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至强兵皇

281.第281章 问家

    “我陪你玩么?”土狂一愣,随即呵呵呵的傻笑了起来,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

    “那我要骑大马!咯咯……”女孩儿闻言顿时嘻嘻笑着举起双手叫道,土狂那也是毫不含糊的直接将女孩儿举了起来,乐的女孩儿咯咯直笑。

    看着土狂的样子,男子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一下,这个人,似乎头部受过重创,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能够从三米之下的土中爬出来,之前修为应该很强大吧?只是又是谁重创了他?总不能是两个怪物吧?那他岂不早就成了死人?

    “土狂,你来!”心中考虑着,对着土狂招了招手,土狂举着女孩儿便冲了过来,男子对着女孩儿招了招手,女孩儿有些不情愿的轻轻跳了下来,男子则扣住了土狂的命脉,随即脸色微变:这小子可以说毫无修为,甚至连最基本的内气都不存在,完全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小子,你确实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紧紧盯着土狂的眼睛,男子厉声问道,土狂看着男子的眼睛,微微旋转着令人眩晕,身子都微微摇晃了一下,茫然的说道,“真的忘记了啊,我只记得……直接的栽进了土里,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雨曦,我们走吧。”听闻此言,男子不再多问,抱着女孩儿就想离开,雨曦却缩到了土狂旁边,抓着土狂的胳膊说道,“爷爷,人家想让土狂跟我们一块儿走……”

    “这个人来历不明,虽然现在失忆了,但不能说他就不是坏人,带上他会很危险。”男子皱眉摇了摇头,严肃地说道,“我们面临巨大的危机,很有可能会令整个家族全军覆没,我希望你能懂事一些。”

    “不嘛……不嘛……”女孩儿说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咬着嘴唇说道,“土狂相当于一具没了灵魂的躯壳,我们不带他走,他会很危险的……爷爷,求求你了嘛……”

    “你……”看着女孩儿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又看了看土狂那副茫然的表情,男子似乎也不想让雨曦伤心,最终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带上他无妨,但你必须要听话,不能再任性了!”

    “好哎好哎!咯咯咯……”雨熙闻言那可怜巴巴的样子顿时消失无踪,再次跳到了土狂的肩膀上喊道,“土狂,我们出发!咯咯咯……”

    “这个人……”看着并不算强壮的身影,男子心中其实还是很迟疑的,只是出于对孙女儿的溺爱,没有办法才将其带在身边,他现在只祈祷这家伙不是那些人的眼线,否则……

    男子名叫问天忠,问家第八代家主,实力强大。问家,隐居于小日国深山之中,已经有三百年不问世事,然而到了问天钟这一代,却有两名男子前来拜访,自称是雷泽金城的人,前来的目的,竟是要带雨曦走。

    雨曦,问家第十代子孙,传闻出生时天降紫雷,将问家毁了一半,雨曦的母亲就是在生下雨曦的瞬间被雷劈成了焦炭,雨曦的父亲思念妻子,积劳成疾,也在雨曦三岁的时候郁郁而终。这件事情虽然被问天忠下了封口令,但不知为何还是被雷泽金城的人发现了,要求在雨曦十岁的时候带雨曦前往雷泽金城,沐浴天雷之礼。

    这所谓的雷泽金城,说起来其实是一座巨大的海岛,这里生活着一群能够控制雷电的人,每个人的修为都强大无匹,尤其是城主雷奥,自称雷神,其修为通天,传说可直接引天上的雷电进行战斗,只是这些都是传说,至于是不是真的,却无从考证。

    眼看着雨曦马上就要过十岁生日了,问天忠亲自带着雨曦想能够找到消除其体内紫色雷电的东西,找寻了近三个月却还是一无所获,不得已准备回家,正巧听说大宇神跟九头怪物正在大家,玩心不退的雨曦吵着要来看,这才遇上了土狂,这个风一样的男子,就这样傻呼呼的跟随祖孙二人去了问家……

    小日国最北端靠近大海百里处,乃是连绵起伏的大山,就在这茫茫深山之中,有一处世外桃源,几万平方米的的建筑被高达无比的巨树遮掩,同时加上问家一些独特的手段,这么多年来竟一直隐藏于人后,从未被发现,所以说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啊!

    “家主回来了?晨曦回来啦!”还未进入问家,隐在暗处守卫的族人便激动的叫出了声,消息直接传入了家族内部,引得近百人从里面涌了出来,对着问天忠行了一个大礼,然而在看到背着雨曦的土狂之后,却是一愣。

    “这是土狂,他现在失忆了,雨曦这孩子求我把他带了回来。”见众人疑惑,问天忠不由解释道,毕竟这么多年来,问家还从没有进来过外人。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女子率先走出了人群,看着问天忠的眼睛里满是爱意,话中却带着一丝担忧,“天忠,找到方法了么?”

    深吸一口气,问天忠上前一步将女子抱在了怀中,像是忏悔般说道:“对不起,这三个月来,我带着雨曦找遍了整个小日国,却是一无所获。或许那种方法,只有我们的故乡才有吧……”

    “华夏么……”女子一怔,只知道华夏是自己的故乡,但自出生到现在却从未回去过,若是雷泽金城的人来了,问家人难道就全都无法落叶归根了么?

    “只是已经没有时间去华夏了,雨曦身上的雷电能够将雷泽金城的人引入华夏,搞不好对华夏也是一场灾难,唉……”说到这儿,问天忠深深的叹了口气,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爷爷,土狂昏过去了!”就在这时,雨曦的声音传进了问天忠的耳朵,就见土狂,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就连呼吸都变的异常微弱,这令问天忠脸色微变,上前扣住了土狂的脉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