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爱未晚】(4)她是你妹妹,还是你媳妇?

    【新婚爱未晚】(4)她是你妹妹,还是你媳妇?

    蔚宛大晚上偷偷跑出去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重感冒。

    她平日里的生活习惯很好,从来都是早早地下楼,有的时候若是好天,甚至会陪着顾靳城一起出去晨跑。

    蔚宛喜欢追逐他的步伐,而他也会经常停下脚步来等她,嘴上却是一直在笑话她速度怎么会这么慢。

    慢虽慢,可当时她是笑着说了一句,我早晚会追上你的。

    他一笑而过。

    从未生深思过这一句话里面藏着那些女儿家的小情绪。

    顾靳城敲了敲她的房门,久久没有得到回应。

    他母亲出门之前还特意叮嘱照他看宛宛一下,大早上叫她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听声音似乎不太对劲,怕是真的感冒了。

    顾靳城看了眼紧闭的门,复又敲了几下,屋子里面这才传来了蔚宛很轻的声音问:“我没事,就想再睡一会儿。”

    “是我。”顾靳城拧着眉,忽而又对着房里面的人说:“我进来了,你把该穿的穿好。”

    蔚宛本来已经靠着床头坐起来了,可当听到他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吓得她立即又钻回了被子里。

    侧过身子闭上眼睛,装睡。

    当视线看不清之时,清晰地就只有他开门的声音,以及缓缓而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他的大手突如其来的覆在她额头上,还和自己的温度对比了一下,果然有点烧。

    顾靳城收回手就见她眼皮子一直在动,缓缓勾了勾唇角,“既然醒了就别装睡,起来把姜汤喝了,喝完再睡。”

    蔚宛无奈之下只能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心不甘情不愿地看着他手里端着的东西。

    她从顾靳城手里接过来,足足愣了有两分钟时间。

    “二哥,我选择吃药行不行?”蔚宛最终还是败下阵来,由于感冒的原因,声音变得有些瓮声瓮气。

    “不行。”

    蔚宛觉得自己都已经把语气放的这么可怜了,哪知道这人还是冷冰冰的回了她两个字。

    “这东西是人喝的么?”她看着碗里的汤汁小声嘀咕,都不要凑近,都能闻到那呛人的姜味。

    顾靳城直接在她的床边坐下来,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这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再难喝也得喝下去。

    蔚宛迟迟不动。

    从顾靳城的角度望过去,她脸上的表情都快皱在了一起,搞得好像是在逼她吃毒药一样。

    “听话点,喝完出一身汗就好了,我妈走前特意让周嫂给你熬的,比药管用。”他好言好语地相劝。

    不过蔚宛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纠结。

    顾靳城一看她这犹犹豫豫,心知催她也没用,从她手里重新把碗拿过来,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碗里的勺子,说道:“我数到三,再不喝就给你灌下去。”

    “你……”

    “一。”

    “我真的受不了这个味道啊!”蔚宛着急地解释。

    “二。”顾靳城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表情显然没有松动。

    “哎哎哎,我喝我喝我喝……”蔚宛知道他这人说话说一不二,有的时候手段也是强势地令人发指。

    她皱着一张苦瓜脸,忽而突发奇想地笑着对他说:“二哥,要不你先喝一口尝尝味道?我不知道周嫂有没有放糖……”

    顾靳城点了点头,依言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强硬地凑到她面前,“有糖,很甜。”

    她这才笑嘻嘻地接过,然而顾靳城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笑些什么。

    蔚宛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唔,果然和他说的那样,放了糖。

    不过她还是受不了这辛辣的味道,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顾靳城早有预料,准备了一杯温水在旁边,适时递给她,轻声说道:“只准喝一点过过口。”

    她不管不顾地关了一大口下去,这才冲淡了嘴里的那味道,当她想要喝第二口的时候杯子就被人抢过去了。

    蔚宛刚想表达抗议,他就按着她的肩膀,重新将她按回了被窝里面。

    顺手替她将杯子掖紧,说:“中午我再来叫你,今天应该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

    “啊?阿姨呢?周嫂呢?”蔚宛从被子里探出脑袋,言语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今天文工团有活动,妈不会那么快回来。周嫂家里有事。”

    蔚宛裹紧了被子,好似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道:“那也就是说,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

    “怕我卖了你?”顾靳城眼中带笑。

    “不是不是!”她立即摇头。

    顾靳城离开房间之后她就再也没睡着觉,心里不知名的有种特殊的雀跃之感。

    他说,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蔚宛心里想的是,她怎么会怕他卖了她?她是怕自己忍不住在他面前脸红心跳。

    翻了个身,她继续望着天花板上发呆。

    蔚宛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兴冲冲地拉开窗帘,入眼的果然是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

    她穿上厚厚的棉衣,把自己包的很暖和,这才走进了他的书房。

    顾靳城在处理公事的时候一般都会戴上眼镜,更衬得他身上那股子斯文清隽之气,看在某些人眼里,真是越看越养眼。

    他摘下了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蔚宛,挑了挑眉问:“你想做什么?”

