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172.第172章 不解之仇

    “娘,孩儿来迟了些。”桑树旁,一个中年人向着司颖跪拜请安。

    “起来吧!事情怎么样了!”司颖疼爱的看着这个她在世上唯一的骨肉。

    “安前辈还没到吗?”中年人抬起了头,疑惑的问道,“孩儿因为有事在第一层阵法内需要耽搁了一会,所以让三叔带安前辈先行一步的!”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大意,安卜这家伙性情最挑剔,难免会挑剔你怠慢了她,算了,我让老八老九去附近寻找下,看看是不是走错路了!”司颖说完,派出两个黑衣人。

    ”娘,恐怕事情有点变化了。“黑衣人走后,中年人这才站起身来,情绪有些忧虑的说道。

    ”什么变化?只要安卜一到,我们就算万事俱备了,还能有什么变化?“司颖不以为意的说道。

    ”娘,恐怕这里出现了一个阵道上十分高明的对手,我怕万一.....“中年人说道这里,向着四外用眼睛扫视了一下。

    ”斑老怪已经答应和我们合作了,钟四那一伙来了几个蝼蚁而已,这里没什么变化,你说一说,什么样的人让你如此担心。“司颖把和斑老怪合作的事情,以及陆凌等人到来和儿子说了一遍。

    中年人把目光落在陆凌等人身上,仔细看了一遍,除了看到胡林之后,皱了一下眉,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那个小白脸就是田恒。“胡林看着这个中年人说道。

    陆凌也瞧了过去,他倒要看看田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田恒看上去似乎比师叔还要老一些,明明比师叔年轻几十岁,估计这家伙没少用心机,以至于衰老的比较快,方脸膛,五官端正,看上去不是那么让人厌恶,偏就他看人的时候,眼睛似乎闪烁出一片光芒出来,使人看不到他的黑眼珠,只看到一遍斑白的白眼仁。

    ”这个家伙眼睛怪异,似乎有什么特殊之能,能用眼睛看到人的心里去。“胡林解释道。

    田恒的确用了秘术来观察对方,收了秘术,眼睛不再有光芒闪现,恢复了正常。

    他没从这些人中找到那个让他心惊的存在,放下了点心,只要那个人不出现在这里就好办。

    ”说说,你碰到了什么样的人。“司颖也很是吃惊,自从田恒得到了‘顺心如意’之后,就犹如天助,在阵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让他惧怕的人了。

    ”娘,那个人我没碰到,但是他刻下的阵纹,我却看到了,很可怕,我研究了很久,也没看出一个所以然来。“田恒凝重的说道。

    ”胡说,这世上还有我儿看不懂的阵纹,该不是谁胡写乱画的吧,你是不是最近有点大惊小怪了一些。“出于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的信任,另外也想安慰他一下,自己这个儿子承担的责任太大了,有时候多少会把事情想的复杂了。

    ”娘,孩儿没有胡说,那些阵纹不但孩儿不能识别,而且可怕的是,他将第一层阵法全部连接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完整的阵法,似乎也被那个人完全掌控在了手里,我试着破掉此阵,发现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若不是孩儿又‘顺心如意’相助,恐怕连端倪都看不出来,孩儿觉得这人的阵道水平已经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所以担心,此人来的目的是不是要破坏我们的计划!“说道这里,田恒忧虑更重了,一回想起那个让他迷惑很久的阵纹,田恒的内心都觉得堵得慌,本来他已经认为自己站在了阵道的顶峰,可是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如坠深渊。

    ”会有这种事?“司颖这一次没有再怀疑田恒所说的话了,他心中比田恒更清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初云界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界域而已,外面星空浩瀚,能人多的数不胜数。

    ”看来我们必须要赶紧提前行动的,这个该死的安卜,为什么还不来?“司颖这回有点急了。

    ”哈哈!弟妹,暗中说人坏话,不怎么讲究啊!“一声洪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司颖一喜,知道安卜来了。

    ”你这死鬼,请你多次也不来,这次来了,还和我玩起失踪来了。“司颖看向来人,笑着骂道。

    ”呵呵!弟妹,我这不是遇到熟人了吗!而且我把他带来做帮手,你应该高兴才是。“说完向着身后喊道”姚兄,出来吧!“

    司颖等人一听多了帮手,也很期待到底是谁?

    却听林内一声冷哼:”不必了,没想到安卜你说的人就是这个贱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姚匡就不打扰了,告辞!“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啊!“思颖一听来人的声音,恨声说道:”大师兄,你什么时候改名字叫姚匡了,你给我滚出来,我这浑身的伤就是你赐给我的,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来得,如何能够走得?“

    一听她这话,其余几个黑衣人迅速呈包围状态向着桑林里靠了过去。

    可是有两个刚到林子边缘,就”噗通“栽倒在地,”不要惹我!“紧接着林内姚匡的声音传了出来。

    ”住手!“司颖连忙冲到栽倒的两人身边,取出几粒药丸给两人塞了下去,然后对着林子里愤愤的说道;”好,你走,不要让我看到你。“显然对此人极为忌惮。

    ”司颖,记住了,不要一意孤行,不然早晚还要遭更重的报应,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夫君就是个例子。“姚匡冷哼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道。

    ”滚!你立刻给我滚!“司颖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声,将手中的解药瓶子奋力向着林中丢去。

