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影帝

1200.第1200章 将至

    默然就是默认。

    在西卡先斩后奏,不管不顾的先做了出格的事情以后,围绕着她和这件事情的几方利益相关者,尽管对事情的解读程度不同,但都选择了默认。

    金钟铭忙糊涂了,而且他要做的事情非常……重要。

    所以,在对西卡那边基本上一头雾水的情况下,金钟铭选择了默认。

    S.M公司则是被动的默认,它们无可奈何,不谈在西卡身后的若隐若现的金钟铭,单就是自己的困境也让他们束手束脚,是真的无可奈何。

    至于少时的队友们,就难免有些心情复杂了。

    她们当然不乐意自己的利益被侵夺,也不愿意被人背叛。但是,说到利益侵夺,最大的利益损失方也就是S.M公司都认了,她们又能如何呢?而说到背叛,郑秀妍固然可恨可气,可难道还真能为了这个,不顾十几年情意,直接翻脸不成?

    要不搞个投票,九个人一人一票,只要有五人及以上投了赞成票,就把郑秀妍给开出去?!这不是开玩笑,因为正如崔秀英和郑秀妍所猜度的那样,其余七个人此时真的是很气很气的,真要是立即投票,估计真要凉凉。

    毕竟嘛,郑秀妍此举无异于当面抢劫了集体财产,而且想都不用想,接下来崔秀英也肯定会有样学样直接再割走一笔。这让根本没有做生意搞品牌想法的其他七人如何不肝疼?又如何不气?最直接一个问题……会影响广告收入的好不好?

    只是另一个关键问题在于……谁来组织这场投票呢?

    所以,她们七个人也只能默认。

    而既然所有人都选择了默认,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八月下旬,又一次续约谈判开始了,九人汇集起来再度见面,如果说秀英还有说话余地的话,那西卡和其他几人的交流气氛就难免有些尴尬而又沉闷了。毕竟嘛,都是年轻人,一时间谁也不好先开口。

    而在接下来的谈判中,事情一如众人所料,S.M公司的三位大佬分工明确,玩了一出纯熟的角色扮演的套路。先是韩胜浩唱白脸,义正言辞的做了一番推脱,而等到他装模作样够了以后,又换上韩常务摆出了红脸,但终于还是金英敏以社长的名义在其余七名成员黑着脸的状态下拍了板,算是对西卡新品牌的成立进行了认可。

    而且,还不忘美其名曰公司有义务支持与协助成员个人事业的发展。

    甚至,双方还一致商定,郑秀妍大小姐的公司将和S.M公司一起进行几项不疼不痒的影视投资,以此对外界释放出信号来。

    不过,S.M公司倒没有直接在肖像权问题上松口,毕竟这个话题当面认真讨论起来太麻爪了。当然,也没有过分追究,想来是要冷处理,然后等到最终正式签约时拿出一个专门的例外条款来。

    但是谈判来到这里,话又得说回来了,那就是最终签约其实依旧遥遥无期。

    理由很简单,S.M公司一方认为,既然公司已经在个人品牌甚至于肖像权上做出了这么重大的让步,那少时一方就不应该在诸如合约年限、收入分成、资源分配这些问题上再咄咄逼人。

    这当然不行,不要说背锅七人组愤怒异常,西卡和秀英都在尴尬之余也基于某种补偿心理加入到了谈判中,而且立场格外坚定,态度格外激烈……开玩笑,真要是让公司这么做了,那她们俩可就真的没脸留在组合里了。

    而对于这种本来就可以讨价还价的软性条款,S.M公司当然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被吓到,于是金英敏和韩常务两个公司目前实际掌舵人直接退出了谈判,转而由韩胜浩这个部长领着一堆公司内部的专业人士和少时以及她们的私人助理或律师们展开了拉锯战。

    可以想象,谈判来到这个阶段,这种情况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少时本身和公司高层应该都不会直接参与,但是也免不了要为一些具体条款的媾和而私下接触讨论。

