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爱未晚】(26)离婚,也得我先说

    【新婚爱未晚】(26)离婚,也得我先说

    顾靳城的表情在客厅里的光线下显得晦暗不明。

    好一会儿,他才清浅地问:“阿铮,方便告诉我今天宛宛去医院做什么?”

    也许是今天的突发状况太多,他隐约的觉得自己应该是忽略了某些事情。

    “她没和你说?”容铮故意犹豫了一下,并不作答。

    “没有。”

    顾靳城的声音冷淡且疏离,而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却仿佛带着一些捉摸不透的情绪。

    容铮思忖着,虽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微微勾了勾唇不在意地说:“也没什么事情,好像就是抽空来做了个体检,你自己问问她情况怎么样吧。”

    容铮不告诉顾靳城实情当然是有原因的,他虽然不清楚今天下午在医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只要稍加打听就能知道,之前他就大概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只是没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毕竟顾家名门的声望在这里,是绝对不可能出什么不好的丑闻。

    再来容铮是觉得,毕竟她是顾靳城的妻子,他一个外人多加干预什么呢?

    顾靳城听了之后果然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有些幽深莫测。

    他并不懂怎么哄女孩子,或许又该说,他不知道该如何哄蔚宛。

    一来只是觉得今天下午这事情事出突然,是顾靳城自己都不曾想到的。

    二来,蔚宛……

    似乎真的没有让他费过什么心思来哄她。

    以前他似乎也和蔚宛开过玩笑,要是人人都和她一样好哄就好了,那时候的无话不谈,到了今时今日却是多了这么多的隔阂。

    周遭的气氛突然之间就沉静了下来,容铮见四下无人,便有意无意地提问:“二哥,听说你有个朋友生病了?有没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上忙的?”

    明明是提问句,却是有着就几分陈述的语气。

    顾靳城抿了抿唇,直截了当地说:“谢谢,暂时还不需要。”他在沙发上坐下,手指轻轻地敲打着面前的红木茶几,微侧着脸直视着他。

    容铮也是不避不让,他对顾靳城这冷淡疏离的性子还是有所耳闻的,隔了一会儿他才慢慢说:“二哥,改天你问问蔚宛的体检情况,她不愿意告诉我,应该是会告诉你的。”

    “好的,你费心了。”

    顾靳城抬眼,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从容铮的语气里面似是听出了些许不寻常的情愫,不过他的表情依旧滴水不漏。

    至于到了晚饭期间,顾老爷子一看自己孙子在这,不免想起了今天下午的事情,故意敛着眉眼严肃地说:“就算是真的再忙,还能忙到抽空过来一趟的时间都没有?这嘴上答应的倒是漂亮。”

    顾靳城在自己爷爷面前倒是显得更加沉默了些,他也不辩解,只是淡淡地承诺道:“爷爷,这次是我临时有事疏忽了,下次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顾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要说道歉的话还是对着宛宛说吧。”

    蔚宛被点了名,她也没办法继续熟视无睹下去,抬起眼眸偷偷看了看顾靳城,也没见他神情有什么变化。

    蔚宛见顾老爷子又有要发作的势头,在迟疑了两秒之后还是小声嘟囔着:“爷爷……这不是没什么大事情吗?”

    一听这话,顾老爷子眉眼间的严肃化开了些许。

    先是瞅了眼自己孙子,这才笑呵呵地对着蔚宛说:“你这丫头就知道护着他,爷爷说他两句还不行了?”

    “爷爷,我哪有……”蔚宛瞬间又觉得挺尴尬,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又多话了?

    顾老爷子本就对蔚宛疼爱有加,毕竟当年是他提出把她接回顾家的。

    当时想的就是以后如果能够成个什么好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老爷子毕竟是存了私心,原以为这两人看不对眼,可没想到现在还真能成。

    当时还想着要是没法做顾家的媳妇,也没事,总是要给她寻一个好人家。

    这容家的阿铮就挺不错,性子温顺家世好,而且两家还都是知根知底的。

    老爷子笑眯眯地开口:“都说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过这话放在我们家不算,左右这都是咱们家的人。你这性子得改改,不能总是护着你二哥,以后万一被他欺负了怎么办?”

    蔚宛悄然抬起眼眸,却正好对上了顾靳城深邃的眼睛,在这同一时间,他也在看着她。

    只一瞬,蔚宛就快速收回了目光。

    听着长辈的话,她心里其实特别不是滋味。

    也许在顾家所有长辈的眼里,她和顾靳城的婚姻就是他们最为满意的,蔚宛都不敢想象以后该怎么和长辈们坦白。

    反正蔚宛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她和顾靳城,长久不了。

    只是她有些不太愿意看到长辈眼里的失望之色,毕竟他们是真心的对她好。

    蔚宛不知道怎么接老爷子的话,只能红着脸敛起心里那些不安分的心思说:“爷爷,不是您定的食不言寝不语么?”