    “你昨天答应我的事情啊!”蔚宛理所应当地指了指窗外。

    女孩子看着他的眼神里全然都是期待,声音里也是掩饰不住的欣然。

    “我昨天答应什么了,记得不太清楚。”男人低声念叨着,脸上有着一些不易察觉的动容。

    “你明明答应的!”她有些气恼,低下头把玩着自己围巾的一角。

    顾靳城放下了手里的笔,他只要不开口,她的脸色就越来越委屈,最后他忍不住低笑出声。

    还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临近中午的时候,天色又开始慢慢阴沉下来,重新飘起了雪花。

    蔚宛看着自己眼前满意的成果,脸上笑意盈盈,她顺手捧起了地上的一把雪向男人脚边砸去。

    “好了,你要玩我也陪你玩了,回去吧。”顾靳城催促她。

    而她就是赖着不走,在漫天雪花里明明脸都已经被冻得通红,却还是满脸的笑意。

    “你看,下雪真的很漂亮,我喜欢啊。”她伸手去接落下的雪子,眼看着那冰凉的雪白在她手心里渐渐融化。

    “不嫌冷么?而且这雪这东西,太阳一出来就融化了。”顾靳城不解风情地说着。

    蔚宛捧起雪往雪人身上随意堆砌,依旧笑眯眯地说:“那它也是曾经拥有过美丽啊,雪花是注定会遇见太阳,这是宿命。”

    “你小小年纪,还知道什么是宿命?”他忍不住挑眉笑话。

    “那当然。”蔚宛眼中带着得意之色。

    雪花遇见太阳,是一生的宿命。

    而我,遇见了你。

    ……

    这场雪渐渐的越下越大,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京都城内多条道路因为大雪而封路。

    傅友岚打电话回来交代过,今晚暂时不回来,让他们两个人在家里待着也别出门。

    蔚宛吃过晚饭之后就开始一直咳嗽,晚饭也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些,鼻子堵着,头也晕,胃里更是拒绝任何东西。

    顾靳城冷着脸往她床上重新塞了一条被子,在责骂她的同时也有些自责。

    明明知道她今天感冒,还放任她在外面胡闹,以后还真的不能就怎么惯着!

    他盯着她吃了药,随后又一言不发的收拾东西正欲离开。

    蔚宛小心翼翼的拉住了他的袖子,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小声说:“二哥,你生气的样子好吓人。”

    确切说,蔚宛还没见过什么是他生气的样子。

    不过就是见惯了他的和颜悦色,现在这样又是沉默又是冷冰冰的样子,还真令她有些不习惯。

    顾靳城把她的手塞回被子里面,沉着脸对她说:“明年到这个时候你就别想出门了。”

    她缩了缩脖子,眼睛酸酸的,心里却是暖的。

    他在关心她。

    虽然这语气听着怪吓人,但是蔚宛知道他藏在冷硬语气之下的温暖。

    蔚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浑身热得很,她忍不住想要去踢被子,却只是刚动了脚,就被人制止了。

    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阻止她,可眼皮重的让她几乎睁不开,又酸又涩。

    她只能轻哼着,嘴里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

    顾靳城只是不放心她,这才想着过来看看她退烧没有,结果他的手刚接触到她的脸颊,那温度就烫的他微蹙着眉。

    并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他伸手推了推她,轻声唤:“宛宛?醒一醒,起来吃了药再睡。”

    蔚宛睡的很沉,没有转醒,可她紧皱的眉间就说明了她睡得并不安稳,很难受。

    床头只开了盏小灯,顾靳城低眉看去,蔚宛安静地躺在那儿,他忽然有些不忍心吵醒她。

    他守了她一会儿,却发现她把自己蜷得更紧了些。

    顾靳城再仔细地碰她的额,明显要比刚刚烫上一些。

    他抬眼看了下时间,已是深夜。

    顾靳城抿紧了唇,取来了一大盒酒精棉,在掀开被子的时候愣了愣。

    虽说他把她当成妹妹,可说到底也不是亲的,这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怎么偏生就凑在了今天,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蔚宛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她即使昏昏沉沉的睡着,也依旧紧皱着秀气的眉。

    顾靳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掀开被子。

    他单腿跪在床边,让她的头枕在他腿上,用酒精棉一点点擦拭着她的脖子,后颈,耳后……

    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酒精味,她却因这突如其来的凉不安分的动了动身子。

    顾靳城反重复着这个动作,等酒精挥发过后再次重复擦拭。

    他掀开她睡衣的领子,别开眼,随后是颈窝,腋下……

    蔚宛迷迷糊糊的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又喊热,他捏着她的掌心,沉着声说了两个字,“活该。”

    直到她安稳下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蔚宛抱着他的手怎么也不放,他试着抽出自己的手,却被没有意识的她抱得更紧。

    他哭笑不得,这小丫头这会儿把他当成抱枕了?

