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过去的事

    妩媚大眼里满满是惊慌和恐惧。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秦孺陌轻柔地拨开女人垂在额前的碎发,抚向那双抖个不停的眼睑。

    “茉姨,睡前吃过什么药?”他问得很冷静。

    蓝茉沉默片刻,喃喃地回:“两颗宁酣。”

    “以后喝醉了就别吃这种药,酒精合着药效容易产生幻觉。”

    秦孺陌温柔劝说。

    “孺陌,我真的看见了,真的有鬼……不骗你。”

    蓝茉不甘心地嘀咕,一个劲往钟那里瞟。

    秦孺陌无奈,一把抱起她,往东墙的主卧走去。

    他给她掖好丝被,又亲吻了下额头。

    关熄头顶上的大灯,留一盏舒服的小夜灯,然后准备离开。

    衣角被两根玉指怯生生地揪住。

    “孺陌,别走,陪我,我害怕。”蓝茉怔怔地看男人照顾完自己,理所当然地提出要求。

    “……一起睡,好吗?”

    秦孺陌愣了下,突然想起大阮刚才的建议。

    好机会,不是吗?否则他还得头疼怎么跟她要求那事。

    但是——

    脑中如同刷弹幕一样,蓦然飞掠过无数条理由,条条要将他拉出门去。

    譬如蓝茉现在的状态有点问题,他不能乘人之危。

    两人才因派对上的事吵了一架,气氛估计好不了。

    明天就得飞日本,两人第一次做完就走估计她会生气。

    大阮也只是提出个假设,就这样要了蓝茉未免轻待她。

    何况自己现在没什么精力可以满足她……(这条划掉)

    总之,好机会并不代表是好时机。

    主意打定,他松了口气,握住女人柔软的手指轻轻掰开。

    “茉姨,明天一早我就飞日本,以后有的是机会陪你。”

    他替她把枕头垫舒服,像安抚撒娇的孩子一样。

    但蓝茉却不安,因为她没有从男人的双眼里看到应有的惊喜和兴奋。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直接地向他提出同床的要求,却换来如此的波澜不经。

    她的不安像气泡似地膨胀。

    这是绅士的表现,还是直白的逃避?

    “孺陌,你在生我的气,是吧?因为我将那个女孩扔进了游泳池?”

    不安化为尖锐的问题,蓝茉撑起上半身,伸臂抓住床边的男人。

    她早已敏感地察觉,这整天他似乎总在无意识地与她保持某种看不见的距离。

    “在你眼里,我可是连个下人都不如?!”

    这种设想,让她忍不住红了眼。

    秦孺陌连忙拥住女人。

    “茉姨,我知道你喝醉了,怎么会计较这种事。只是生气你不该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

    蓝茉用手臂紧紧地圈住他的腰,委屈得眼都湿了。

    她抬起泪光涟涟的美目,因凄哀而楚楚动人。

    “我知道自己过分了,我只想举行个开心的派对忘掉心烦事。从法国回来时,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焦虑,害怕得晚上都睡不着。我好怕你以后会顶不住压力不要我。我又会像小时候那样被……”

    “不会的!”秦孺陌最怕她提起小时候的事,连忙举手捂住那双冷湿的艳唇。

    不堪的少时记忆,让他心疼她又久久地痛恨着自己。

    “茉姨,以前的事永远不会再发生,我保证。”

    他抱紧她,一遍遍地发着誓,久久不敢放开,直至怀里的女人精疲力竭地沉睡去。

    秦孺陌终究没忍心回到楼下,枕在床榻边将就着睡了一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