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行了,不管实验几次都一样,腥红草,根本就不是人体能够承受的,就算侥幸成功了,也撑不过一年就会衰竭。”蒋军,黑榜绰号,将军,夜鬼组织创始人任其首领,擅长枪械,枪炮,驾驶,操作等一切热武器,其性格自信果断,思考,富计谋,善策划,任意事都具有完整的能力,伺机而动,并且能够运用周身一切条件,运筹帷幄,决胜於千里之外。

    “将军说的对,鬼巫,放弃你的实验吧?亚东政府已经开始怀疑了。”老五,红鸾,铃铃笑道,黑榜绰号,噬毒**,夜鬼组织负责通讯外联,其噬骨易容,出神入化,潜伏敌阵,无往不厉,其性格肆意开放,红鸾更是拥有着百变的美如毒蝎的美貌,可少妇,可少女,可空姐,代价便是促使着体内噬骨之毒爆发,都必须与一名异性寻鱼欢之乐,以作移毒之用。

    “你想死???”鬼巫凶残的目光落在红鸾身上,红鸾笑声截然而止,她可不敢得罪鬼巫,因为她的噬骨之毒,她都算是鬼巫的“活实验”之一。

    鬼巫,黑榜绰号,鬼医圣手,绝对是仅存世上的鬼医,一身医术虽说不能活死者复苏,但只要拥有一口气,其手术刀便足以切穴探灵魂,不过想要鬼巫施手,其代价,唯有以命换命。

    “好了,鬼巫,红鸾是无心之矢,我先处理掉这具尸体,今晚我再去黑十字训练营弄几个实验体。”乌鸦打岔道,其中就属他和鬼巫稍微能谈的上话,没办法,鬼巫所需的活实验体,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乌鸦提供的,而西门尊,乌鸦也是抱着其特殊体质,符合实验体的标本才被乌鸦带回基地罢了。

    乌鸦,黑榜绰号,鬼头乌鸦,行事狠辣,具独立性,一手乌金鬼头镰,及其控鸦之术,来无影,去无踪,犯安累累,却无人见其真容,各国通缉中,极其棘手的存在。

    就在乌鸦提起尸体“西门尊”,手上传来若有若无的灼热感,让他闪过一抹疑惑,随着把将其上衣退去,只见西门尊的胸口之处,伤口竟然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吻合。

    “乌鸦,你在干嘛,才几天没见,得了恋尸癖?”巨门,黑榜绰号,无双巨门,其体魄硕大岩实,据说普通的热武器,与之正面扫射,亦无可撼动半分,善用双板斧,斧斧力劈,夜鬼组织将军座下的骁勇之兵,其韧性,仅无绝有,特别善于山地战和丛林战,哪怕没有热武器,仅凭双斧,亦能血战到底。

    “鬼巫,速度来,这小子没死!!!”乌鸦话音刚落,鬼巫眉目一紧,快速跃去,手术刀,在其暴戾之下,穿心而过,可以说整个心脏都被刺穿了,怎么可能没死?

    发疯,嗜血,意味着腥红草狂爆的力量外泄,宣告着实验失败,几百活实验体,毫无例外,暴体而亡,久而久之,惟恐其造成基地动荡,鬼巫习惯在其狂爆前,将其心脏气门贯杀,抹杀手术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意外。

    鬼巫双目凝视西门尊胸口,只见其身躯,再次滚烫了起来,浑身散发着狂爆的气息,随着狂爆气息散尽,西门尊的身躯,在鬼巫都无法解释的眼神下,再次恢复了平静,连脉搏都尽数复苏,常人无亦。

    “你们先出去!”鬼巫毫不迟疑,将其余六人,纷纷驱逐,把西门尊抱回新的一个实验房内,眼神中,带着丝丝迫切之意。

    实验房内!

    要是西门尊清醒着,非吓傻不可,只见鬼巫手中的手术刀,寒芒闪闪,不断来回在其身体上来回划过,其静脉,动脉,手筋,脚筋,割断间隔不到三十秒,便出现了缓缓吻合的迹象,着实让鬼巫大吃一惊,以他纵横医林数十年,竟然一时无解西门尊的状况。

    “把脑袋切割下来亦可以吻合呢?”数十天,鬼巫忘寝废食,日夜研究着西门尊,至于要不要把西门尊分肢研究,鬼巫还舍不得,特别是将其血清提取出来,和N71混合在一起,数小时,N71竟被其血液吞噬殆尽,这彻底把鬼巫震的不轻。

    N71,其内蕴涵极北冰寒草,以及熔浆之地的腥红草,一寒一热,被鬼巫以静处之血,相辅而成,两个极端的冰寒腥红草,不说极其罕见,就算是摆放在各国国林医手,都无法识得其物,更别说将其融合了。

    冰寒,腥红,虽说两个都是极端,但冰寒草却是远远不及腥红草,融合之余,腥红草的狂暴之力,直接将其冰寒的寒冬之气,相互融解,哪怕一比十的比例,亦无法避免。

    为了N71,鬼巫可谓费尽心机将其融合,数年终于提炼完成,可惜,却叹无人能承受住N71的狂暴之力,哪怕是七人猎捕下来的黑榜杀手,其强悍的体质,都承受不起,硬生生暴体而亡,可谓鬼巫几经缓和,调解,N71的狂暴之力,耗去数百实验体,反复研究,目前依旧在实验中,而西门尊,对他来讲,无疑如获至宝,作为第一个注射N71无碍的人,他怎么可能舍得将其分肢研究。

    砰!砰!砰!~

    平地生雷,毫无预兆,实验石房内,其中爆炸声,声声巨大,鬼巫,黑袍爆炸下,蓬头乱发,炭黑不已,只要靠近数米内,都会闻到鬼巫身上传来的阵阵焦炭味,极其刺鼻。

    轰隆!~

    数月,西门尊可以说每天都承受着削筋断骨之痛,承受着鬼巫非人的折磨,好像身体被抽离了,除了狂暴之余无意识袭杀外,也就只能活体般躺在那冰冷的实验台上,随着N71加大量注射进西门尊体内,这次产生的狂暴之力,措手不及下,直接把鬼巫狼狈轰飞出去。

    乞丐装而起的鬼巫,嘴角残留血丝,却无法压抑心中的激动,他成功了,毫无疑问,随着一把手术刀,快若寒芒,再次把西门尊致晕过去,探测其体内那浑厚的狂暴之力,满脸的成就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