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爱未晚】(34)如果我不想离,怎么办?

    【新婚爱未晚】(34)如果我不想离,怎么办?

    可唯独,就是没有顾靳城的来电。

    不过蔚宛也不是很在意。

    经过了这十天,她好好冷静地想过了,他不是说在等她什么时候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就会离婚?

    那她这一次,就要清清楚楚地和他说明白,她喜欢的人是他。

    只要他确确实实地没和别人在一起,她就还是有机会的。

    是他说的,女孩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

    下了飞机,来接她的是顾靳城,这是她在回来之前婆婆特意关照的。

    都说小别胜新婚,蔚宛在看到这抹清隽的容颜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顾靳城接过她的行李,带着她慢慢地走出机场。

    这期间,两人没说过一句话。

    直到蔚宛上车之后,她才忍不住转头打量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似是有些犹豫,却依旧慢慢说着:“二哥,我好像把你送的一个项链给丢了。”

    蔚宛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有点忐忑的,她依旧还记得当时收到这条项链时的心情。

    其实这几年来,顾靳城送给她的大大小小的礼物真的不少,可唯独只有这个项链,是蔚宛最喜欢的。

    因为每次看到这个项链,她都能想起那时的雪夜。

    雪花终究会遇见太阳,这是其逃不过的宿命。蔚宛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自己会遇见他,可能也是命中注定。

    狭小的空间内,此时却是一阵静默。

    蔚宛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顾靳城出声,她这才小心翼翼地侧眸打量着他。

    只见他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前方,薄唇微微抿着,好似压根没有听到她刚刚说了些什么,只是自己在思考着事情。

    蔚宛轻咳了一声,这才小声问:“二哥?”

    顾靳城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他安静了片刻之后,才用着低沉微哑的声音说:“抱歉,你刚刚说了什么?”

    虽然在说着这道歉的话,可是顾靳城的言语之间透着浅浅的疏离,这一下仿佛就给蔚宛心里浇了一盆冷水。

    她想说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难道是他没有看到自己留给他的项链?这不可能啊,她明明已经是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了,还是说他故意没看到?

    蔚宛心里像是堵了口气,总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可只要侧眸看到顾靳城这清隽淡漠的容颜,她就又说不出口。

    难道这些这么羞人的话,还要她亲自说出来?

    蔚宛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不自在,她顿了顿,收回偷偷打量他的视线,这才低声地说:“没,我刚刚再说,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这趟采风任务回来之后紧接着就是十一长假。

    若是还按照以前,她说不定就真的不回来住了,要是和顾靳城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她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么?

    不过吧,她想着,这一次过后应该就是会有些不一样吧。

    “今天回大院吧,家里已经难得没有这么热闹了。”顾靳城很自然地开口。

    蔚宛不做声,也算是默认了他这句话。

    要说顾家大院和那间别墅,蔚宛现在倒是更加想要住在大院里。

    没别的原因,就是在大院的话,至少有家人陪着,而那间别墅,她没有住过几次,可每一次都让她感觉空落落的。

    总是让她觉得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两个人正好,一个人冷清。

    蔚宛寻思着自己以后一定要有个小小的公寓,那样的话就算是她一个人住,也不会是这么冷清了。

    不过下一秒,蔚宛就被自己这个想法被打败了,怎么又开始想着这些有的没得事情。

    之前不还是信心满满的吗?

    车上的氛围太安静,蔚宛迫切的想要说些什么来打破此刻的尴尬,她咬了咬唇,这才问着:“二哥,上次说的事情……”

    上次说的事情,指的不过就是办理离婚手续。

    当时顾靳城走之前是说,等他回来之后再说这件事情,这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那时候蔚宛心里是真的打算要和他彻底断了这关系,如若不然,只要这婚姻关系还存在着一天,她心里就会有着不该有的心思和想法。

    总觉得还有机会。

    不过现在,她却是不希望这件事情再被拿起来说。

    他自己说的,就算是办理离婚,也得她先说。那会不会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情况就有所转变了呢?

    顾靳城显然也在思索着这件事情,浅淡地说着:“回去再说吧。”

    “哦。”蔚宛稍稍挑了挑眉,也就这么浅浅的应了一声,又觉得自己这个语气词实在是没骨气。

    怎么好像每次都得被他牵着鼻子走。

    上次她也以为自己能够做到对他无动于衷,那时候在医院,她确实是做到了不理他,可最后还是没办法,她自己无法忽视这个人的存在。

    蔚宛,你没救了。

    回到家中,果然一大家子的人都在。

    客厅内传来了小孩子清脆的笑声,蔚宛抬眼望去,就见客厅的沙发上顾靳原正在逗着姐姐家的女儿欢欢,这小女孩就喜欢自己这小舅,以前还嚷着说长大了要嫁给小舅呢。

    蔚宛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公公的生日,难怪这一家人会聚的这么齐。

    她本来想着要去厨房帮帮忙,傅友岚笑着让她别忙活,也知道她是今天才下的飞机,让她上楼休息一会儿。

    蔚宛心里蓦然一暖,这种被家人关心的温暖,感觉似乎已经好久不曾有过了。

    确实,从那天发烧之后她精神就一直不太好,回来前这几天才稍稍养好了些。

    她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这间房间几乎天天有人来打扫,就和她还在家的时候一样。

    在床上躺了没多久,就沉沉的睡着了。

    开饭之前还是顾靳原来敲的门,蔚宛揉了揉眼睛下床去开门,只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出现在她房门前。

