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天娱乐

72.第72章 这波真大

    “这毒这么厉害?大哥,你能不能批发三十吨给我?”哈迪斯挤出讨好的笑容望着阎罗道。

    “三十吨?你想把全天下的人都毒死吗?告诉你,地狱的牢房已经人满为患了,你还要给我添乱吗?”阎罗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说道。

    “我可不是用来毒人的,我只是想用它来毒家里的老鼠,你也知道,我每天夜里睡觉都能够听到老鼠‘吱吱’的磨牙声,总是吵得我难以入睡。特别让人气愤和发指的是,那帮该死一千遍的老鼠竟然把我珍藏多年的《金瓶梅》全套都给咬坏了,你说我能不生气吗?现在我真的恨不得将那些老鼠一个一个的送到断头台上,先将它们千刀万剐,再将它们五马分尸,最后‘咔嚓’一声,将它们的性命给彻底终结。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想法非常残忍?”哈迪斯用右手掌做出了一个砍头的动作问。

    “是有点残忍。”阎罗点点头说。

    “嘿嘿,现在我想到了一个更加残忍的办法。我准备让那些老鼠生吃‘没毒’,这样我就能看见它们一个个眼含泪水的跪在地上向我求饶的画面了。我是不是特别的邪恶?特别的恐怖?”看见阎罗又点了点头,哈迪斯便继续说道:“其实我已经很仁慈了,要知道那些《金瓶梅》陪我度过了多少个难眠的夜晚?可是如今,它们竟然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洞眼,我能不伤心难过吗?”

    “贤弟所言极是,虽然贫道只读《论语》和《春秋》,不过我还是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这样吧,等我们回去之后,我送你一大包‘梅毒’,这足够你毒死你家里所有的老鼠了。”阎罗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那真的是太感谢大哥了。”哈迪斯又猥琐十足的笑了起来。

    两个人说着说着,他们的身影就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喂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一个浓妆艳抹戴着耳环的女人有些害怕的拉着身边同样浓妆艳抹戴着手镯的女人说。

    “没有啊,怎么啦?”戴着手镯女人疑惑的回答道。

    “刚才我好像听见有人踩着楼梯上楼的声音,难道这里有鬼?”戴着耳环的女人说到这里,她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你别自己吓自己好不好?我们都在这里呆了好几年了,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里有什么鬼,放心好了,不会有鬼的。你现在可能是工作太累了,今天你就早点休息吧。”戴着手镯的女人安慰戴着耳环的女人道。

    “哇,这波真大。”原本已经在楼梯上停下脚步的哈迪斯看见了下面那个戴着手镯的女人丰满的胸部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你有没有听到有人说话?”戴着耳环的女人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她四下不断的张望,却没有发现其他的人影。

    “我听见了,但是没听清楚说的是什么话。”戴着手镯的女人也开始害怕了起来。

    “卧槽,这波也不小啊。”哈迪斯这时又看见了戴着耳环的女人饱满的乳峰,他又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有鬼啊,救命啊,有鬼啊······”

    两个女人瞬间被吓的丢了魂,她们就像是被吃人的妖怪追赶一样拼命的逃跑。不一会儿,她们就叫来了数十个手拿宝剑的保镖,但是这个时候阎罗和哈迪斯早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在春楼的最底层的一间臭烘烘的茅房里面,阎罗和哈迪斯正在那里捏着鼻子小声的说着话。

    “别乱说话,刚才要不是我们跑得快,就被别人发现了。”处于隐身状态的阎罗对身旁的哈迪斯说道。

    “是,大哥,我决不再乱说话了。对了,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找那个刀疤男呢?这里这么大,转了半天我都快要转晕了。”同样处于隐身状态的哈迪斯摸着自己晕乎乎的脑袋说道。

    “你别说话,我先用金瞳术透视一下周围的环境再作下一步打算。”说完,阎罗便睁开了那双金色的眼睛,他在春楼里面看了一大圈,看到的都是男女在房间里面做那些龌龊之事,并没有发现刀疤男的身影。不过就在阎罗奇怪刀疤男到底去哪里了的时候,刀疤男竟然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就在阎罗以为刀疤男要拿刀来砍他的时候,他才发现刀疤男并没有发现自己。这时阎罗才想起自己还处于隐身状态呢,于是他屏住呼吸,想等刀疤男出去时跟在他的后面,到时候再伺机下药。

    这是多么完美的一个计划!

    不过就是这么完美的一个计划,却因为他的贤弟,也就是哈迪斯,而变得有了一点瑕疵。

    刀疤男站在茅坑上面,脱掉裤子,然后开始尿尿。就在他尿尿的时候,哈迪斯看见了他裤裆里的东西比自己裤裆里的东西要大,于是他又忍不住说道:“我靠,这么大!”

    本来边哼着小曲边解着小便的刀疤男一脸的轻松惬意,但是他听到哈迪斯的声音之后立即就变得紧觉起来。他马上停止了撒尿,并提上了裤子。

    “谁在说话?”他大声问道,其实他这是在给自己壮胆。

    阎罗和哈迪斯都紧紧的憋着气,一声也不吭。

    好在这时又有一个嫖客从外面走了进来,刀疤男见没有发现其他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脱下裤子将没有尿完的尿继续尿完。在他把尿尿完的时候,他又用手抖了抖尿尿的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正好有几滴尿液滴到了阎罗和哈迪斯的脸上。

    “好恶心。”阎罗用手擦去了脸上的那些尿液,忍了半天才没有吐出来。

    “好瘆人。”哈迪斯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过还好最后他忍住了。

    “真爽啊。”刀疤男提起自己的裤子愉快的说道,然后他走出了茅房,连手都不洗就来到了三楼。

    “大爷,你来啦,我等你可等的急死了。”三楼的一间客房里面的粉红色帷帐中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

    “急什么?本大爷不是已经过来了吗?”刀疤男一脸淫笑的走进那个粉红色的帷帐说:“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妞,嘿嘿嘿嘿。”

    “真无耻!”悄悄的跟在刀疤男身后走进房门的阎罗看到刀疤男脸上的表情心中暗骂道。

    “真下流!”阎罗身旁的哈迪斯同样也在心中骂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