    时间就这么一晃而去了。

    “小贤在想什么?”八月底的一日,忙内和允儿难得聚在了一起,但后者却发现前者有些心不在焉。

    “欧尼,我想问你一个事情。”忙内放下手里的冰沙后略显犹豫。

    “说呗。”正在嗑着老板赠送瓜子的允儿完全不以为意。

    “这些天跟公司谈判,交流的一多,我就觉得当初西卡欧尼那里是瞒着所有人自作主张的,而不是先行跟公司有协议……因为公司那边好像也以为西卡欧尼是先和我们取得了一致,然后才选择默认的。”

    “这算什么?”允儿不以为意的答道。“不是觉得,而是她就是这么干的!自己先斩后奏,然后利用公司和我们的沟通不畅,让所有人都觉得其他方面的人都已经认可了她的作为,最后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不过事到如今,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

    “我不是这个意思,”徐贤连连摇头道。“我是说……欧尼,你觉不觉得西卡欧尼这次连钟铭oppa那里也一起瞒过去了?钟铭oppa会不会也以为是公司跟我们都认可了她,这才置之不理的?”

    允儿闻言微微一怔,然后缓缓的点了下头,但旋即又摇了下头。

    “什么意思?”忙内颇为不解。

    “还是那句话,”允儿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瓜子放到了桌上。“事到如今,什么都已经没意义了。你以为公司那边金社长、韩常务、韩部长他们就想不到这一层吗?我觉得以他们的社会阅历,估计一开始就有所猜测,甚至咱们组合里也有不少人一开始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但是没意义啊,因为说破了大天去,钟铭oppa都会为那位欧尼背书的。说白了,大家都愿意忍让,从来都是因为那位oppa的存在,说不定,就只有那位傻乎乎的欧尼自己以为,她是靠着出人意料的行为才达成今天这个局面的呢。”

    “这么讲,oppa那里知道或者不知道这边的具体情况应该都没有差别了?”忙内微微蹙起了眉头。

    “是吧,”允儿继续摆弄着桌上的其他小零食,已经全然不以为意了。“你莫非还想告诉他,请他出来主持公道?”

    “有这么一点想法,但是很犹豫。”徐贤坦然答道。

    “不至于吧?”允儿当即反驳道。“你不是在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那里帮忙吗?他现在有多忙,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很忙,但是……”

    “但是什么?等他忙完这一阵再说就是了。”

    “但是我在委员会那里无意间听到一个传闻……”

    “你也开始八卦了吗?”

    “欧尼。”徐贤正色道。“我无意间听安圣基前辈的一个助理说……oppa可能会在电影收官后去服役!”

    “咳!”刚刚吃了一口沙冰的允儿当即被呛到了,而等她缓过劲以后立即出言反驳。“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徐贤坦然答道。“我没见到钟铭oppa,也不好去问那些人,更不好去问西卡欧尼,但是我问了初珑和Krystal,她们都点了头。”

    允儿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上的冰渣:“换句话说,这是真的了?”

    “应该是了。”

    “也没跟我们说一声。”

    “或许是太忙,或许是想保密,然后突然放出……造成轰动效果。”

    “后一种可能性大一些。”允儿有些沉闷的答道。“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路边踢个石子也想要趁机刷点声望。”

    “为什么呢?”

    “男人的事业心吧。”允儿扬了扬眉毛。“声望就是名,名利的名,对于他这种大人物来说,名与利都是一样的,都舍不得撒手……其实我们不也一样吗?”

    “那我……”

    “暂时不要打扰他为好。”允儿毫不犹豫地叮嘱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何苦再给他添乱呢?就算是要说,也可以等到续约达成以后,趁着他入伍前聊一聊,他心里有数就行。”

    “这倒也是。”徐贤微微感慨道。“只是两年啊,再见面说不定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允儿一边说一边看向泡冰店的窗外。“日子不就是这么过得吗?春去秋至,人来人往……再相见说不定会更坦然……很多人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吧?”

