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10.第10章 噩耗

    “请问罗师兄,那个骑着飞天虎的人是谁?”陆凌问罗恒。

    “他啊,来头可不小,他叫蔺玉衡,祖父蔺万松是万兽宗的长老,而且他的曾祖父蔺洪是万兽宗的太上长老,元婴老怪,陆兄弟,你问他作甚?”

    “没什么,我只是看他骑乘的妖兽很漂亮,这个可以买不?”

    “想买?恐怕你们宗主出面也买不来,他这个妖兽可是个八阶妖兽,八阶妖兽,相当于结丹境的修士,你说他能卖吗?”

    “八阶妖兽就能相当于结丹境修为?”

    “当然了,我看师弟你除了修为比我高,其他方面就是一个小白啊,这妖兽每升一阶,都要经过很漫长的时间,而且越往上时间越长。”

    “我听宗门长辈们说,这只飞天虎还有故事呢。”

    “什么故事,说来我听听。”陆凌心中一动。

    “十几年前啊,这妖兽可还没有到八阶,而且这妖兽还不是一只,是两只,好像是一雌一雄,有一天蔺玉衡的曾祖父蔺洪骑着他相当于结丹境的鉄羽鹰外出,不过因为他有事,就放这只鉄羽鹰在空中等他,结果这只鉄羽鹰不知为什么,与两只飞天虎打起来了。”

    “按理说,一只八阶妖兽,对付两只七阶妖兽应该很轻松,谁知这鉄羽鹰竟然被两只飞天虎给直接撕碎了。“

    ”正巧蔺洪回来,看到自己的铁嘴鹰竟然被两只七阶妖兽给杀了,愤怒不已,就要击杀两只妖兽,那两只妖兽在和鉄羽鹰打斗的时候也都受了伤,轻松就被蔺洪捉住了。”

    “后来蔺洪反倒没有杀死两只妖兽,反倒用驭兽决将两只飞天虎给收服了,他自己骑了一只,另外的一只就送给了蔺玉衡的父亲蔺辰举。”

    “而蔺辰举前几年又将这只送给了蔺玉衡,自从蔺玉衡有了这个飞天虎之后,到处招摇,横行霸道,好像天底下就没谁了。”

    陆凌听完之后彻底明白了,这只飞天虎绝对就是小飞虎的父母中的一个。

    不过目前他确实没有实力帮小飞虎抢回他的父母,只能以后图之。

    当晚几个人找了同一家旅馆居住,尤凯拿出一套衣服,还好两个人身高肥瘦差不多,正适合。

    第二天,陆凌因为要急着回宗门炼丹,所以和顾秋梅一起和众人告别,罗恒几人分别给了他一些信物,邀请他有机会去做客,陆凌欣然接受。

    没想到一出来就就是两年多,陆凌先带着顾秋梅到招贤馆,去见胡林一面,门口的童子换了人了,陆凌好在宗门玉牌还没丢,出示了玉牌,说明了来意,一个小童把他带了进去。

    胡林见了他,好半天没认出来,陆凌一个是身体长高了许多,二来这头型也太特别了一点。

    简单说了这两年的遭遇,当然,陆凌隐瞒了寒潭底下的事情,只是说在一个山洞里被困了两年。

    “小子,你修为哪里去了?”胡林瞪着眼睛问。

    陆凌一愣,要说尤凯他们看不出自己什么修为也罢,可这位胡师叔可是结丹境的修为啊。

    “师叔你在开玩笑吧,我什么修为你看不出来?”

    “废话,我看你就是没有了修为,到底怎么情况?”

    陆凌这回确定胡琳没有在开玩笑了,于是全身灵力运行起来,向外散发出气息。

    “炼气十层巅峰?不对还要强,很多,哦。”胡林惊讶的嘴巴张开了,“这是什么修为?”

    “小子你没筑基吧?”

    陆凌无语的摇摇头。

    “真没筑基?这身体,这修为不比筑基的差啊,奇怪了,你是怎么修来的?”

    陆凌早就准备好了,他随手将一个致使小飞虎吃了之后睡着的果子拿出来:“我就是吃了这种果子之后,再加上两年的修炼就到了。”

    胡林接过果子,握在手心,的确,这果子里面有一股非比寻常的能量,将果子交回了陆凌:“你是因祸得福啊,小子看来福缘不浅啊。”

    胡林咂咂嘴又问:“你身后的小姑娘是哪个门派的,难道你又在外面混了个媳妇带回来了?”

