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68章 哪个秦夫人

    满架的黑色朱丽叶后,正站着一位身段妖娆,长发披肩的女人。

    光是背影就能曼妙至此的,只有蓝茉。

    浓密长发身材高挑,长长的白腿若隐若现在一袭法式开叉鱼尾裙里。

    气韵动人,风姿逼人。

    云朵朵有点好奇她仰着脸在干嘛,但不敢走近去看,怕被发现。

    而且秦宅最大的八号花房一般不让人进去,里面培育着非常稀有的花种。

    靠近花房的玻璃墙,她终于发现美人的面前还站着一个人,被高大的花架挡了半侧身影。

    这人面对玻璃墙而站,很容易发现路边经过的她。

    伟岸修挺的完美身材,独特的霸气站姿,无疑是几天未曾露面的……秦孺陌?

    云朵朵一愣,蓦的顿住脚步。

    她知道自己现在被看见,非常的不合时宜。

    花房内的这对情侣正在激情地热吻。

    隔着玻璃墙,似乎都能听见喘息和吟哼。

    吻到深处,女人雪白的长腿从裙叉里伸出来,蛇般勾住了男人的腿弯。

    热吻很快升级成肢体上的缠绕。

    云朵朵飞快地往回走,像被什么撵追。

    满架的名贵玫瑰衬着一对拥吻的俊美璧人,此景犹如天上人间。

    养眼得让她有些愧疚,就像她是躲在阴暗处,时刻在算计王子公主爱情的丑恶巫婆。

    那种无法呼吸的痛苦,又紧攥住了她的心脏。

    珮嫂看着女孩被狗撵似地,抱着个大花瓶没头没脑地冲进厨房。

    气喘吁吁,脸色却是奇怪的惨白,连颊边惯有的漂亮粉绯都已消失。

    “唉唉,朵朵,怎么啦?!”

    她把刨干净的银鱼往水笼头下一扔,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连忙扯住女孩。

    云朵朵猛得顿下脚步,蓦然发现自己恍恍惚惚地跑回了厨房。

    水濛濛的眸子空洞地从珮嫂脸上滑过。

    这间热气萦绕的大厨房,让她恢复了些许温暖和安心。

    好像从冰冷飘雪的北极,跑回了人间。

    她给珮嫂绽开一丝空洞的笑容。然后小心地搁下手里的花瓶,坐上小板凳拿起土豆篮子,认真地削起来。

    一刀刀,有种莫名的痛爽。

    “朵朵,你去主楼了?”珮嫂窥着苍白的小脸,眼神纠结。

    禁忌的日子将近,女孩又表现得这么怪,难免让她想到别处去。

    “去了……”云朵朵耷拉着脑袋。

    “去楼上了?”珮嫂接着问,搬个小板凳坐过来。

    云朵朵一怔,扭头看珮嫂古怪的脸色,这才发觉人家可能琢磨的方向跟她的悲伤没关系。

    她咬着唇,有点不安:“楼上怎么了?”

    “你、你没看见,什么吗?”珮嫂沉着脸,问得吞吞吐吐。

    “什、什么啊?”云朵朵被她一惊一乍的问法给懵住。

    珮嫂突然闭了嘴,她发现自己好像过于多虑。

    “是那个穿紫裙的女人吗?”云朵朵眨巴几下大眼,张口来一句。

    吓得珮嫂顾不得手上的油腥,直接捂上她的小嘴。

    “嘘,别大声说出来!”

    云朵朵懒得翻白眼:拜托,秦宅里嗓门最大的不就是您珮嫂吗?

    “真的看见秦夫人了?”珮嫂左右四顾,然后白着脸悄声问。

    云朵朵点头,摸进秦宅第一天就看见了。

    那袭飘逸的紫裙,一直奇怪地存在她的记忆里,挥之不去且越来越清晰。

    可,那是……哪个秦夫人?

    “离夫人忌日越来越近,听说这种时候就容易看见她。”珮嫂悄悄地跟云朵朵咬耳朵,终于将手撤开。

    “小安他们都见过。所以这次把你给指使上去了,这帮滑头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