    老爷子一笑而过,心里倒是颇有几分欣慰。

    其实叫这两人回来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和蔚宛那边的亲人商量这婚礼的事情,哪里知道自己这不争气的孙子,一直等人走了都没来。

    好在蔚宛在顾家住了不少时间,顾家对她来说也算是半个娘家,这很多事情还是由这边做主。

    晚饭后。

    顾老爷子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开始一个个下了逐客令。

    其实说到底谁不喜欢这种儿孙满堂的热闹,只是怕他们太晚回去会不安全罢了。

    蔚宛想起容铮的家就在这边,她忽而想到当时他留在她那的一件外套,于是趁着顾靳城去取车子的时候叫住了叫住了他:“阿铮,下次有机会我把你那件外套拿给你。”

    容铮听见她这么说,这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疑惑着问:“什么衣服?”

    “这么快就忘了?就是上次你送我回大院的时候落下的那件,放心好了,我都洗干净了。”

    经蔚宛这么一提,容铮才想起来那次的事情,他笑了笑说:“给你留着做个纪念吧,不用还我了。”

    蔚宛又被他的话给逗乐了,于是笑着调侃:“容医生,你就这么小气?就算是留作纪念,也要给个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啊,这衣服算什么吗?”

    “好啊,那你要什么?”容铮勾着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继而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他这么直接,蔚宛倒是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思忖了一会儿后,她忙不迭说:“唔,我说笑的,你这么当真做什么?”

    她想了想自己的体检,又忍不住愁眉苦脸,四下里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顾靳城在场。

    “阿铮,那件衣服我下次带给你,反正我肯定还是要见你好几次的啊。”她故意压低了声音,生怕给人给听到了。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家里人?”

    容铮想着之前顾靳城问他的事情,他这会儿倒是开始怀疑了,哪有人夫妻之间还瞒成这个样子的?

    “这有什么好说的,不是你说就一个小手术嘛。”

    蔚宛才不想和顾靳城说什么,一点也不想,她又不是他的素素,这怎么能比?

    话虽如此,容铮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两句,“随你吧,不过我建议一下,时间上不要拖得太晚。”

    “好的,我知道了。”

    顾靳城的车子停在了蔚宛面前,灯光闪烁了两下示意她上车。

    蔚宛瞥了一眼,不知怎么的,心里又开始堵得发慌。

    和容铮告别以后,蔚宛还是坐上了顾靳城的车。

    两个人心里都是各怀心思,谁都没在车上说话。

    直到车子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时,顾靳城才敛了眉,侧眸看着她声音浅淡地问:“体检的结果怎么样?”

    听到他这么说,蔚宛比较疑惑,他又从哪里知道的?

    不过蔚宛没吭声,她不怎么想回答这个问题,更可能是因为不怎么想理他。

    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也是有点默契的,就像现在这样……

    两个人都绝口不提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情。

    就像蔚宛不曾开口问顾靳城,他要怎么处理和她的这段婚姻,也不曾问过,他要如何安置他的素素。

    顾靳城听不到她的回答,节骨分明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扣了几下,仿佛是在思考。

    以前的蔚宛是不会这样的。

    顾靳城抿唇看着她,声音稍稍沉了下来:“你说今天下午约了朋友,但是你却是去了医院做体检,嗯?”

    这语气虽然平淡,却是十足的质问。

    蔚宛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她的语气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冲:“我能有什么事情?就是做了个很普通的体检,反正婚检都做过了,就算有病也不会传染给你啊。”

    “嗯?”顾靳城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维,亦或许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轰的一下蔚宛的脸红到了耳根子,她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说的这话……总感觉有点歧义。

    所幸的是现在是黑夜,车内也没有开灯,没有人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

    “你别费心了,反正没什么事。”蔚宛把脸转向一边,声音又沉又闷。

    顾靳城从新发动车子,视线一直放在前面的路上,耳边听着她的声音,眼神深邃得似是不见底的大海,总是叫人看不真切。

    她不说,他也就不问了。

    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他们回到家中。

    蔚宛在客厅陪着傅友岚坐了一小会儿,就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匆匆忙忙洗完澡之后,她头发都还没吹干就坐在床上发呆。

    还两天时间,她的婚礼。

    或许很多人在出嫁之前都会经历这样的忐忑,都是对于新婚的期待,以及对未来新生活的希冀和向往。

    应该是没有一个人会像现在的她吧,在新婚前,想的都是自己丈夫和另一个女人。

    不知不觉得,时间已然偏过了十一点。

    蔚宛在内心挣扎过后,她还是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下床走到书桌前,将锁在柜子里的一份文件拿了出来,轻飘飘地纸张在她手里仿佛有千斤重。

