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5.第5章 奇遇

    尤凯刚将黑风果接到的瞬间,便发现陆凌被抽飞的一幕,脑子感觉嗡的一下:“陆兄弟。。!”口里呼喊着便发疯似的往崖边冲过去。

    身后的女子一把抱住他的腰,死死将他拦住,哭喊道:“相公,不要啊。”

    巨蟒在抽飞陆凌之后呆望着那颗果树,确认果子不在了之后,转身望向尤凯他们。

    女子赶紧拖着尤凯往山下逃,看见巨蟒转过身子,尤凯也有点清醒过来,流着眼泪和妻子急急逃出西望林。

    陆凌在被巨蟒抽中的刹那,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强行闭住一口气,感觉全身一麻,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被巨蟒抽飞的他就像一颗坠落的流星一样,从高崖上划落下来。

    深谷谷底是一个水潭,高空中落下的陆凌,身体直接砸在水潭表面,激起几米高的水花,然后向着水潭深处沉了下去。

    水潭四面全是平滑的石壁,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不知道多久,就在昏迷中的陆凌还在下沉时候,忽然,靠近他最近的一面石壁,猛然传来一股吸力,将他吸了过去,当身体触碰到墙壁的时候,竟然直接穿了过去,消失在石壁里面。

    整整过了一个月,陆凌慢慢清醒过来,身体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他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的一片火红的天空。

    环顾一下四周,陆凌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池子里,池子里不知道盛着什么液体似乎很粘稠,而自己就漂浮在这些粘稠的液体之上。

    陆凌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觉体内一点伤都没有,而且感觉精力无比的充沛。运行了一下灵力,愕然一愣,自己的修为竟然一下突破到了炼气五层了,而且似乎到了炼气五层巅峰,马上就要突破炼气六层了。

    没有沉浸在突然到来的惊喜中,陆凌站起身来,他必须首先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池子里的液体只有过肩那么高,不过池子却不小,有普通的两个房间那么大的面积。

    而池子以外的一切陆凌看不到,用感官也感受不到,陆凌索性往池子外面走去。

    刚刚露出半个肩,陆凌就感觉到一股高温的气息铺面而至,自己现在炼气五层的修为,竟然根本承受不住,要不是浸泡着他身体的液体很快传来一股冰凉之意阻止了这股热量侵入他的身体,似乎自己就有直接被溶化的可能。

    陆凌没敢走出池子,只好就这样泡在里面。

    又是三天过去了,修为在不知不觉中竟又突破到了六层。

    陆凌立刻明白了,这个池子里的液体绝对有着能帮助人提高修为的奇效,索性他干脆运行起功法。

    功法一运行,这回他真切的感受到修为随着功法的运行飞快的上升着,十天过去后,炼气七层了,一个月过去了,进入了炼气八层,三个月过去后,炼气九层了。

    陆凌几次试图走出池子,可是都被那种高温的气息给逼退回来。

    无奈他只好继续运功来提升修为。

    好在在这里浸泡着,自己没有那种饥渴的感觉,否则陆凌绝对是被活活饿死在里面。

    不知道这是什么液体,竟然有如此奇效,绝对逆天了,虽然自己突遭此难,却又能得此机缘,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过好是好,可自己如何才能出得去呢?这要在这里泡多久是个头啊,师父那里知道自己这么久没回去,一定会为自己担心的,并且老道士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了,陆凌心里甚是着急。

    着急也没用,出去就是死,索性就在这里专心修炼吧,看看这个池子里的液体到底能将自己的修为提高到什么程度才可以使得自己走出这片空间。

    在陆凌苏醒的第八个月的时候,这一天,已经突破炼气十层的陆凌突然感觉自己脑部的某处的禁锢突然一松,轰然间四周的一切全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陆凌知道这是自己识海打开了,已经衍生出神识,下一步马上就可以筑基了。

    可是自己身上没有筑基丹啊,没有筑基丹,如果强行筑基的话,除非有师傅那种金丹修士在一旁守护,否则绝对会有爆体死亡的危险。

    不过眼前的情形绝对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既然自己已经打开识海,衍生了神识,不妨先看看这里面究竟为何处,是否有可以帮助自己筑基的材料。

