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第134章 来者不善

    机长愣忡数分钟,只得指挥左右副手。

    “跟空管说一声,检查当前航线状况,准备返航吧……”

    阮君同默默放开了手,因为他这才发现那双黑眸上似乎有泪光。

    他的记忆里,根本不曾存在过秦孺陌流泪的画面,从来没有。

    因为这世上从来没有过值得秦家大少流泪的事,而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孺陌?”

    他轻揽上好友颤抖的肩,呼唤得非常小心。

    怕把那滴泪震落下来。

    秦孺陌呆滞地瞪着机窗外的绵绵云海,好半晌才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大阮,你能不能再揍我一次?”

    ……

    三天后,秦氏发布公示。

    秦氏总裁未婚夫人因车祸失踪,本预定下月举行的婚礼暂时取消,具体恢复日期将视情况另行通知。需要了解此事的社会各界人士和媒体请联系秦氏公关部,请务必结束传播谣言和不实传闻,否则秦氏将全力追究法律责任。

    同时,京城霍氏也发布公示。

    霍氏企业继承人霍杰德已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目前各方面状况稳定,恢复健康将指日可待。关于此次事故原因,请媒体朋友向霍氏公关部详询,请勿散布任何抵毁霍家继承人名誉的不实谣言,否则霍氏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至此,秦氏总裁的未婚夫人和霍家新太子在墓园殉情的流言才从网络和一些小报媒体上慢慢消失。

    秦孺陌粗粗浏览了一遍最新的媒体消息后关掉电脑,捏了捏拧紧的眉头,疲惫地趴倒在书桌上。

    整整一个星期的不眠不休,再强悍的人也会扛不住。

    “少爷?”

    徐伯为难在门外轻声叫了下,他实在不忍唤醒一个在短短几天内瘦得不成样的人。

    但少爷反复吩咐过,只要有一丁点关于云朵朵的信息必须立即报告给他,不得有所耽搁。

    自从云朵朵出事后,秦宅内外愁云密布了一个星期。

    每个人连呼吸都不敢放粗,唯恐惹来少爷狂风暴雨般的发泄。

    然而徐伯倒希望他能释放情绪。

    将悲伤强憋在心里,只会发酵成更难以承担的痛苦。

    秦孺陌听到有人唤自己,条件反射似地抬起了头。

    他揉了揉满是血丝的双眼,嘶哑地问。

    “怎么?”

    “有个人等在外面,他说自己见过朵朵。”

    “你确定?”

    自从秦家百万悬赏的公告发布出去后,每天大概有百来个人会按响秦宅的门铃,说是能提供所谓的“线索”,但大多只是给秦孺陌饱怀希望的心戳了一刀又一刀。

    大部分的人甚至都讲不对云朵朵当天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

    直到现在,他开始对这些冲着悬赏而来的报告者深怀敌意。

    希望落空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血肉之躯的凡人,哪能一次次毫发无伤地承受下希望破灭的痛苦掳掠。

    “确定,他带来了这个。”

    徐伯谨慎地递上手里的东西,一只烧得看不出原样的发夹。

    发夹的底托是白金,被高温烧得焦黑变形,上面本是镶嵌着不少漂亮的碎钻,但现在只剩两三颗摇摇欲坠地挂在上面。

    秦孺陌接过东西,黯淡的瞳眸蓦地莹亮起来。

    他连鞋都顾不得穿上,疯似地冲出书房直奔下楼。

    一位披着件薄风衣的中年男人悠然地站在楼下的花庭前,正俯身嗅一朵开得正艳的木香兰。

    秦孺陌莫名地警觉起来,天生敏锐的观察力告诉他,来者不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