    她拿起笔在一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白纸黑字,一笔一顿。

    娟秀的字迹,却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蔚宛早就忘了是那一天开始准备的这个东西,当时她想着,左右都会有这么一天。

    与其等顾靳城提出来,还不如她自己主动一点。

    至少还能让她自己稍微留点尊严,虽然……是明知道的结果,在这一刻心里还是很酸。

    蔚宛走到墙边,学着以前的动作,在墙壁上轻扣两下。

    这算是蔚宛和顾靳城之间专属的习惯。

    在她住进顾家的起初,有些人有些事,就避无可避的闯进了她心里,在这片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地方,落地生根。

    后来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他们两人之间就在不曾有过当初那般的亲密。

    久久不等得到回应。

    蔚宛的手悄然放下,这不是明知道的后果?

    她攥紧了手里的文件,用力咬了咬唇,走出房间,继而轻轻敲着隔壁的房门。

    这个点家里人应该都睡了,不过蔚宛还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万一被家里人撞见了这可就说不清了。

    顾靳城开了门,看着站在房门前的她,眼眸中显然有些深沉。

    他就这么站在一旁,也不言语,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蔚宛的手背在身后,对上他黑沉而深邃的眼眸,顿时有些不自在,本来想好的那些开场白也都被她给咽了回去。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怎么了?”他问。

    蔚宛抿了抿唇,在心里想着措辞,仍旧没有开口。

    “先进来吧。”顾靳城静默了一会儿,将房门打开,自己往旁边退了两步,给她让出了一个身子的距离。

    他虽然不清楚这么晚她有什么事情,但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

    蔚宛点了点头,走进房间。

    他的卧室蔚宛不是没来过,但从未有像今天这样一般忐忑不安。

    这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就连那张书桌上就只有两个相框。

    一张是顾家一大家子人的全家福,一张是他和顾靳原两人的合照。

    其实蔚宛的视线还在那放着照片的书桌上搜寻,她在想会不会看到另外一个人的照片呢?

    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心里反而又是多了几分自嘲。

    顾靳城倒了杯温水放在她面前,他知道她的一些习惯,不喜欢喝白开水,喜欢喝甜甜的蜂蜜水。

    有些习惯仿佛已经融进了他的记忆里,甚至不用经过思考,本能的就会这样做。

    蔚宛坐在沙发上,手里的那份文件却迟迟没有拿出来。

    她的手心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汗液浸染着透过纸张,被她攥的有些皱。

    顾靳城在她对面坐下,也不急于开口,心里也是在思索着某些事情。

    蔚宛的视线落在自己面前的水杯上,又似乎没有焦点,只是在出神。

    忽而听见他用着浅淡的语调说:“我为今天的事情向你道歉。”

    “什么?”他这突如其然的道歉,显然让蔚宛有些惊讶。

    顾靳城接着说:“事出突然,我没好好考虑周全。”

    她想起来今天在老宅的时候,顾老爷子也开完下地说,就算是道歉也得对着她。

    蔚宛的眉梢微微挑起,直视着他的眼睛,说的合情合理:“不用觉得抱歉,本来就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啊,还有爷爷那边他也只是开玩笑的,不用放在心上。”

    谁都说她护着他。

    其实这也用不着谁说了,已经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的。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想要我说?”顾靳城的目光一直放在她手里攥着的文件上面,语气不咸不淡。

    随之,他清隽浅淡的眉眼之间划过一丝锋锐,渐渐移到她面上,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的侧脸。

    蔚宛低着头,那属于他的眸光仿佛如芒在背。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轻缓地说:“二哥,我想过了,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顾靳城拧起眉。

    话音刚落,蔚宛就把自己手里紧攥着的文件小心翼翼地抚平,慢慢地展开推到他面前。

    顾靳城轻轻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他在生活里并不是一直都戴着眼镜的,只有在办公的时候才会戴着,敛去了他眼眸中的锋锐与盛气凌人,更添了几分斯文。

    只是他的目光触及到蔚宛递过来的东西时,却是一下子冷凝严肃了下来。

    夏天即将过去,从窗子里透进来的风带着些凉意,却无法吹散人心里的烦闷。

    顾靳城低头慢慢地看着这份离婚协议书,她早就已经签好了字。

    “为什么?”他接着问。

    不咸不淡的语气,不带什么情感。

    蔚宛抬起头,目光恬淡地看向他。

    平时的顾靳城也一贯都是这样漠然的表情,这是他大多数时候给人留下的印象,好似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有半分动容。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容铮会说他不近人情。

    在大部分人眼里,他似乎确实就是个这样的人。

    而蔚宛却是见过他温暖的一面,也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笑的时候唇线会微微上扬,不悦的时候则是冷若冰霜。

