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277.第277章 为什么

    “唉!你何苦如此?”看到陆凌生机已经不再流失,钱老爷子把他慢慢放到船板上。

    如果说开始只是看这个小子顺眼,现在老爷子可不是怀着那种情愫了。

    凭借陆凌的手段,加上自己,可以将对方吓跑的,不至于为此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然而陆凌却拼着断送大半条命,也要把对方给斩杀了,这种至情至性的行为,的确很让人打心里欣赏,同时也带着尊重。

    陆凌苦笑一下,当年他为了为师父秦阳报仇,也是拼掉了半条命,现在这样做,他同样认为值得。

    只是他很心痛秋霓裳。

    从小白狼的呜咽声中,他知道了,秋霓裳是专门为了寻找他才进入虚空中的。

    自己对她一直是不冷不热的,甚至可以用绝情来形容,可是这丫头竟然在知道自己落难以后,还如此不顾危险,跑出来寻找于他,他陆凌何德何能,让红颜为自己而夭折?

    “前辈,如何可以救得她?”陆凌抽动着满是褶皱的脸,开口说道。

    “唉!”钱老爷子难过的摇了摇头,“老夫恐怕无能为力了。”

    陆凌神情也黯淡下来,林菱菲把秋霓裳抱到了陆凌身边,陆凌伸出手握住了秋霓裳的小手,心中无比难过。

    看到陆凌这副样子,罗美凤也很难过,忽然想到一个人,然后说道:“可以找云彤看一看,或许她会有办法!”

    “对,我怎么把她忘了?”钱老爷子一拍脑门说道。

    ********************

    陆天峰老人活了几千年,第一次慌了。

    因为陆家刚刚认祖归宗的第十四代玄孙陆紫凌,生命垂危。

    陆凌虽然击杀了对方,但是还是被那个老妪在频死之前,焚烧自己的界域,并将这个焚界之力转嫁到了陆凌身上。

    从虚空回来的路上,陆凌就已经全身经脉俱毁,并开始全身灼烧溃烂起来。

    而秋霓裳神魂又开始消散,就连钱老都束手无策。

    最后小白狼情急之下,一个冰息,将陆凌和秋霓裳加上自己给冰封了起来。

    陆天峰老爷子亲自带人,火速奔往卢夙星寻求丹圣云彤帮助医治。

    卢夙星,大衍宗在这里也算是个中等宗门。

    虽然只是个中等宗门,但是大衍宗却在整个罗糸星域持有盛名。

    只因为大衍宗当代宗主是一位了不起的丹圣,而且还是一位女丹圣。

    她的名字就叫云彤。

    陆家赶到这里的时候,不巧大衍宗在十多天之前封宗闭山,宣布隐世不出了。

    一打听才知道,是被卢夙星的一个大宗们叫做岳阳宗的宗门逼着联姻不应,无奈宣布封宗。

    陆老爷子一下子火了,出动陆家人,把岳阳宗的宗主给揪了过来,在大衍宗山门前认错,发誓不再有此念头,并承诺给予大衍宗两百万上品星晶作为补偿,以后再也不敢对大衍宗有任何想法。

    陆老爷子又表示,以后就罩着大衍宗了,云彤才打开宗门。

    云彤哪里有什么被欺负的很委屈的样子,走到岳阳宗宗主面前,轻蔑的一笑,说道:“没那个能耐,就不要蹦达的那么欢,记得把那些星晶早点送过来。”

    岳阳宗的宗主打了一个寒颤,记得大衍宗封宗之前,曾经警告过他,说出不了半个月,他就得乖乖的来这里赔礼认错,没想到真的灵验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竟有未卜先知的能耐,他还傻到来和人家斗,脑袋真是秀逗住了。

    大衍宗宗堂之内,云彤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冰封着的两个人和一个妖兽。

    “这个恐怕不好办了!”云彤叹息了一声说道。

    “云丹圣请出手救助他们。”陆天峰一听脸就变了色了。

    “我倒是想救他们,可是冰晶不一般,里面有个缔结了灵魂生死的契约。我无法破开。”云彤抬起了手,然后又无力的放了下来。

    “这个妖兽为了救主,用一种灵魂契约的形式,贡献了自己的生命,与这两个人同生同死,要不然估计这两个人也支持不到现在。

    现在要救他们,必须德破掉冰晶,恐怕会破掉这个契约,人可以得救,但是这个妖兽恐怕是存活不下来了。”

    陆天峰也为难了,不过还是咬咬牙说道:“救人要紧,也算它为主尽忠了,事后我们一定会记住这个妖兽的忠义的。”

    “这个我做不到。”云彤脸色一变,然后说道:“人的命也是名,它的命也是命,没谁可以随便判定它的生死。”

    陆天峰老脸一红,但是还是坚持道:“或许它的本意就是要牺牲自己,救活这两个人也不一定。”

    “是不是如此,云彤也下不了这个手。”云彤同样坚持。

    “好!既然如此,这个罪过就让老夫来承担。”陆天峰老爷子急了,就要动手。

    “我看谁敢?”总堂内忽然落下两个身影,一个是穿着蓝色长裙的美妇,另外一个是哭的满脸是泪的漂亮女人。

    宗堂之内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这里没有几个弱者,竟然都没发现人家怎么进来的。

    云彤一看那个美妇,连忙上前拜倒,呼道:“云彤拜见圣祖老人家。”

    美妇轻哼了一声,“你还记得我这个老不死的?”