    欢欢从一丁点大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个小舅,不过也是,换了谁可能都会喜欢顾三这一类型的。

    全家人就属顾靳原最会讨长辈欢心,也会哄小孩。

    在这点上面,蔚宛觉得这兄弟两的差别很大,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也没什么太大的差距。

    也许是这性格的原因,导致了他们两人对于某些事情上表现出来的差异。

    蔚宛知道,顾靳城也是个骨子里的带着温暖的人。

    小丫头站在门口就扯着蔚宛的手,高兴地说:“舅妈,小舅和我说你刚去了好多漂亮的地方,有拍照吗?”

    蔚宛瞥了眼站在一旁的顾靳原,然后慢慢蹲下身子,目光和眼前的小姑娘平视,柔柔地笑着说:“有啊,等一会儿开电脑给你看。”

    一路南下的行程,总共去了七个古镇。蔚宛打开电脑,将相机里的照片一张张翻给小丫头看。

    看完照片之后,欢欢抱着电脑玩了一会儿,也没再去理会这房间里的另外两人。

    蔚宛看着时间尚早,她也没催促。

    而是转过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顾靳原,只见他一副无聊的样子,视线在她的房间里徘徊着,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你找什么呢?”蔚宛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看到他这眼神,忍不住问。

    顾三少轻轻笑了笑,那双凤眼微微上扬,“怎么样,我给你的地址有用吗?”

    合着半天他是想说这个呀!

    蔚宛一听他说起这个地址,脸上就不正常地红了起来,要不是顾靳原给她的这个地址……

    不过这说到底也赖不了别人啊,虽然这信息是顾靳原告诉她的,但是她完全可以选择不去。

    这还不是最后怪她么?

    蔚宛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两口水,才稍稍掩饰起了自己的几分慌乱和尴尬。

    “顾靳原,你怎么平时这么闲?就不能找点事情让你忙忙吗?”蔚宛和他平日里关系比较要好,自然说起话来就没那么客气。

    顾三少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不过之后,他唇畔的笑意慢慢地收敛了几分,倒是挺少见他这样正经的时候。

    “你以为我想掺和你们的事情?蔚宛,你告诉我,你去找我哥没?”

    顾靳原只知道他二哥是带着一个女人出行的,这人不是蔚宛,他大概猜猜也能猜到是谁。如果不是他的那个初恋,顾靳原就真的想不到还能有谁。

    要说这么多年,他就没见顾靳城这人对谁这么在乎过,还因为那个女人和家里冷战了这么长时间。

    他总觉得这不是理智的顾靳城会做出来的事情,也难说,谁说的清楚感情这一回事呢。

    顾靳原这话问的无意,却不料蔚宛又是闹了个大红脸,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顾三少见她这样子,就忍不住挑眉问:“你犹豫什么,去没去找他这还要想半天?”他没好气地问着。

    随后他看着蔚宛脸上这极其不自然的神情,他倒是有了几分犹豫。

    莫不是让她看到了谁?

    “我……”蔚宛刚说出口这一个字,又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说了,她觉得自己耳朵有些烫。

    这下顾靳原倒是要好好思索才能说话,他慢慢想了想才说道:“你不会是真的看到了谁吧?”

    蔚宛一愣,有些不明白他话里这意思。

    “嗯?”她问。

    顾靳原见她这一脸疑惑的样子,又大概知道她并没有撞见什么,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了一下。

    不过蔚宛却是不相信他话里这意思,她疑惑着盯着顾靳原看了好一会儿。

    总不会就这样无缘无故的问她这些,肯定是有原因的。

    蔚宛回头看了眼玩电脑玩的正津津有味的欢欢,这才凑到顾靳原身边,压低了声音问:“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这话说一半藏一半的,不是吊人胃口,还不如干脆就别说了。”

    顾靳原也想不说,这他们夫妻两的事情,他在这瞎掺和什么?

    他思忖了一瞬,才故作无意地说:“没事啊,我就是提醒你啊,属于自己的,还是要看紧一点,万一到时候被人抢去了,那可就得不偿失。”

    顾靳原是从来不会和她说这些话的,虽然他这话说得无意,蔚宛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

    她再想问出点什么,顾靳原就巧妙地把话题给岔开了。

    属于自己的,要看紧一些……

    蔚宛又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这不是看不看紧的问题,这说到底,她和顾靳城的这场婚姻,就是名存实亡,除了有那张结婚证,还有什么?