    徐贤当即不再做声。

    正如允儿所言,这年头人活在世上,所谓名利二字而已,利自然不用说,名就是名望和声望,而名与利这两个能够互通且一攻一守的玩意能给人带来什么,也自然不用多说。

    至于现在,金钟铭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区区两百多亿韩元的成本去买一个标价为一千多亿,实际价值可能根本无法估量的‘名’。他几乎把这件事情看做了自己服役前的最后一件大事来做,颇有些尽心尽力的味道。

    当然,这么大一笔买卖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金钟铭虽然事先谋划得当,上来就搞掂了整个韩国电影圈子和政府,但也遭遇到了不少麻烦。

    麻烦来自于在野党……这群人又不傻,而且立场坚定,他们对金钟铭未必是当做什么生死仇人来看,更不愿意轻易把天然偏左的电影届给推到对面去,但对于政府却是根本不用思量的……所谓政府反对的他们都要支持,政府支持的他们都要反对,这是在野党的一个基本原则。

    所以说,虽然这一次,金钟铭提前用打捞沉船这种‘大义’绑住了他们,正如提前用金淇春杀猴骇鸡镇住了保守派的那些顽固分子一样,可他们依旧不愿意目送政府提振士气。而明面上他们不好直接反对,暗地里进行观察,找点麻烦总是避免不了的。

    而且你还别说,这些人还真就找到了一些似模似样的东西,具体来说就是免税!

    要知道,青瓦台那帮官僚向来是总统一个示意就能搞出一朵花来,这次也不例外,在大妈认可了金钟铭的方案以后,他们的行动力堪称爆表,各种玩意就都给堆上来了,比如说这次免税。

    但是这次针对电影《鳴梁》的免税却也被反对党抓住了小辫子,他们的理由很多,但最核心一条就是消费者一致待遇原则……你让看《鸣梁》的免税,那看其他电影的就活该享受不到这种优惠?韩国还是不是法治皿煮的国家了?而且,谁给你们免税的权利?

    而且,在野党发难的着力点和时机都非常巧妙。从着力点上来说,税务问题只牵扯到政府和金钟铭,算是成功避免了误伤。而从时机上来说,他们没有在方案未付诸于实施时提出反议,也没有相忍为国等事情了结后再算账,而是等第一批免税电影票预售出去以后陡然发难!

    种种状况,弄得金钟铭和政府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

    其实,当时西卡成立品牌时,金钟铭正是被这件事情所缠绕,这才无暇分心的。

    当然了,眼看着电影的首映即将开始,金钟铭终于还是拿出了气魄解决了这件事情:

    首先,为了避免将来麻烦至极的纷争,电影取消免税资质;

    其次,已经预购了电影票的人无需补票退票,保持优惠;

    最后,金钟铭个人出资,以电影制作组的身份为所有拿到了优惠票价的人补上税额。

    此举一出,本来就处于一个新高度的金钟铭再度在韩国上了一个台阶,甭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这种把金钱压力和社会压力全都揽到自己身上的做法毫无疑问引得一片赞誉。

    当然了,赞誉背后个人的想法还是有所不同的。

    对于金钟铭来说,九十九拜都来了,不差这一哆嗦。而对于政府那边的官僚们来讲,能在完成总统任务的同时省点事最好,至于以后如何谁管他?

    至于反对党来,一来嘛,是觉得事到如今再逼迫下去的话恐怕会徒惹麻烦,二来则是把目光投向了电影本身上面……他们想抱着怀,坐观电影失利。

    甚至,不少在网络上吹的挺使劲的普通民众也暗地里期待这部电影彻底失利,然后金钟铭和政府一起丢面子,最后前者还要掏出来上千亿韩元的真金白银来!

    其实,这种心理很正常,就好像一个作品没出来前,大家使劲往死里吹,未必是真的觉得这个作品要逆天,说不定就是想着你爬的越高摔得越狠,然后到时候看笑话!