    虽然不能出去,但是有了神识,他现在可以运用神识凭空摄物了。

    将神识外放出去,一股灼热感觉使他脑袋一痛,不过很快池子里传来的清凉感觉将这种刺痛抵消掉,神识开始慢慢延伸出去。

    他可以确定自己是在一个大山谷内了,山谷内里有一个巨大的炉子,炉子上有字为“器炉”,好像是炼器用的,而自己所在的池子外面,刻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洗剑池”三个字。

    陆凌内心不禁惊呼,一个洗剑的池子竟然使得自己连连突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个房间显然没有什么丹药和药草之类的东西,地面上只是散落着一些炼器的材料,不过都不是陆凌所熟识的。

    炼器炉里没有什么火焰,不过里面有一把奇形怪状的兵器,似剑非剑,似戈非戈。

    陆凌神识延伸到房屋外面,对着他的正前方向。

    是一个很大的空旷场地,场地上立着一个人像,在陆凌神识附着到这个人像的时候,识海似乎被什么巨物猛击了一下,一股要被撕裂的感觉使得他七窍都在流血,直接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凌才再次醒过来。脑海中还在隐隐刺痛,不过感觉池子里液体传送的凉意正在慢慢修复者他刚才受伤的识海。

    陆凌有点震惊了,这是什么雕像,只是稍微用神识触碰一下,就差点毁了自己的识海?

    陆凌只好先暂时休养了几天,等识海彻底没事了,陆凌再次用神识去探察外面的情况,不过他没有去试图探查那个雕像,神识朝向另外几个方向。左侧是几间大的房间,但是似乎每个房间都有禁制,陆凌的神识探查不到房间内的任何东西,右侧同样也是房间,一样有禁制阻隔。

    身后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在院落里空无他物,不过院落后面似乎有个园子,同样被禁制所隔。

    看来自己想找帮助自己筑基的东西是不可能了。

    陆凌正在发愁,忽然感觉自己的头部被重重的敲击了一下。

    吓得一激灵,急忙抬起双臂,环顾四周,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四周随时发生的任何事情,陆凌抬手去摸他被敲击的部位,感觉触碰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这一下陆凌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疯狂后退的同时两只手开始在头顶部拼命的拨打着,顺势抬头望向自己的上方。

    在他的正上方有一只长着翅膀的小肥猫,正在无辜的盯着他看呢。

    陆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很快他就又紧张起来了,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头上自己都不知道,看来不是个省油的家伙。

    陆凌几次想出手,又忍住了,毕竟如果这只猫要是想杀死自己,估计刚才早就没命了,一人一猫就这样对持着。

    相持了很久,小肥猫终于按耐不住了:“不好玩啊不好玩,哥哥咱出去玩点别的吧。”

    会说话的猫?高阶妖兽?

    一般妖兽到了一定等阶,灵智大开,就会吐人言了,这还要看妖兽血脉,如果血脉比较纯正的妖兽,灵智开的也比较早。

    “小肥猫,你怎么会在这里的?”陆凌试探着和他进行沟通。

    “讨厌,我是虎,飞天虎,不是猫”小家伙奶声奶气的挥舞着小爪子,一脸生气的样子。

    紧接着又用爪子挠着头“人家比你可来的早呢,多久了呢?我也不记得了。”

    突然摆出一脸哭像:“我想爸爸妈妈了,可是我出不去了。”

    “咦?你怎么进来的?”

    “哥哥能不能带我出去找妈妈啊,我好想妈妈啊。”小家伙又开始啼哭着向陆凌哀求着。

    陆凌一脸苦笑,被这家伙连珠炮似的话语,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是好。

    小家伙哭啼了好久,终于平静下来了,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一个白色的果子,丢给陆凌;“哥哥你是不敢出来了把,当初我进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不过吃了这个果子就没事了。”

    陆凌一看这是一个冰属性的果子,知道小家伙是好意,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吃下去再说吧。

    等陆凌把果子吃下去之后,突然感觉一股寒意向着周身经脉疯狂涌动,陆凌知道自己有点托大了,这个果子的药性太猛烈了,急忙运功抵抗,可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这股寒力在体内肆意的流动,四肢开始僵硬起来。

    空中的小飞虎一看,赶紧伸出爪子抓住陆凌的肩膀,将陆凌硬生生的给丢到了池子外面的地面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