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236.第236章 鼎灵的人生哲理

    每个比试者面前都放着一个药鼎,提纯药液就是在这个药鼎中完成。

    比试者们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药液提纯,药鼎上不时释放着各种颜色的气体,炼丹师们也不停的从药鼎底部剔除残渣,药香味道充斥着整个会场。

    那个红脸男子神情似乎很享受的样子,不时用力吸上一口,比起其他人来,他显得格外轻松。

    陆凌注视着他,他也不时的把目光瞥向陆凌这边。

    没什么异常情况,第一轮比试就结束了。

    虽然顾秋梅也拿到了高分,但是却是屈居第二,红脸男子是第一名。

    其他人分数也不低,没有陆凌想象的那么差。

    第二轮就直接开始炼丹了,丹药的名字叫驱魔丹,是修士进阶时候服用的一种丹药,对感悟境界,突破壁障,没什么作用,但是对抵抗心魔产生,防止走火入魔,心神被扰效果极佳,这种丹药从筑基到化神都可以使用。

    比试题目一公布出来,就有人持反对意见,拍桌子吼了起来。

    不是别人,正是在第一轮获得第一名的那个红脸修士。

    “这是谁出的主意?拿这种低级的垃圾丹药来做比试,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红脸男子用手向着主评判方向一指。

    这次的主评判是丹盟的一位老长老,性格可没韩仲那么暴躁,另外这个红脸男子第一轮取得的名次也最高,所以没有发火,冷声问道:“这位道友何出此言,驱魔丹是垃圾丹药,你让大家说一说,这驱魔丹是不是垃圾丹药!”

    驱魔丹的确不是垃圾丹药,而且是比较高级的那种,想一想,一个筑基、结丹、元婴、化神都能使用的丹药,岂能用垃圾这个词来形容?

    而且这个丹药炼制难度也比较高,材料也比较珍贵,想要炼制出品质好的驱魔丹,不是每个丹师都能做到的,即便是丹宗级别的,炼制出上品驱魔丹的成丹率也极低。

    但是这个丹药的效果却是最好的,强过任何此类型的丹药,所以才能做为这次比试的一个项目。

    没想到一开始,就有人提出质疑,还说这种丹药是垃圾,没人同意红脸男子的说法,即使武盟那位评判也是对他显出失望的态度。

    “哈哈!真是好笑,你们都这么认为,那我就和你们说说,这个丹药如何垃圾了。”

    红脸男子用轻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整个会场,然后开口道:

    “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而七情六欲又是和神魂共生,所谓的心魔,不过是七情六欲的一种形态罢了。

    要说淬炼神魂强弱,你们认为的心魔,才是最好的东西,它可以让人的神魂不断的提高。

    我想问问各位,谁没有私念,谁没有杀过人,做过亏心事,撒过谎,骗过人?

    只有做过亏心事,而且认为自己做错了的人,才会产生恐惧、不安、愧疚,才会有心魔产生。

    如果你能战胜这种心魔,勇于去面对,那么神魂自然就会得到升华,而个人也能明白一些人生至理,这才是道,你们要修的道。

    至于那些杀人放火,作恶多端的人,从不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都是应该的,别人欠他的,哪会有心魔产生?哪会需要这种丹药?

    另外还有,用这种丹药去驱除你们所说的心魔,不但对神魂没好处,坏处更大。

    想一想,七情六欲是人的神魂的组成部分,你要强行把他从自己神魂中给驱逐出去,那么神魂还算完整吗?

    所以才有许多修士修炼会遇到屏障,而且修炼越高,进阶越难,甚至出现你们这些假的化神境。

    另外用丹药去除心魔会让人更加走入极端,曾经认为错了的,也变成对的了,慢慢的,和那些杀人不眨眼,张嘴就说谎的人,没什么区别了。

    这还能算得上是灵魂得到净化吗?这是在逃避,这是懦弱的人生,这是走向罪恶的深渊。

    只有去自行改变,那才是最正确的途径,才可以走上真正确的“道”路,成就无上大道。

    我说了这么多,你们还觉得这个丹药不是垃圾?”

    滔滔不绝的一番话,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陆凌在内,都给说的目瞪口呆。

    这话不是一般的有道理,是太有道理了,让人找不出理由反驳。

    每个人都扪心自问,谁这一生无过,谁没有遗憾,即使没做杀人放火,欺骗他人的勾当,可是看到别人有钱有势,觉得自卑,看到人家生在一个好的世家,觉得自己命苦,在穷困潦倒的时候,偷窃他人的钱财食物,在别人无助的时候,没有出手相帮,在亲人遭到伤害的时候,没有能力搭救,同样是一种遗憾,一种愧疚,一种罪恶感,同样会变成一种心魔。

    如果抛弃了这种罪恶感,那还是正直的人吗?

    红脸男人见到所有人被自己的一番话给说的哑口无言,暗自得意起来。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那么你背弃主人,逃离问天鼎,侵占他人身体,算是什么?”