    这话题很快终止,晚上的宴席上面谁都没有表现出有什么不妥的情绪。

    晚餐期间的位置,蔚宛自然是坐在顾靳城身边的,他很自然地将一碗汤放在她手边,就像往常一样。

    蔚宛冲他笑了一笑,轻声说:“谢谢。”

    顾靳城没说话,清隽的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这小小的互动落在了对面的长辈眼里,却是欣慰不少。傅友岚本来心里还有些担心,但现在看这情况,好像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

    到了晚上的时候,蔚宛又开始紧张起来。

    她洗完澡,换上了舒服的睡衣在自己房间里,心里却是忐忑的。

    住在顾家大宅里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在长辈们眼里他们是夫妻,住在一起这是很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像他们两人住在别墅里的时候,这楚河汉界分的清清楚楚。

    以往他们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反正就算是在同一张床上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望着墙壁上的时钟。

    晚上顾靳城总会在书房耗上一会儿,这个点应该是要回来了。

    蔚宛一直竖着耳朵在听,听着他到底是回哪个房间呢,他自己的房间,还是她的房间?

    她整个人几乎是靠在门上,其实有更加直接的办法,开门出去看看呗。

    但是她却是只敢用着这样的方式。

    好一会儿,蔚宛听到了自己房门前有脚步声。

    她心中惊愕了一下,随即快速离开门边,而是在书桌前坐下。装模做样的拿起一本书,就只是在掩饰着自己的情绪罢了。

    顾靳城在门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决定敲门。

    不轻不重的两下敲门声。

    却是让蔚宛整个心情都好了起来。

    她的唇角微微上扬,快步地走到房门前,开门。

    灯光将男人的影子拉的很长,更是为他修长的身子镀上了一层暖暖的柔光,化去了他身上的锋利与盛气凌人。

    更添了几分柔和之色。

    顾靳城的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夹,他看着自己面前的蔚宛,眼神有些深邃,似是深不见底的海,让人看不透。

    在同一时间,蔚宛也注意到了他手上拿着的东西。

    这一刻,蔚宛隐隐约约的能猜到这是什么,却又潜意识的觉得不是。

    她柔柔地问:“二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蔚宛站在门口,却没有要让他进去的意思。

    这是第一次,蔚宛不想让他进来,好似心里在隐隐的抗拒着些什么,一瞬间,心里有些猝不及防的失落。

    “宛宛,我们谈谈。”顾靳城看着她的目光有几分复杂,清隽温淡的嗓音中好似带着几分疲惫。

    “好。”蔚宛机械地让开身子,连带着这回应声都低了下来。

    不久之前,是她拿着离婚协议书敲他的房门。

    他没签。

    而现在,变成了他将这东西放在了她面前。

    上面的条条款款一项一项写的很清楚,再加上这附带着好几页的书面证明,她不用翻,都知道这是什么。

    顾靳城停顿了好久之后,才用着浅淡的声音说:“宛宛,你自己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加上的条件。”

    闻言,蔚宛脸上褪去了几分血色。

    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微微紧握。

    她的目光停留在这份文件之上,好像只要她签了这离婚协议,她就会得到很多很多,这里面很多财产都会名正言顺变成她的……

    这不就和他的初衷一样吗?

    娶她,只不过是迫于无奈之下的行为。

    他甚至都说过,等她有了喜欢的人,找到了那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那就离婚,并且他可以用这种方式,名正言顺的补偿她很多很多。

    蔚宛并不想要。

    她愣怔着,久久没有去翻动这份文件。

    顾靳城沉默了一瞬,紧接着他推过来一张银行卡,微蹙着眉眼浅淡道:“密码是你的生日。”

    这清淡的声音落在她的耳畔,让她的停滞的思绪再次运转,可怎么想,都觉得脑海中是一片空白。

    以前她一直嚷着说,要不找个时间去把离婚协议给办了,拖着也不是个事情。

    现在,却变成了她自己不想……

    蔚宛没有去接那张银行卡,也没有去翻看自己面前这整整齐齐的文件,她只是微微笑了笑,问道:“二哥,如果我不想离,怎么办?你说的,这时间要由我定的……”

    顾靳城是说过这句话,他眸色复杂地看着蔚宛,轻缓地点了点头。

    时间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分一秒的过去。

    良久,蔚宛拿起一边的签字笔,在自己手里把玩着,却迟迟没有去翻动这文件。

    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唇角的笑意显得有几分失落嘲弄,“二哥,你说要等我有了自己喜欢的人,那如果我说……”

    “宛宛。”她的话还没说完,顾靳城敛眉,出声打断了她。

    蔚宛倏然抬起眼眸,对上他深沉似海的眸子,这眸光沉冷,教人一眼望不穿。

    顾靳城一直在思索着一件事情,他似乎从一开始就做错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