    “反正这是早晚的事情,现在签了不是一样吗?”蔚宛的语调也不知不觉得冷淡了几分。

    她是在逼迫着自己冷硬起心,不然她做不到能说出这句话。

    男人的指轻轻地划过协议下方那清秀的字迹。

    从这个角度看上去,他的目光清浅,唯有那紧抿的薄唇能看出他此刻的情绪。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在他们去民政局领证之前不是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当时蔚宛还开玩笑说着,要好好看清楚离婚登记处的方向。

    她说,没准用不了多久就会来这里。

    也许是因为顾靳城喜欢了将一切掌控在手里,而此刻发生的这件事情,显然已经跳脱了他的预期。

    虽然他知道问不出什么原因,却依旧问着:“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一句疑问句,到了他这里,就成了理所应当的命令。

    蔚宛拿起桌上的蜂蜜水,抿了一小口,温度正好,甜度适中。

    放下杯子,沉默了一小会儿,她颇为无意地笑着说:“二哥,就算是分手女孩子都希望是自己提出来,离婚,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个优先的权利?”

    顾靳城抿唇不作答,仿佛是在思量着她说的话。

    半晌过后,顾靳城问:“是因为容铮?”

    此时此刻,这清冷的声音对蔚宛来说,是最为冰冷的刀刃。

    她心中一滞,胸口的位置又开始隐隐作痛,不知是自己心理上的问题,还是胸口的那颗小黄豆又在作祟。

    时间滴滴答答,就如同她此刻的心跳声。

    蔚宛低垂下眼眸,那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阴影,掩盖住了她眼中所有的情绪。

    这是她防御的最后底线。

    有的时候,蔚宛也受不了顾靳城一点,就是他总是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来判定一件事情。

    就像现在他问,是因为容铮?

    虽然是个疑问句,可这语气里面更多的却是笃定。

    他认定了她和容铮之间多多少少有点关系,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这一类的事情。

    最后,蔚宛慢慢地迎上他的目光,掩去心里的苦涩,然后很慢很慢地说:“二哥,你非得要问这么清楚做什么,我又没有过问你的事情。”

    这潜在的意思就是,我不干涉你,你也别过问我的事情。

    她的话音刚落,顾靳城还没来得及说话,放在床头的手机又振动了起来。

    会在这个点打电话来的,蔚宛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顾靳城迟疑了一小会儿,还是站起身大步走到床头柜前,拿起那手机直接去了阳台接电话。

    直到他走开,蔚宛还是维持着同样的姿势,连目光都不曾变换过方向。

    要是按照平时,这时候她肯定是会走开的。

    为什么,因为难受。

    不过今天她就是打定了主意,就是要在这待着,就算是耗着也得要他给一个结果。

    顾靳城这次接电话的时间很长,又像是在故意耗着时间。

    他的眼睛深邃的不见底,颀长的身子依着阳台,与这深沉的夜色近乎融合在了一起。

    若是搁在平时,他也只会是好言好语的安慰一会儿就切断电话,而这次,却是迟迟不挂电话。

    等到他切断电话,那已然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推开阳台的门回到房间,顾靳城不曾想到蔚宛还保持着先前的姿势端坐在沙发上。

    她的背脊挺的很直,神情也是淡淡地,一言不发地睨着他,在等着他慢慢走近。

    顾靳城再次拿起桌上的这份离婚协议书仔细看着。

    与此同时,蔚宛也紧盯着他的每一分动作。

    良久之后,顾靳城慢慢放下这份协议,笔就放在他手边,他却好似没有去拿笔的意思。

    蔚宛看着他的眼睛,虽然她认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在他莫测的眼神里,渐渐失了底气。

    忽而,听闻他清浅地说:“等过两天找个律师重新拟定协议,我要加些东西。”

    一如既往的浅淡,又夹杂着些冷淡,仿佛这只是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才能这样随意地置身事外。

    蔚宛大概也是知道他要加什么东西,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就动过这样的念头。

    他一直说要补偿她,结婚再离婚,不出意外的话,他想要加的不过就是关于财产上面的条款。

    就是想让这补偿变得合情合理,却是要通过这样伤人的途径。

    “那间别墅归我,其他的东西我不要。”蔚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静一些。

    他以为,她真的想要他的钱?

    顾靳城并不理会,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又像是在判断着她话里情绪。

    接着,他拿起桌上的这份文件,当着她的面,直接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直截了当地说着:“就这样决定,承诺的补偿不会少,至于什么时候……等过些时日吧。”

    蔚宛自己也清楚得很,在当下这个关口,还是不能有太过明显的表现。

    “二哥,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他的声音照样清淡冷静。

    “就算是离婚,也得我先说。”蔚宛就是有这么个固执的念头,不能什么事情都是他自说自话。

    “好。”顾靳城不动声色的应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