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夺命枪

49.第49章 一家欢喜几家愁

    原来此时,公孙胜身上根本不是他原来所穿的衣服,“阿狸,这是怎么回事?”公孙胜有些茫然的问道。

    “少爷,你以前那件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所以我就……,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见你那件衣服太脏了,”阿狸此时红着脸低着头说道。

    公孙胜此时看着阿狸,似乎都能感受到少女此时脸上的热度,“这么说阿狸你什么都看到了,”公孙胜突然说道。

    “没有,没有,衣服我没有全部脱掉,”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少爷我们还是接着说这颗珠子的事吧!”说着阿狸举起手中的冰魄珠,不过少女此时却不敢抬起头,似乎怕被公孙胜看到脸上的表情。

    “阿狸,这件衣服是你做的吗”?公孙胜突然问道。

    “恩”,阿狸轻轻的回答道。

    “很漂亮,我很喜欢,”公孙胜说道

    “真的吗?少爷,那以后我还给你做,”阿狸抬起头有些高兴的说道。

    “真的,不过今天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公孙胜说道。

    “哼,小气的少爷,大不了让你看回来,反正我早晚都是……,”阿狸闻言低下了头说道,声音越来越轻,到后来根本听不见阿狸在说着什么,

    公孙胜看着此时少女娇羞的脸庞,不忍心在调笑她,当下,便把冰魄珠的事,和阿狸说了一遍。

    阿狸闻言有些惊喜,“少爷,这样岂不是……,”少女还没有说完,公孙胜摇了摇头。

    “我得到冰魄珠也有些时日了,可是却没有参透丝毫其中的奥秘,”公孙胜有些低落的说道。

    “好了,少爷这个急不来的,现在你还是好好休息,我去让他们做一些滋补的食物,让少爷你补补身体,”阿狸闻言出声安慰着公孙胜说道。

    公孙胜闻言点了点头。

    ……就这样公孙胜在阿狸照料下休息了,到了第二天公孙胜身上的伤口果然已经结了疤痕,不过公孙胜还是在阿狸的强烈要求下,又在这里待了两天然后就继续上路了……

    这几天是公孙胜这八年来最快乐的日子,不过其他人就没有公孙胜这么好的心情了……

    四海帮金沙城分舵连同舵主何奇在内,一共十多个高手死在了金沙城外的山谷里,这个消息像插上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遍整个江湖,一时间夺命枪公孙胜的名声更是如日中天。

    北原城,听雪楼,虽然“雁过拔毛”金三顺已经丧命在公孙胜的枪下,不过对于吴四海来说,这只不过是死了一条狗,而这是四海帮里最不缺的东西,所以听雪楼的生意依然很火爆,吴四海依然随时都可以喝道远近闻名的美酒“十里香”。

    当吴四海得到这个消息时,已经距离事情发生的时候过两天。

    此时听雪楼里气氛诡异的寂静,来往的人都是纷纷蹑手蹑脚的,连大气也不敢喘。

    现在吴四海很生气,从得到消息到现在,他已经砸了三个杯子,顺便吴四海还把其中一个杯子,生生的摁进了,那个听雪楼新上任没有几天的新老板的脑袋里。

    不过这些和王十三郎没有一点关系,此时,王十三郎还是和平时一样,守在房间的门口,一脸的冷漠,仿佛一具雕像。

    房间里,吴四海一脸冷漠的看着此时自己那一帮大气都不敢出的手下,不由得恨恨的骂了一声“一群废物,”

    吴四海感到有些寂寞,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念那个此时身在远方的师弟。

    “何奇不听号令,虽然该死一百次,一万次,可是他终究是我们四海帮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帮我清理门户,”吴四海突然语气阴森的说道。

    屋里其他人闻言,没有一个人敢接话。

    “听说血魔教的司空见来到了北原城,”吴四海接着说道。

    “回禀帮主,今日午时,“血魔司空见”就已经进入了北原城,”这时房间里的一个人突然回答道。

    “他随行的还有些什么人?”吴四海问道。

    “回禀帮主,“血魔司空见”此次前来北原城,随行的有他手下的十二护法,”那人闻言说道。

    “恩”,吴四海闻言沉吟了一会,“看来司空见这个老魔头这次所图不小,”吴四海想到。

    “你去派人寻找司空见,就说今晚本帮主今晚在听雪楼设宴款待他,顺便和他商量一些事,”吴四海说道。

    那人应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房间,吴四海向其他人挥了挥手,让他们都退下,然后一个人看着窗外出了神,不知为何吴四海的脸上突然露出了阴森的表情。

    入夜,听雪楼点起了灯火,不过楼内此时却没有任何客人

    听雪楼二楼,一个脸色森冷的锦袍人,此时正独自坐在二楼首位的一张豹皮大椅上,他的身后是一个同样面色森冷的持剑少年,这两人当然就是吴四海和王十三郎了,此时他们在等待着“血魔司空见”一行人的到来。

    二楼的光线有些暗,燃烧的蜡烛飘摇不定的光亮,照在此时脸色森冷的吴四海身上,显得有些恐怕,此时看吴四海的脸,就好像看到一只从地狱里逃出来的厉鬼的脸,不过吴四海并不是鬼,他是人!

    不过有的时候,有些人也许比厉鬼更加的可怕,俗话说得好:“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人不犯鬼,鬼不侵人。”可是有时候,这句话却是一句废话,有的人却会无缘无故的把别人杀害,而原因只是因为他的心情。

    而显然,吴四海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他高兴,他就会杀人。而当他不高兴的时候,他杀的人就会更多。虽然近些年来,吴四海已经很少亲自出手了,但是,有的时候杀人这种事,根本不需要自己亲自去动手的。借刀杀人,难道不是一种更加高明的策略吗?

    而吴四海今天的客人,也是一个这样的人,不过他却和吴四海有一点不同,这一点的不同使他比之吴四海更加的恐怕,吴四海杀人有时候是因为心情,而“血魔司空见”杀人却是因为爱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