    陆凌脸一红:“师叔莫要误会,,她就是我刚提到的被人毒害的那位师姐啊,她现在无门无派,愿意加入我落英宗,师叔你能不能做了主把她收入宗门啊。”

    “真的?”胡林一下子高兴的就差跳起来了:“极品风灵根啊,炼气九层修为,这样的人师叔岂能置之于门外,你们等会,我带你们去见宗主,对了你师父早就回来了,还出去找了你几次呢,你回去自己向他解释吧。”

    两个人随着胡林来到了宗门,胡林让他们在宗门议事厅等候,先进去了,不一会,就有人传唤他们进去。

    到了宗门议事厅,和陆凌第一次进来差不多,不过多了一位老者,而段海璋显然对这个老者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

    陆凌两人拜见了宗主之后,陆凌又给师父磕了几个头,又把和胡林说的话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老者没有表什么态。段海璋让陆凌站到一边。

    陆凌规规矩矩的走到师父身后站立好,秦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段海璋看了秦阳一眼:“师弟莫要怪罪于他,各人有各人的机遇,如果不是这样,他未必能有如此修为,另外,去初云界的名额就算他一个吧。”

    秦阳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段海璋又看着顾秋梅道:“这个新入宗门的弟子你们谁愿意收为弟子?”

    话刚说完,六个人齐声喊道:“我愿意。”

    胡林一旁撇撇嘴,在那里偷笑。

    段海璋生气道:“每次到了有好资质的时候,你们就抢,想想当初,老夫强塞给你们的时候,你们那个态度啊,快要把我吃了。”

    说完看了一眼顾秋梅道:“既然这样,这回让这位女弟子自己选吧。”

    六个人都不支声了,不过身板都挺起来,盯着顾秋梅不停地眨眼,那信息就是“选我呀,选我呀。”

    顾秋梅看了六个人,分别给每个人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弟子愿意同陆师兄一起修炼。”

    这进门分先后,在之前他们论年纪,顾秋梅比陆凌大一岁,所以陆凌要叫他师姐,但是进了宗门就变过来了。

    秦阳这个高兴啊,心道:“没想到陆凌这小子还给我带来个好徒弟啊。”

    等行完拜师礼,秦阳带着两人直接回到洞府。

    陆凌回去一看,这两年不在,这里多了好几位师弟师妹。”

    秦阳在这两年又收了六名弟子,四男两女,年纪都比陆凌小,其中有一个女孩子,才八岁。

    分别给他们介绍完了,秦阳开口了:“从今以后,顾秋梅就是你们的大师姐,陆凌就是你们的大师兄,在我这里一定要按修为而论,知道吗?”

    众人同时应声表示同意。

    秦阳又看向顾秋梅:“你做师姐的就不要顾及那么多小节了,以后在宗门不要带着面巾了,这个是规矩,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弟子了,就要遵守这个规矩,知道吗。”

    顾秋梅点点头应了声是,就要摘掉面巾。

    陆凌知道他已经毁容了,怕伤了顾秋梅的自尊,连忙要出言制止。

    可是顾秋梅一点顾虑都没有,直接掀下了面巾。

    “哇,师姐好漂亮啊,最小的师妹喊了出来。”陆凌看着顾秋梅的面庞也呆住了。

    “好美的一张脸庞,好迷人的一双眼睛啊。”

    “怎么你?”陆凌看着她疑惑的问道。

    顾秋梅一笑:“毒解了不久,我就恢复了,害的师兄担心了,秋梅告罪。”

    “没,没什么。”陆凌口吃的前言不搭后语,他连忙转过头去,不敢直面于她,心扑腾扑腾的直跳。

    其他几个师弟们也都称赞着师姐的漂亮,秦阳那里一皱眉,改口说道:“好吧,你愿意戴着就戴着吧,你算特殊的一个。”

    等到给顾秋梅安排好了洞府,其他人也都散了休息或者修炼去了,陆凌又跪在地上给秦阳扣了个头:“弟子有一事相求,请师傅帮忙。”

    秦阳用责备的眼神看着他说:“有事情你就说呗,干嘛还要跪着说话。”

    陆凌连忙起身,拿出带回来的那四种草药:“师父,弟子将药草找回来了,恳请师父帮忙炼制复脉丹。”

    秦阳看着他手中的药草,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才道:“晚了,我去找过他,你那个道士师父出事了,可能人已经去世了吧。”

    陆凌头轰了一下,呆呆的看着秦阳,好半天,哆嗦着嘴唇,带着哭腔说:“师父,我道士师父他到底怎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