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爱未晚】(39)宛宛,你太任性

    【新婚爱未晚】(39)宛宛,你太任性

    房间太静,以至于这门铃声很清晰。

    蔚宛翻过身将自己的耳朵堵了起来,下意识地想去忽略,可越是这么想着,就越是无法忽略。

    她依旧会忍不住想,为什么分开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都没有主动找过她,却偏偏在今天这样的时候来找她。

    不过就是因为她和俞素染见了一面。

    怎么,偶遇也能算是她故意的吗?

    蔚宛知道自己在俞素染面前说的话很过分,既伤人又伤己,她的这些假装,仅仅只能维持那样一点点的时间,在他们面前,依旧能感觉到自己的底气不足。

    这次是准备亲自来和她说?

    房间里安静的一点声音也听不见,蔚宛把被子蒙在脸上,堵着自己的耳朵,就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觉得很吵。

    她知道自己在逃避着什么,却也知道这是不可能逃避的了的。

    心里的酸涩越来越浓,眼中聚集的雾气也越来越重。

    容铮说得没错,她一早就知道了顾靳城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让他放下很多事情去陪着她。

    唯一没去的,可能就是新婚夜。

    因为她的胡闹,或许是因为这新婚夜要做做样子,他最后没有去。可笑的是,这种类似悲悯一般的行为,却让她暗自存着几分希冀。

    直到现在,蔚宛才似乎明白了。

    或许在顾靳城眼里,她就算是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更久的时间没有在他面前出现,都只是无关紧要,而另外一个人就是完全不一样。

    会派人时时刻刻在俞素染身边跟着,这次的偶遇,多半这来龙去脉他也知道的很快。

    “顾靳城,我不过就是喜欢你罢了……”蔚宛低低地呜咽,手指紧绞着被子,那种烦闷的感觉再一次聚集在胸臆间难以舒展。

    门铃声再次响起,于此同时,还有她的手机铃声。

    几乎不用看,蔚宛大概就能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除了顾靳城还能有谁?

    但是这次,她就像是铁了心一样不想见他,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甚至破罐子破摔地想,这时候他怎么不去安慰他的心上人,来这里和她烦什么?

    再一想,也对,可能是来和她商量的。

    不见,不理。

    顾靳城凝着这紧闭的门,静默了一会儿。

    从咖啡厅出来之后他就看着容铮带着她离开,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

    心中有个念头划过,顾靳城的峰眉紧锁,也不再等待,拿出一把钥匙,开门进入。

    也许是蔚宛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曾听到这开门的声音,以及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直到房间的门被打开的刹那,蔚宛才如梦似醒的惊讶地从床上坐起来,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唇瓣张了张,却是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房间里面很暗,顾靳城慢慢走到窗边,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层。

    此时的光并不强烈,这房间内却不再是死寂的黑沉一片。

    “你……你怎么进来的?”蔚宛的手指绞紧了被子的一角,明明有很多质问的话,而到了最后就只问出了这么一句。

    闻言,顾靳城转过身,他的背影笔挺,随意地在她面前的沙发上坐下,将手中的钥匙扔在茶几上。

    这个动作算是回应了蔚宛的问题。

    这间公寓是顾三少的,他对顾靳城本来就有点忌惮,要是顾靳城问起来,他还能继续不说?

    她怔了怔,心里那种难受的感觉还不曾消散,抬起眼,悄然地打量着他的侧脸。

    光影错落间,顾靳城的眼睛波澜不惊,流转着让她沉沦的深邃。

    顾靳城清隽的五官之上笼上了一层疏淡,视线不轻不重地落在蔚宛身上,最终凝着她的眼睛。

    而后,蔚宛听到他语气浅淡地说:“宛宛,你太任性了。”

    任性?

    蔚宛浅浅勾唇,她确实是任性的,从嫁给他的这一天,或者说更早的时候,她就是任性的。

    不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任由着冲动支配着自己的理智,而做出这些她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事情。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好似戳中了蔚宛心中的某个脆弱的角落,转了转手指上的婚戒,然后,一点一点,慢慢地取下来。

    至今为止,蔚宛还记得第一次戴上这戒指时心中的悸动,在那时候,她甚至异想天开的觉得,这是真的。

    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那该多好。

    她把玩着手里的戒指,继而抬起头来看着顾靳城,唇边牵起了几许笑意道:“二哥,我任性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又为什么要到现在才说?”

    以前顾靳城就说她性子好,现在呢?

    显然,蔚宛说的,和顾靳城想要表达的不是一个意思。

    听了她言语之间带了几分赌气的意味,顾靳城的眸光微沉,坐在沙发上的身体微向前倾,两手交叠放于膝上,深色的西装让他的面容衬得有些讳莫如深。

    他语气不由自主带了些严肃说道:“你一句话也不说就在这里待上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也从不接电话,就算是使性子,也得有个限度。”

    蔚宛很想笑,使性子?

    又有些嘲讽的想着,原来他也是知道自己是在外面的。

    还是说,他也关心过她?

    蔚宛的唇角轻扬,把玩着掌心里的戒指,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和家里说过。”只是,没和你说。

    顾靳城不置一词,在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但是蔚宛就是不想和他继续废话,轻咳了一声,这才下了逐客令说:“二哥,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你回去吧。”

    怎么可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来找她?

    而且就说了这么些无关紧要的话,蔚宛是不信的。

    顾靳城敛着眉,好整以暇地问:“今天为什么和阿铮在一起,哪里不舒服?”

    他是一路跟着到了这边,当然……也将那一幕尽收眼底。

    蔚宛想着,反正他也从来不会主动询问她什么,久而久之,有些事情她就已经习惯了不告诉他。

    “没有。”她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顾靳城起身,慢慢地踱到她面前。视线落在她的脸颊上,唇色有些淡,面上带着些苍白。

    他走上前,不言不语,伸手覆在她额前。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使得蔚宛微微向后靠了靠。

    似是在抗拒着这样的亲密。

    她的不自在落入顾靳城的眼底,眸色深沉了些许,他收回手,声音清浅地说着:“还是回家吧,方便一些。”

    蔚宛看着他慢慢收回的手,轻轻咬着唇瓣,在犹豫了一瞬之后,她握住他的手掌。

    这过程中,顾靳城只是疑惑着看着她,也没有开口问什么。

    在他带着些许诧异的眸光下,蔚宛将戒指放在他的掌心中,一字一顿慢慢说:“二哥,还给你。”

    顾靳城低头仔细看着她,那双灵动的眼眸此时黯淡无光,虽然两人之间的交流看似还和以前一样,可他总觉得有不对劲。

    他静静地看着她,在等着她解释。

    蔚宛不着痕迹地和他拉开了些距离,有些话一直在她心里徘徊,却始终没问的出来。

    而这些话在她心里哽得很难受,会容易让自己多想,甚至瞎想。

    蔚宛沉默了很久,她才将这些话说了出来:“二哥,我上次说过,你只要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我就再也不缠着你。”

    她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些许哽咽,对上顾靳城沉静的目光,只一瞬,又很快低头。

    只是她绞在一起的手指,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像是掩饰般的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勉强扬起唇,低声问:“或者你告诉我,你和她,有没有发生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