    果然林中再无声音了。

    安卜沉默了很久,才问道:”田夫人,不知道我这位朋友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何一见面彼此就不能相容呢?“

    林中出来两个黑衣人,向着司颖点点头,意思是人的确走了。

    司颖才缓缓说道:”这个人不叫姚匡,他叫宷俞,是我的同门大师兄,此人心狠手很,狼子野心,害死了我师傅不说,还偷走了本门的秘籍功法,为了将他杀了为我师父报仇,我与他相斗多少年,不过自认心机很深,我不但仇没报得,还被他害的浑身是伤。“说道这里,司颖银牙紧咬,看来是恨极了宷俞。

    ”哦!这样啊!我也是与此人只有数面之缘,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之差,看来老夫看人的眼光不行了。“安卜眼神闪烁了一下,说话的同时盯着司颖的面部,可惜司颖面部丑陋,看不出什么神情变化来。

    “安师兄,其实这里人手已经够了,斑老怪他们已经同意和我们在一起了,所以不需要增添什么人了。”司颖平息了一下怒气,开口说道。

    “那就好,只要不耽误了事,和谁合作都无所谓,只要夫人不背弃我们的约定就好。”

    “一定,我以我死去的夫君的名义发誓,如有反悔,天打雷劈,让我不得好死。”司颖信誓旦旦的说道。

    “嘿嘿,田夫人发的好誓言,人死了,还有什么名义可言,不过我就相信夫人一次,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人已到齐,当然是立刻就开始了。“司颖眼睛里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冲着田恒说道:”走我们去和斑老怪汇合,立刻出发!“

    ”他们开始行动了。“钟四小眼睛眯缝了起来,说道。

    ”我们不急,稍等一会,我有一位老朋友来了。“孤祥坐在那里不动,淡然说道。

    果然,他话音刚落,从桑树林的端头处,走出一个人来,奔向他们这里。

    此人中等身材,一身白衣席地,走起路来似乎看不到脚落地,行动却极为迅速,很快到了竹棚前面。

    ”宷俞,你怎么来了?“孤祥问道。

    宷俞没说话前,先对孤祥施了一礼,“恩人可好,宷俞有礼了。”

    “不要说那些过去的话,人在世上,谁没有遇难额时候,彼此出手相帮,不要总记在心上。”孤祥埋怨的说道。

    “呵呵,前辈大义,晚辈若不是前辈,早就没这个命在了,今天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聆听前辈教诲。”宷俞笑了笑,“晚辈此次,是为了救愈小女的隐疾而来,刚好碰上安卜相邀,想与他一起,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和司颖他们一起,于是晚辈只好到这里来投奔前辈来了。”

    “哈哈!来得好,有你这个帮手,我就放心多了。”孤祥开心的说道‘“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乱星海来的宷俞,曾经是乱星海六行盟的弟子,擅长是毒和暗杀,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和门派反目成仇了,和老夫有缘相识,欢迎他加入我们的行列。”

    每个人都表示出了一定的热情,之后,孤祥让大家又逐个做了自我介绍,等互相也算都认识了,孤祥才又开口说道:“我先代表说一下进入祭坛所有可能通过的路线和需要注意的事项,为什么说有可能通过的路线呢?这祭坛入口处,就在这深潭前面的山壁上,我们不必着急,让司颖他们先去打开通道,我们随后在进入也没关系,不过要防着他们留有什么手段加害于我们。”

    说到这里看了看钟四和书生及新来的宷俞,“这个就由你们三人来负责。”

    三个人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

    “进入入口之后,会有很多通道通往里面,但是不管那条通道,都会通往一个深涧之处,那个深涧上面有唯一一座石桥,石桥的对面有个大门,那个大门打开需要某种东西才可以,大家放心,这个东西就在我手里,可能司颖他们手中也有,不过没什么关系,我说的是,在这通道内,大家会遇到毒虫,符傀等物,这些毒虫符傀也好,十分凶猛,基本上要靠符师来清路,现在多了宷俞,就更好办了。

    进入石桥的大门之后,将会是一个很黑暗很冷的地底熔岩洞,熔岩洞内布满了阵法,这些阵法很厉害,所以到了这里大家就要听从我和钟四的吩咐,不得随意乱行,小心丢了小命!”

    ”孤老!“花计计想要说些什么,孤祥一摆手,”丫头,不要打扰我说话!“

    花计计只好闭了嘴。

    ”这熔岩洞我不敢保证没一点危险,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会安全,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如果觉得没什么信心,就留在此地等候,不要进去了。“说到这,他看了一眼林雪茹,这里数林雪茹修为最低,年纪也最小。

    ”如果这样,我们母女就不进去了,省得为大家添麻烦。“舒凤姣明白事,况且她此行也无异于此。

    ”也好,你们母子就在这里等着。“林东苍点点头。

    孤祥继续往下讲道:”如果顺利的话,走出熔岩洞,还会遇到一个门,这个门上都是禁制,只有打开这个门上的禁制,才可以进入此门,这个到时候就靠叶臻和梅香熙二人了。“

    叶臻二人对看一眼,没说什么。

    ”真正的危险是在进入这个大门之后。“孤祥严肃的说道,”我这条腿、斑老怪的双腿以及田恒的父亲田吉安的性命,就是丢在这里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