    “圣祖安好,云彤就放心了。”云彤又给美妇磕了几个头。

    美妇脸色稍微好了点,然后说道:“起来吧,这么点小事都解决不了,你的能耐都用到哪里去了?”

    云彤一瘪嘴,“您老人家说得轻巧,你这一走就是几万载,也没人教我们能耐了,我们混的一天不如一天了。”

    “算了,旧话莫提了,我先办正事。”美妇走到冰晶之前,后面的漂亮女子也跟了上来,扶着冰晶一面掉眼泪同时喊着陆凌的名字。

    “你们是什么人?”陆天峰就要阻止两人。

    “不得对圣祖无礼。”云彤娇斥了一声。

    “算了,我老人家不和小辈们计较。”美妇说完一抬手,朝着冰晶一抓,小白狼一把就被她给抓了出来。

    小白狼从沉睡中一下子醒了过来,呜呜直叫。

    美妇把它往美貌女子怀里一丢,然后说道:“天狼一族怎么出了你这样一个痴货。”

    小白狼委屈的呜呜叫了两声,萎缩到了美貌女子的怀里。

    美貌女子轻抚了一下小白狼,眼泪刷刷的掉了下来。

    曾几何时,这个小家伙见到自己就躲,可今天却这么乖巧,这说明它已经彷徨无助到了极点。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顾秋梅。

    “蓝姨,快救救他们吧。”顾秋梅哽咽着说道。

    “这个恐怕很难了。”美妇冷声说道。

    “蓝姨!”顾秋梅哭道。

    “那个女孩子似乎是不想活了,所以我也没办法,但是又需要她活着,才能救活你夫君,她要是死了,老身也无能为力。”

    众人听了心里都沉重起来了,这个美妇的话的确不错,秋霓裳的神魂消散的速度极快,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小白狼在顾秋梅怀里似乎显得更伤心了,大声嚎叫起来。

    “霓裳妹妹。”顾秋梅轻声缀泣道。

    “看,她的神魂不再消散了,而且似乎那些消散的神魂正凝聚了回来。”林大小姐一声惊呼,让所有人目光看向秋霓裳。

    果然,秋霓裳的神魂已经平定下来,而且在逐渐恢复着。

    “傻丫头。”美妇眼角迸现出一滴泪珠,然后低声说道。

    “准备给他们推宫换血。”美妇吩咐了一声,“这个丫头体内的天一神水可以救这个小子,这个小子的血压也可以消耗掉这丫头体内多余的药力,这样才能双活。”

    陆凌迷迷糊糊感觉顾秋梅就来到了自己身边,可是想喊她一声,却张不开嘴,想握住她的手,却感到十分无力。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凌才醒了过来,陆天峰老爷子就守在他的床前。

    “老祖,秋梅是不是来了?”陆凌睁开眼就问道。

    陆天峰叹了一口气,点点头,然后说道:“她已经走了。”

    陆凌一怔,问道:“去哪里了?她为何要走?”

    老爷子递给陆凌一个绢帛,上面写着字。

    陆凌打开一看,正是顾秋梅的笔迹:陆凌,善待好霓裳妹妹,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陆凌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去,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体内刚长好的经脉立刻有几处崩裂开来。

    老爷子一把把他按住,生气的说道:“小子,你的伤还没好,你要做什么?”

    陆凌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最重的的东西一般,“老祖,我要去找她,。”陆凌哽咽着说道。

    “那霓裳这边呢?秋梅姑娘已经做主,给你们举办了缔结道侣的仪式,况且霓裳还在昏迷中一直没有醒过来,你又如何弃她于不顾?”老爷子手上一用力,沉声说道。

    陆凌一下子瘫软了下来,他人生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自己珍惜的东西消失了一般,心痛的要滴下血来。

    在一个深夜里,陆凌站在一个山峰顶端,冲着星空大声喊道:“为什么?为什么?”

    在星空的另一端,美妇停下脚步,回过头问顾秋梅道:“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么做?”

    顾秋梅笑笑回答道:“曾经我以为我可以和别人分享这份爱,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也有自私的一面,那种心痛的感觉,让我觉得又陷入了一种绝望的境界。

    为什么呢?爱难道就是该是占有吗?什么才是无私的爱呢?或许每个人心中根本就没有这种爱。”

    “那你还把他让给别人?”美妇盯着她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决定,或许是我太自私了,把真正的痛苦留给了他,而自己却来逃避这一切。”两行热泪在她脸上流淌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