    这里多说一句,允儿之所以不让忙内去找去金钟铭,内心未必不是存着类似的担忧。

    只是怎么说呢?金钟铭终究是金钟铭!韩国电影这个话题上他这个韩国电影皇帝才是真正的一言九鼎!

    九月份的第一天,韩国历史上第二次在国会议事厅举行了电影首映礼,朝野各党领袖、国会议员、遇难者与失踪者家属、民间救援组织代表、学者、韩国电影各位头面人物基本上是全员汇至。

    金钟铭本人这次并未再抢风头,而是让崔岷植上台作为剧组代表发言,其本人则在电影上映后就直接溜到了国会大楼一层的咖啡厅去等数据了……这倒不是他装逼,而是他作为一个内行人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他对这部电影,还有韩国人的审美劣根性有着充足的信心。

    实际上,接下来的日子里,电影票房的数据也在印证着他的想法:

    单日破百万,两周破千万,三周就朝着破《国际市场》的记录狂奔而去了。

    而按照韩国电影票八千到一万韩元的平均票价,这部电影早就已经凑足了一千亿韩元,而且还在往上飚。

    没辙,国难当头,英雄出世,顶着内部党争的压力拔刀扬帆一战而胜,这锅和现实暗暗相合的民族主义老汤实在是太合韩国人的胃口了!尤其是电影票房还这么高,你敢说这不是全民团结一致的功劳?

    当然了,精良的电影工业水准也是一项保证,只是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提罢了。

    而接下来,由于电影票房是一种硬尺度,所以,随着它的爆炸性上涨,各种各样的东西也都随之出现。

    先是韩国迅速的掀起了一股李舜臣热,周边、图书热销的同时,远在珍岛郡的拍摄场地也瞬间火爆了起来,尤其是古典港口和实景龟船的出现更是引发了一个新的旅行模式……去珍岛看龟船,然后回来路上往世越号沉船处扔下一枝白花。

    所谓旅行与默哀两不误……这恐怕也就是韩国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好清晰点

    然后就是金钟铭与朴总统声望一起看涨了。金钟铭暂且不说,总统的支持率上升,整个青瓦台都跟着精神了不少,甚至马上就对外宣布了资金到位后的下一步招标工作……而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大妈私下里曾一度喜笑颜开,说跟金钟铭合作就是舒坦!

    当然了,这一定是谣言,因为船只打捞工作还没有影,失踪者家属尚在悲恸之中,总统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在一个跟事故相关的议题上喜笑颜开呢?

    而如果说这则谣言还有点影子的话,那与此同时,kakao上的另一则谣言就显得格外虚假了,一看就知道是段子手编的……据说当时文顾问和安教授在国会看完电影之后,曾经有过这么一场交谈。

    文顾问说:“金钟铭这个人了不得,以后要认真对待,而且能做朋友绝不要做敌人。”

    安教授就问:“为什么这么讲呢?”

    文顾问答:“我一直觉得有些人是要服气的,有本事的人要服气,有资本的人要服气,年轻人更要服气……看完这部电影我就知道这三样金钟铭都占全了,不能不服气,你觉得怎么样?”

    安教授答道:“我也老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而且金钟铭是我学生……你懂晚了。”

    大致如此吧!

    所以说,正所谓气势如虹,金钟铭这些日子做慈善的规模是上千亿韩元的玩意,做的事情是帮着世越号家属打捞整艘沉船,谈笑风生的是朴、文、安这种人士。

    那与之相比的话,什么少时续约,什么郑秀妍创立了自己的时尚品牌,根本就不值一提。

    更别说,金钟铭还准备在月底电影收官庆功之时,正式对外宣布自己服役的消息。希望到时候万事顺利,大吉大利……让他能够一身轻松的走入军事基地享受长达两年的服役期。

    而细细算起来的话,九月没有三十一号,那么那天应该就是九月三十日吧?

    挺不错的日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