。

    不管怎么样,云朵朵已是大家心里名正言顺的“少奶奶”,也是一起工作的同事。

    他们急忙地从秦孺陌手中接下云朵朵,脸上泛出异常的神色。

    “安森,你马上送她去秦仁,我会打电话给外科的顾医师说明情况。千万别耽搁,珮嫂你跟着去!”

    秦孺陌简短地吩咐。

    安森忍住心疼,闷声应下,又问,“少爷,你不跟着去吗?”

    好歹她是你的老婆。他恨不得能直接这么说。

    “我和老爷子他们还有要事商谈,你们先去。”

    秦孺陌却摇头,转身准备回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