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第441章 幽蓝锁魂

    我眼见着贺兰明月气息越来越弱,心中纷乱异常,毕竟是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死在我面前,我还做不到那么冷血无情。

    “贺兰明匀,你处理好这里,朕不想看到一点痕迹,连味道都不可以!”

    “贺兰大人……”

    我刚开口想阻止贺兰明匀,没想到韦封楚竟然抢先一步开了口打断了我的话,起身几步踱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拉起还在慌神的我就向外面走去。

    可是一道熟悉的声音生生绊住了我们的脚步,“九弟何事这般着急?我这才刚来,怎么也不叙叙旧就急着走呢?”

    韦封楚冷着脸,微微眯起了他深邃的黑眸,注视着眼前向我们徐徐行来的卓绝男子,我惊讶得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没想到这个他竟然会这么毫无顾忌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半晌我才回过神来,恨恨地道:“韦封泽?!你怎么还敢出现在这里?难道就不担心我们破坏你的计划吗?”

    韦封泽似乎并不在意我对他鄙夷愤怒的态度,干净谦和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轻描淡写地扫过我们三人及地上浑身只剩下黑色枝干,已经断了气息的荷兰明月,和煦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面对着敌人,倒像是面对着挚友亲人的样子,可我却清楚地看到了他的笑意并没有传到眼底,那双带着笑意的眼中蕴藏着一丝冷意。

    韦封泽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贺兰明匀身上,淡淡地道:“幽蓝锁魂?明匀啊明匀,当初你从我这里偷走幽蓝锁魂,我本以为你是要对付我九弟的,想不到竟然用到了自己姐姐的身上!”

    自从韦封泽出现后贺兰明匀便好像不如之前那般淡定了,感觉好像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看来贺兰明匀虽然他们曾经是一路的,但现在已然不再同道。

    在听到韦封泽的话后,贺兰明匀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震惊,随后好似看开了一般,冷冷地注视着面前那个笑容可掬的男子,道:“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偷了你的幽蓝锁魂,但你却一直没有挑明,看来你更希望能够借刀杀人,想不到你真的如此可怕!”

    贺兰明匀脸上的惊讶看起来似乎是此刻刚看清楚韦封泽的为人一般,不过这对我和韦封楚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能让我们惊异的事情了,因为在前一世我们早已领教过坤珏的心机,现在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只是贺兰明匀还不算了解他。我更在意的是他们口中的幽蓝锁魂,应该就是贺兰明匀给贺兰明月之前灌下的那瓶淡蓝色透明的液体,可是这个幽蓝锁魂到底是什么样的药,怎么会让贺兰明月如此恐惧,而且这药是从韦封泽手中偷来的,原本韦封泽是希望贺兰明匀能够用幽蓝锁魂来对付韦封楚,虽然没能如愿,但这幽蓝锁魂必定不会是普通可以杀人的毒药。

    我不着痕迹地偷瞟了身旁的韦封楚一眼,只见他一切如常,除了在韦封泽出现的时候他微微轻挑了一下剑眉,随后便只是注视着韦封泽的一举一动没再说话,让我有些看不出他对这个幽蓝锁魂究竟知不知道。

    韦封泽没有理会贺兰明匀的态度,只是淡淡看向地上已经被折腾得没有了气息的贺兰明月的尸体,蹙了下眉,轻叹了口气,好似有些惋惜一般道:“唉,你说你这又是何必非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呢?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你回来找我九弟也不会有好下场,可你怎么就是不肯听劝?终归我们也算是夫妻一场,虽然只是有名无实,可我还是会看在往日你帮过我的情分上,护着你几分。可你倒好,只是因为跟地鬼结怨,便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投奔九弟,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还落得永世不得超生的下场。这样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

    韦封泽一番话,让我震惊不已,难怪之前贺兰明月会恐惧成那个样子,永世不得超生是何等痛苦,怎么会有这样的药?

    我还在震惊之余,韦封泽已经径自向着地上贺兰明月的尸体走来,我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屈膝半跪在了尸体旁边,韦封楚和贺兰明匀并没有阻拦的意思。

    只见韦封泽凝了法力按在贺兰明月的眉心处,似乎是想从贺兰明月的尸体内取出什么,随着他的施法,只见一团白雾一般的东西,应该是贺兰明月残留的魂魄。此时贺兰明月三魂七魄应该已经不完整了,韦封泽取走是要做什么?难道贺兰明月还有救?

    片刻后韦封泽收集完毕,手掌一翻,将魂魄收于掌心之内便起了身,深深地凝着我,沉声说道:“且让你在放肆几日,下次我们相见之时,便是你随我离开之日。”

    我下意识地向韦封楚的身后侧去,韦封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韦封楚冷冷地会看着对面的韦封泽,道:“今日你能否平安离去还是未知,何谈来日?”随后便先发制人,抬手就是一掌,一道光柱直射向韦封泽。

    韦封泽随即迎上,两人较量了许久,也未见分晓,两人之间法力竟然相差无几。按照前世坤珏的法力来说,若君绥未曾受伤,坤珏觉得不是君绥的对手。可现在韦封泽竟然能够与韦封楚僵持这么久依然未分胜负,看来他的法力在短时间内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韦封楚没有一丝慌张,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毛,便恢复正常。我紧张地注视着他们二人,前世的一幕幕在我眼前飞快呈现,不断浮现出君绥消失的样子,不由得紧紧攥紧了拳头。

    只见一道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直奔着韦封楚的胸口而去,我猛地窜了过去,凝了法力,一把挥向来人,正中来人的肩膀。

    “啊!”

    一声惨叫,只见对面一个红袍男子捂着自己的肩膀,血自他的唇边溢了出来,地鬼愤愤地瞪着我,暗暗运气疗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