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至强兵皇

181.第181章 阴氏

    像独孤一脉这样的蛊师家族,在苗疆有很多,独孤一脉算是比较强大的一支,当然除了独孤一脉,还有其他的几支大族同样神秘的很,比如说阴氏!

    阴氏,同独孤一脉一样,存在于茫茫大山之中(苗疆基本没有山,就像昆仑山基本没有树一样,我这是写山写习惯了),同样低调不被世人所知晓,而此时,却有一辆豪华商务车快速的驶进了一座大山,竟然就这么畅通无阻的向前而去……

    “祭司,有一辆商务车从外面驶入了我们的地盘,我们下的蛊没有一个生效的。”而在大山深处,却有一个像极了古代部落的存在,众人依旧以古时的生活状态生活着,其中一个身上画满了条纹的男子,飞快的冲进了部落后面的一座山洞内汇报着。

    山洞各处墙壁上,画满了各式各样的符文,一名身材佝偻的老者,正在一个石桌上砸着什么东西,听到这话后动作骤然停住,缓缓转过身来,脸上竟然满满的疙瘩,看上去渗人无比,那被疙瘩掩盖的眼睛中透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想了想说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对我阴氏所有蛊毒全部免疫的,就只有一个人。”

    “您是说……”此话一出,条纹男子脸色一变,不敢相信的问道,“他本不应该存活!”

    “这就不是我们有资格知道的了,准备迎接!”疙瘩男声音沙哑,说完这话终于缓缓向着山洞之外走去,而这也是他,近三年来第一次从山洞内走出来……

    “我怎么总感觉凉飕飕的有些不舒服?”双手环间,若千雪不解的问道,“狂潇,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既然四处蛊毒遍地,为何我们丝毫无事呢?”

    “这座大山,是阴氏的地盘。”狂潇此时严肃的说道,“阴氏家族的蛊毒强大无比,但从不暴露于人前,也算称得上蛊师中的良心一脉了。独孤一脉的具体位置我们并不知道,但阴氏必然一清二楚。”

    “原来你认识阴氏的人啊!”夏默儿闻言嘻嘻一笑说着,其实她也有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只是没有若千雪那么强烈,或许这跟人的体质及修为也有一定的关系吧……

    “谈不上认识,只是曾经买过我自己的命而已。”狂潇不咸不淡的说道,“当年为了执行任务,我跟几个战友误入了阴氏地盘,我那几位战友全部被恐怖的蛊毒给干掉了,只剩下我如履薄冰被阴氏抓了起来,因为阴氏的祭司阴展封被一种不治之症缩困扰,最终我与他达成了一笔交易,在一年的时间内找到治疗他这病症的药剂,而他却在我身上下了一种蛊毒,若是一年之后我没有回来,身体便会化为脓血而死。”

    “可是你却没有死?”夏默儿似乎被狂潇的这段经历吸引住了,歪着脑袋问道。

    “本来之前我就对一些蛊毒免疫,或许是我的修为强大,因为对这种蛊毒也免疫了吧。”狂潇笑着耸了耸肩膀,“这次回来,我已经有把握治疗好他的不治之症,而作为交换条件,阴氏需要帮助我们对付独孤一脉并拿到血液!”

    “原来如此……”此话一出,三人皆是恍然大悟:没想到公子还真是阅历丰富呢……

    “我去……”商务车飞快的在颠簸的道路上飞驰着,而当进入阴氏族落之时,却又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跳,只见上百人不管男女皆是赤果着上身,其上画满了不知名的条纹,此时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支木质的长枪分作两排迎接着几人的到来。

    白天看着那些女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呆呆的问道:“这……这是蛊术家族?为什么我感觉像是遇到了一群原始人类呢……”

    “因为这个族落从刚刚兴起就一直生活在这座大山,而且世世代代从没有出去过,所以……”狂潇耸耸肩,缓缓驶过众人,看到祭司之后才嘿嘿一笑说道,“看到那个身上满是疙瘩的老者了么?他是阴氏的老大,除了是一个强大的蛊师之外,还是一个初级的巫师。”

    “巫师不是国外的么……”看着那一身恶心的肿瘤,就连不轻易说话的若千雪都忍不住问出声来,狂潇回头嘿嘿笑着看了她一眼,这才说道,“等会儿你们不要说话。”

    “狂潇,你本来应该已经死了!”阴展封佝偻着身子,拄着一个骨头制作的拐杖向前走着,那双眼睛盯着狂潇,就好像是一只野兽在盯着待宰的羔羊一般。

    “嘿嘿……”狂潇嘿嘿一笑从车上跳了下来,摸了摸鼻子耸肩说道,“当初我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蛊毒却并没有发作,但是与你的约定我一直没有忘记,现在我找到了帮你治疗的方法,所以便回来了。”

    “你找到了?!”此话一出,阴展封被肿瘤遮住的眼睛内爆射出一道精光,对于他来说,其实本身并不对狂潇找到治疗方法而抱有信心,因为他之前的医术,比狂潇要强大的多,然而此时狂潇这么说,却让他心中有了希望:毕竟狂潇对于蛊毒免疫,或许真能找到这种方法也不一定!

    “你之所以有这么一身疙瘩,主要是因为你的蛊术太过强大,已经达到了你自身所能容纳的限度,遭到了本命蛊的反噬,所以一般的治疗方法根本没有用处!”狂潇说着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自从三年前我答应了你,就一直在致力于研究你这种情况,这期间几乎走遍了世界各地,终于在地球的最南端,找到了一处绿洲,从而得到了一个绿色的小球!”

    “我能相信你么?”听闻此言,阴展封尽管对于狂潇所说的十分感动,但毕竟老而不死视为贼,这老东西都特么七十多岁了,对于自己的命更是视若珍宝,又怎么能轻易相信狂潇?!

    “信不信,就在你一念之间!”狂潇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手中出现了一个闪着点点绿色荧光的药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