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夺命枪

89.第89章 疑惑

    公孙胜和黑衣人同时后退,然后互相对视着,不过公孙胜此时虽然经过刚才剧烈的战斗,显得有些狼狈,不过身上却没有丝毫受伤之处,一旁观战的三人见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然而此时黑衣人和公孙胜比起来,显得却是非常的狼狈,身上的衣服不仅在刚才被激烈的战斗中散逸的劲气切割的破破烂烂的,而且在黑衣人的腰侧还出现了一道正不断渗着鲜血的巨大伤口,不过黑衣人此时受了伤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二人同时后退后,黑衣人只是点住了伤口附近的穴道,止住了血,然后便摆出了警惕的架势,对着公孙胜,仿佛会随时发起攻击。

    而此时公孙胜后退后,却没有趁着黑衣人受伤乘胜追击,而是有些迷惑不解的看着黑衣人,在公孙胜的感觉中,黑衣人虽然武功没有自己高,但并不是说黑衣人不堪一击,公孙胜也只不过是比黑衣人略胜一筹,可是按理来说,黑衣人绝对不会在区区百招就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而且刚才公孙胜明明感觉到自己那一招黑衣人可以躲过去,可是在最后关头黑衣人却是身形一滞,而且发出了一声微弱的闷哼。

    “你先前受过伤,或者是中了毒?”公孙胜冲着黑衣人问道。

    黑衣人闻言却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了一声冷哼。

    见黑衣人不接话,公孙胜也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说道:“你不说也没有关系,不过现在阁下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就更不会是在下的对手了,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摘下面纱,说出来历,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公孙胜,想看我的真面目,可以,你只要有这个本事,这种糊弄三岁小儿的话就不用多说了,”黑衣人闻言冷冷的说道。

    不过这几句话在公孙胜听来却异常的别扭,并不是话有毛病,而是声音,黑衣人说话的声音,这几句话似乎是黑衣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黑衣人似乎在忍耐着什么,而且说完这几句话,黑衣人的身体竟然有些颤抖,似乎这几句话用了他莫大的力气。

    不过公孙胜只是感到有些疑惑,却没有多想,“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只好得罪了,”说着公孙胜夺命枪枪尖一挑,一股强大的气势锁定了黑衣人。

    黑衣人此时闻言却没有言语,而是用更直接的方式表达了他的决定,他握着手中的剑摆了一个防御的架势。

    不过公孙胜见此却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冥顽不灵,”公孙胜心想。

    此时虽然黑衣人摆出了架势,可是在公孙胜的眼里却是不堪一击,黑衣人此时握剑的手,竟然在微微的颤抖,可是这并不是一种迷惑你的招式,而是因为黑衣人现在已经握不稳手中的剑了,在刚才的战斗中,他握剑的手早已在激烈的兵器碰撞中被震伤,再加上他自身的原因,恐怕现在的他连公孙胜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见黑衣人如此姿态,公孙胜无奈之下,只好动手,手中的夺命枪挽了一个枪花,然后就要攻向黑衣人。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突然从身后的林子中传来,而且这一声娇喝震得人耳膜发麻,显然来的这人功力不弱。

    “住手!”

    正要攻击黑衣人的公孙胜,闻声停下了脚步然后场中的公孙胜几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红衣女子突然出现在了场中。

    不过此时公孙胜几人都被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吸引了注意力,却没有发现,黑衣人听到这一声娇喝,身体剧震。

    红衣女子现身后,连搭理都没有搭理公孙胜几人,而是看向场中的黑衣人,见黑衣人腰侧的恐怖伤口,红衣女子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悲呼“师兄,”

    “师妹,”黑衣人几乎是和红衣女子同时出声,不过黑衣人话音未落,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不过黑衣人吐出的鲜血却是有些不同,不仅不是正常血液的颜色,反而还诡异的漆黑如墨,黑衣人一口鲜血喷出,人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红衣女子一见此,顾不得其他,连忙飞身扑向黑衣人,在黑衣人倒地之前接住了他。

    而此时阿狸和高家兄妹见黑衣人又来了帮手,不由自主的都聚到了公孙胜的身边,不过公孙胜却示意几人不要轻举妄动,对于黑衣人此时的情况,公孙胜有所猜测,恐怕黑衣人是见到红衣女子之后,心神剧震的情况下,压抑不住身体内的伤势了,如此一来便可以解释刚才黑衣人诡异的声音了,而且看到黑衣人吐出的鲜血的眼色,公孙胜也明白了黑衣人为什么会在和自己的战斗中突然身形一滞,恐怕那时是他体内的毒素发作了。

    “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又和我们没有关系?”红衣女子接住了黑衣人后,一边包扎着黑衣人的伤口,一边带着哭腔的对着黑衣人问道。

    黑衣人闻言却没有回答红衣女子的问题,而是对着红衣女子问道:“师妹我不是让你离开了吗?你为什么要回来?如果被他发现了你的踪迹,到时候我和师傅的仇,由谁来报?”说着黑衣人的语气渐渐的严厉起来。

    此时红衣女子闻言不由得有些不知所措,“可是师兄我担心你和师傅,而且我好害怕,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红衣女子红着眼睛说道。

    黑衣人闻言叹了一口气,本来有很多严厉的话要对红衣女子说,可是看着此时红衣女子的样子,他的心不由得软了。

    “师妹,既然回来,那就算了,不过你回来这么多天了为什么不跟我说?”黑衣人对着红衣女子说道。

    红衣女子闻言一惊,支支吾吾的说道:“师兄,我是刚刚才回来的,”

    黑衣人闻言,眼神不由得露出了一些笑意,“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拙劣的谎话也就只有你才会说,”黑衣人对着红衣女子说道。

    红衣女子闻言一惊,“师兄,你都知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