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夺命枪

18.第18章 听雪楼里的金三顺

    金毛鼠不相信,吴四海这么厉害,怎么会不出手。

    公孙胜见金毛鼠的表情,摇了摇头,接着继续说道:“当今江湖上想要吴四海的命的人可是不在少数,如果他今天动了手,我们肯定必死无疑,可他也会受伤,而受了伤后,他的处境就很微妙了,像他这种人,是不会把自己至于险境的”。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吴四海受了伤,就会有人来杀他?”金毛鼠问道。

    “没错,吴四海的野心太大,现在他的手已经伸到北原城中来了,你也知道这北部的大冰原可是叶家堡的势力范围,叶寻恐怕早就把吴四海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了,如果有机会杀了吴四海,叶寻叶堡主恐怕是不会放过的,对于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一点的隐患都有可能最终导致失败,”公孙胜说道。

    而听完后的金毛鼠一脸的不明觉厉,说话间,公孙胜与金毛鼠两人已来到听雪楼的门前。

    听雪楼,可以说是整个北原城中吃喝玩乐最好的地方,是整个北原城中最大的销金窟,在听雪楼里不仅有着今人垂涎三尺的美食,还有着豪华的赌场,和美丽的女人。

    可以说在北原城中,没有一家赌场和青楼幕后老板对听雪楼不感到嫉妒的,他们都乐不得听雪楼关门大吉呢,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向听雪楼下黑手,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个个都是本分经营的好好商人,如果有必要,而且也有利润的话,对于同行对手,他们很乐意下毒手,搞得对手家破人亡关门大吉,可是对听雪楼下毒手,就算给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他们也不敢动手,因为听雪楼的背景很雄厚,他们得罪不起。

    听雪楼的老板名叫金三顺,虽然金三顺这个名字有些今人发笑,可在江湖上提起雁过拔毛金三顺,相反不但不会有人发笑,恐怕还会吓得六神无主。

    雁过拔毛金三顺是十年前江湖上名噪一时的大盗,不过他跟金毛鼠不同,金毛鼠只是盗取金银财宝,却从来不会害人性命,而金三顺却不同,他每次行动,不仅把失主家的财宝搜刮的干干净净,给他挣得了一个“雁过拔毛的美名”,而且他还盗取人命,凡是被他光顾的人家,都是满门上下,鸡犬不留,直到现在“雁过拔毛金三顺”的名头还能止小儿夜啼。

    不过现在金三顺放下了他的老本行,不在干无本买卖了,而是在十年前,把他多年来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所得来的财富在北原城中开了一家酒楼,就是听雪楼。

    金三顺肯下本钱,而且听雪楼里吃喝玩乐一条龙,所以这些年来听雪楼的生意是蒸蒸日上,不过这样难免会引起别人的嫉妒,虽然说他金三顺在江湖上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不过不怵他名头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可十年来听雪楼的生意蒸蒸日上,而找他麻烦的人大多都人间蒸发了,这并不是因为金三顺实力强,而是因为他金三顺傍上了一棵大树,这棵大树就是四海帮,那些找他麻烦的人都踢到了铁板上。

    听雪楼今天不接待客人,楼门紧闭,门前有两个劲装大汉看守着,凡是想要进听雪楼的人都被他们拦了下来。

    公孙胜和金毛鼠行到了听雪楼门前时,那两个劲装大汉正把一位客人“劝”走,见到公孙胜和金毛鼠两人,他们连忙上前。

    “不知阁下是否就是夺命枪公孙胜,公孙少侠?”那两个劲装大汉左面的人客气的对着公孙胜问道。

    公孙胜点了点头,那个人一看公孙胜点头,脸上一喜,又对公孙胜说道:“我们两人特在此等待,我家老板已经等候多时了,请阁下到听雪楼里一叙,”说完这个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右边的那个劲装大汉连忙把听雪楼的门打开,公孙胜见此没有说什么,他向金毛鼠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一会进入后多加小心,就迈步走进了听雪楼里,金毛鼠也紧随其后,那两个劲装大汉见公孙胜二人已走进听雪楼,也连忙跟上,他们进入后又把听雪楼的门紧紧的关上,门外还挂上了打烊的牌子。

    此时外面天寒地冻,可公孙胜和金毛鼠两人一进听雪楼里却感觉暖烘烘的,虽然说金毛鼠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过见到听雪楼一楼的装饰之华丽,也是不由得愕然,而公孙胜对此却没有什么表情,毕竟他不是第一次来了,公孙胜和金毛鼠两人并没有在听雪楼一楼多待,进了听雪楼后早有等待多时的小厮引领着公孙胜和金毛鼠沿着楼梯走上二楼。

    二楼的装饰并不算是太过华丽,不过却胜在宽敞,干净。

    上到二楼后,只见此时二楼里可以说是人声鼎沸,大大小小的赌桌上,几乎都挤满了人,都玩的不亦乐乎,对于公孙胜和金毛鼠的到来,根本不加理睬,好像把他们两个人当做了空气一般。

    小厮指着二楼中间的一个位置,向公孙胜和金毛鼠示意了一下,然后也没有说话,便自行告退,离开了二楼。

    公孙胜和金毛鼠向着小厮示意的地方看去,只见在二楼大概正中间的位置上,有着一张大大的赌桌,二楼其他的赌桌大小,和它比起来估计最多也就是相当于这张桌子一半的大小,有的赌桌还赶不上一半的大小。

    只见这张桌子,虽然说是整个二楼最大的,可是桌子上的赌客,却是很少,只有四个人,而其中一个还是荷官,和其他桌子上的人声鼎沸不同,这张桌子边的人可以说是很安静,不过公孙胜和金毛鼠却没有小瞧他们,毕竟这么大的一张赌桌,却只有四个人,而其他的人宁愿挤在一起,也不和他们拼个桌,恐怕他们才是这里的话事人。

    这四个人此时正玩着骰子,荷官和其他两人暂且不说,只见当中这人。

    这人是一个两鬓微白,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虽然公孙胜曾经来过听雪楼,可他并没有见过金三顺,不过一见这人,公孙胜就知道,他,就是雁过拔毛金三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