    “二哥……”她不满意地低声嘟囔,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

    仿佛是在梦里,他于她而言,依旧是很在乎的人。

    “乖,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顾靳城费了点功夫才将她安顿好,倒是没见过她什么时候这么缠人。

    顾靳城自己出了一身汗,看了眼她安睡的侧脸之后这才走出她的房间。

    第二天上午,蔚宛做贼心虚般地在他书房外面晃荡,就是没有这个勇气走进去。

    她压抑的咳嗽声还是传到了男人的耳朵里。

    “进来。”

    顾靳城瞥了眼站在门外的身影,他一早就看到了,就故意晾了她一会儿,没想到她还真的就没胆子进来。

    还不等蔚宛说话,顾靳城瞥了眼她身上穿的睡衣,眸色微沉,“去换衣服,裹得越多越好。”

    “啊?”蔚宛刚说出这一个字,喉咙口痒的让她咳得停不下来。

    书房内很安静,她的咳嗽声别提多刺耳。

    好一会儿,她咳得满面通红,这才慢慢停了下来。

    “去医院。”他直截了当地下了命令。

    “我不去……我好了啊……”

    他站起身,直接握着她的手臂将她拖回了自己房间。

    关门前他清隽的眉眼算是有了些动容之色,“给你五分钟,不然我进去给你换衣服。”

    蔚宛傻眼了,随后一秒钟脸红得像什么似的,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他说什么?他给她换衣服?

    明知道他只是说着玩玩的,可蔚宛不争气的心跳快了好久。

    她只不过想去和他说一声谢谢而已,昨天晚上她知道有人在照顾自己。

    这屋子里面总共就他们两个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

    蔚宛依他的言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因为最近骤降的温度,导致医院里病毒性感冒患者很多,蔚宛的半张脸都被口罩遮住,闷得她很难受。

    身边的男人握着她的手,不紧不慢地带她上了楼上的高干病房。

    有护士替她量了体温,依旧是持续低烧。

    这时病房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蔚宛总觉得这个人和医生这个职业不符合,不是医生都该是成熟稳重?

    就冲着人一双桃花眼,蔚宛就觉得不正经。

    这病房里的小护士一见他,脸上都乐开了花打着招呼:“容医生。”

    “我来看着就好了,你去休息休息。”

    这年轻医生说话的声音倒是挺好听,温和又带着种阳光的味道,怪不得能把这小护士迷成这样。

    “蔚宛?我知道你。”容铮看了看温度计,又低下头笑着打量了她一会儿。

    “你怎么知道我?”蔚宛并不认识他,一时间只是觉得好奇了些。

    容铮笑了笑,外科医生修长有力的手指点上了她的手背,有些大材小用的做了本该是护士做的事情。

    给她扎上针之后,容铮才笑着回答她的问题:“我前几年在英国实习的时候,就听见阿原说家里多了个妹妹,本来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没先到这回国第一天就在医院里见到了。”

    蔚宛听到他说起顾靳原,她就明白了。

    “给你介绍一下,我叫容铮,铁骨铮铮的‘铮’,熟的人叫我的名字,不熟的人叫我容医生,你随便吧。”

    “我觉得每个人最不喜欢见到的,就是医生。”蔚宛撇了撇嘴,眼睛却一直在门口的方向徘徊。

    顾靳城说去接个电话,怎么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

    至于后来容铮还说了些什么,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听。

    “啊?你刚刚说什么?”蔚宛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她知道在别人说话的时候走神,很不礼貌。

    容铮倒是没怎么在意,他笑着打趣:“你说不喜欢见到我,那你喜欢见到谁?我看你眼睛一直看着门外,是等喜欢的人?”

    蔚宛立刻转开了视线,不自然地说:“没有。”

    这两个字说的没什么底气,容铮微微眯了眯眼。

    直到一瓶点滴输完,那人还是没有回来。

    没多久病房门打开,顾靳城手里拿着一杯热牛奶,一句话也没说直接递给她。

    蔚宛接过来在手里捂了会儿,抬眸笑问他:“你怎么接个电话接了这么长时间?”

    “遇上了些事情,抱歉回来晚了。”顾靳城摸了摸她的头发,眉宇间有一丝不悦之色划过。

    很快,却是让蔚宛捕捉到了。

    “我……我又没怪你。”蔚宛小声嘀咕。

    容铮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他们两人正收拾着东西要离开,他笑着走到顾靳城面前调侃:“二哥,她到底是你妹妹,还是你媳妇儿?”

    顾靳城挑了挑眉,没接话。

    “从刚刚开始一直在看着门外,这就是一副在等男朋友的样子。”

    蔚宛脸红的不像样,她尴尬地跑到顾靳城面前,先是狠狠地瞥了一眼容铮,又犹犹豫豫地肚对着顾靳城开口:“我……”

    她想解释,又不知道说什么开头。

    顾靳城不在意,握紧了她的手,揽着她的肩膀就往外面走去。

    *

    (这撩汉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