    红脸男子一下子冷汗都冒出来了,四下观望,却找不到对他说话的人。

    “你这几万年,就感悟出这么点道理?那你为什么不站出来,把自己的丑行说出来呢?”那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

    红脸男子再也不敢停留在这里了,立刻开口说道:“老夫齿于此事,这丹比,老夫也没有任何兴趣了,老夫弃权。”

    这家伙面貌本是中年男子,却一口一个老夫自称,说完话他也子立刻向台下走去。

    “这位道友,你的意见我们愿意接受,这弃权就不必了吧!”那位主评判立刻开口,试图叫住他。

    可这红脸男子一点留下来的意思也没有,急匆匆的离开了会场。

    陆凌在红脸男子说要离开的同时,也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个人就是鼎灵附魂的人,至于这个家伙为何会离开,陆凌却搞不清楚了。

    他在这里就是怕鼎灵在对顾秋梅生出歹意,却差点被他这一顿豪言壮语给蛊惑了,话是有道理,但是看是谁说的。

    既然对方没有在这里耍花招的打算了,陆凌也就没对他如何,荆问曾说过,让他自生自灭,陆凌也不想多管。

    被鼎灵附魂的家伙刚走出会场不远,就被一个黑衣人给拦住了。

    “站住,没有把事情办好,就打算这么离开?”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没办法,有人盯着我,我什么都做不了,另外,我已经被人发现了,不得不离开,你告诉白家主,我欠他的,以后会还。”鼎灵说完,又向前走去。

    “再往前走,我要了你的命。”黑衣人威胁道。

    “要吧!这条生命是你们白家的,不是我的,随便拿去。”鼎灵嘲弄的对黑衣人说道。

    “你!”黑衣人很是愤怒,但是却没敢动手。

    鼎灵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黑衣人,向着远处走去。

    这丹比的第二个题目还真的因为鼎灵的一番话,给改了。

    不过,自打那个红脸男子走后,顾秋梅就连续夺冠,丹盟其他人本来就都是丹道强者,再加上顾秋梅异军突起,最后丹盟以超出其他盟许多的分数取得了这次丹比的第一名。

    顾秋梅丹比一结束,立刻又选择了闭关继续修炼符道,现在的时间大阵内的时间比是一天顶一年,而距离符道比试,要有九十三天时间,顾秋梅相当于有十三年的时间可以钻研符道上东西,进阶符阵师完全有可能。

    然后要进行的是武道大比,武道大比之后是阵道大比,符道和毒道大比排在后面。

    武道大比的会场不是在丹比和炼器大比的这个会场了,而是在一个叫望君山前的一个长方形的盆地内。

    这个盆地不大,但是空间足够做为做为比试会场,而看台则正好在四面的山岭边缘,选择这个地形为会场的人,也的确有点眼光,这里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比斗场地。

    长方形的会场划分出五个比斗区域,参加比斗的一百五十位,一个不少。

    其他方面,妖族和魔族都人数欠缺,唯有武斗,强者一点也不少,实力也一点也不弱。

    武比的时间周期为七天,因为这个比斗不像其他比斗,实力悬殊不大的别说七天,可以打几年都没问题,不过每场比斗都有时间限制,不然这比斗会无休止的进行下去了。

    陆凌在丹比结束后,还给自己炼制了一把玄器斧子,这把斧子形状和开天斧完全相同,而且外面的锈迹也几乎相似。

    这是陆凌刻意为之,他不想在这个场合动用开天斧。

    不过在炼制完这把斧头之后,陆凌才发觉开天斧很古怪,其威力比自己炼制的这把斧头要强百倍,可是却不能释放元力场,而自己炼制的斧头就可以轻松释放元力场。

    楚云封以前不懂玄器的奥妙,所以看不出这个古怪,可现在发现了,去找不出根由。

    开天斧就像一把普通的斧子一样,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却极为特别。

    或许自己修为和炼器造诣都没达到那个水平,所以看不出来,陆凌也不对此事做深追究。

    一百五十个参赛者中,丹盟除了陆凌自己,其他都是化神修士,这是动了大阵营了,而人族其他联盟也一色化神境。

    妖族有两个是元婴修为的,但是实力绝不一般,蒙达就是其中一个。

    魔族则不存在有元婴这个境界,所以同样也都是化神修为。

    比斗先是以擂台方式进行,最终结果也是以排名计分数,最高分1500分,依次下来1400、1300......最后一名是100分。

    擂主是以抽签方式抽人,胜满三局者,进阶下一轮,淘汰者和淘汰者还要决名次,所以比试场数也不能定准是多少局,反正是名次必须全部排列出来。

    比试有时间限制为一个时辰一场,规矩是点到为止,不过出现什么意外,有评判负责判定是否有意伤害。

    比斗这个东西,其实是最没界限的,各盟也做了表示,出现任何意外,都不会做为仇恨的根源。

    没想到陆凌一开始就成为了第一轮的第三个场地的擂主,他也明白是有后台操作,自己是人族中唯一的元婴境,所以成为了第一个欲被淘汰的对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