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5.第2235章 番外:夏灵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球少女,没错,这一定才是所有事情的真相。

    所以我会遇到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所有喜欢我,向我告白的男生,都会莫名其妙的遭遇种种不幸,这些都一定只是巧合。

    我确实很普通,除了一点。

    我的母亲夏秋,是一个超级巨星,而且是深藏不露的那种,全球最顶尖的娱乐公司都想一睹她芳容,奥斯卡组委会说只要她肯出演,不管是什么片子,那一年的最佳女主角都是她。

    虽然我母亲并不稀罕,我也不稀罕,但是我母亲的厉害,还是可见一斑。

    至于我父亲,我真的不想提他。

    他只是个商人,还恰好热爱点军事,于是我家最大的房子就在海外的一座岛上,平常来往都需要直升机,非常麻烦。

    所以我还是喜欢住在A市。

    再说一次,虽然我的家室非常厉害,但是我,夏灵,真的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昨晚母亲告诉我的一切,都一定是一场梦!

    邪魔退散!

    ——夏灵,字于腊月七日,晚十点。

    宽大的房间里,橘色的窗帘随风拂动。

    坐在书桌前的少女非常认真的写完最后一行字,然后把自己的日记本锁好放起来。

    “夏灵,你怎么还不睡?”

    房门被敲了敲,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抱肩,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女,那双沉静的眼眸好似看透了一切。

    夏灵不敢和她对视,只是心里也很不愿意,重重的哼了一声,起身。

    “马上就睡了!老妈,你把我终身大事都赔进去了,现在还管我那么多!”

    少女忿忿的说着。

    显然,日记里写的一切,都是她用来欺骗自己的。

    真实的事情是。

    夏灵,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最起码她的父亲,是全球最大的军火商,而且还是个外星人。

    他们一家三口度假的选择通常是银河系以外的生命星球,

    而夏灵自己,昨天才被告知一个不幸的消息。

    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她的终身大事,因为老爸在作战中遇到了大魔王,死对头非常难缠,老爸加老妈都搞定不了,所以用了她,许个誓言,将大魔王封印。

    如果她是男孩,可能事情就不用麻烦,死对头会永远被封印。

    可惜夏灵是个女孩。

    所以,她只能按照誓言中许诺的,在满了十六岁以后,进入大魔王的封印里,对大魔王进行攻略。

    最上乘的,她解决了大魔王,还能身心完整,全身而退。

    次一点的,失个身。

    最次最次,就是身心全失,大魔王还安然无恙的逃脱出来。

    夏灵心里当然有粉红泡泡,也会喜欢八卦,帅哥。

    夏秋和希德勒一直让她像寻常女孩子一样活着。

    但大概是这个许诺的原因,从小开始,所有喜欢夏灵并告白的男孩,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老妈!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可怜兮兮的皱着一张脸,夏灵拖着步子走到了夏秋面前,伸手扯扯夏秋衣角。

    “唉。”夏秋叹了气。

    看着可怜兮兮的夏灵。

    女孩完全继承了她和希德勒的优点。

    一头黑色的长发如同缎子般柔顺,却扎成了清爽的马尾。

    小小的脸,五官又更肖似希德勒,如同混血般立体。

    最漂亮的却是夏灵的眸子。

    乍一看是黑色,可是如果在阳光下或者灯光映着的时候,就能看到那双眼睛,其实是在黑色里混合了清澈的金色,煞是动人。

    “灵灵。”夏秋伸手揉了夏灵的头,又轻抚夏灵的脸庞。

    “如果有其他办法,妈妈也不想你去。”

    “但换个好的想,大魔王虽然有野心,但是他也是非常出色的男人。”

    “现在是他最薄弱的时候,灵魂被分割成无数的碎片镇压。”

    “妈妈之前找了001帮你预测过命运,它说你这辈子注定和大魔王纠缠,哪怕没有这件事,以后还是会惹上事端。”

    “或许,这就是你的命呢?”

    夏秋说着,看着夏灵沮丧的面色,轻轻把女孩拥进自己怀里。

    她像夏灵这个年纪的时候,从来不信命,只信自己。

    但是自从她得到了灵珠空间,成为时空之主,夏秋就发现,她已经能触摸到一丝宇宙规则。

    所有生物的生长繁衍,都隐约的逃脱不了宇宙的痕迹。

    就算所谓的逆天改命,这个命,也只是大概的轨迹,并不是真正的注定你会发生什么事。

    就比如夏灵,夏秋能做的只是让夏灵在注定和塔西有纠缠的命运,变得更加顺利一点。

    001的宇宙测盘里,夏灵的命运从出生开始,就和塔西纠缠。

    而且,夏灵还会和安娜有摆脱不了的纠缠。

    哪怕夏灵是自己的女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夏秋也无法让夏灵的人生就按照他们的心意来。

    她能做的,不过是让夏灵在十六岁之前,生活过得更开心顺遂。

    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

    认真的注视着夏灵红了眼圈又略带稚嫩的面容,夏秋心里还是满满都是不舍,还有怀疑。

    她从来没有刻意去教过夏秋什么东西,所以夏灵在情事和人生上,都是白纸一张。

    现在,夏灵马上要像当初的她一样,踏上书穿的旅途。

    这样的夏灵,真的可以把事情完美解决吗?

    “灵儿……”夏秋咬牙,“如果你不想,我们就不……”

    “秋秋!”一个高大的男人同样穿着睡袍,从对面的卧室里出来,恰好的打断了夏秋的话,而后从背后搭上夏秋的肩膀,安慰的拍了拍。

    又揽着夏秋,把她和夏灵分离。

    “灵儿,天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希德勒看向夏灵。

    “老公……”夏秋欲言又止的看希德勒。

    却被希德勒微不可见的摇摇头,严肃的阻止了。

    “知道了!”夏灵扁了嘴。

    虽然看起来感觉母亲比较厉害,但是夏秋最怕的还是希德勒这个老爸。

    希德勒已经开了口,那就证明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

    夏灵闷闷不乐的回了房间。

    “晚安,老爸,老妈。”

    “晚安。”希德勒微笑。

    等夏灵房间的门闭上,希德勒揽着夏秋的肩膀,把她带回他们的卧室,按着夏秋肩膀很严肃的和她一起坐在卧室的大床上。

    希德勒看着夏秋的眼睛,“秋秋,你打算让女儿吃很多苦吗?”

    “当然不是。”夏秋摇头。

    希德勒想说的她都知道,但是身为母亲,眼睁睁要看女儿走向这样的命运,夏秋的心里就很难受。

    她甚至会怀疑,如果当初她能再想到其他的办法,能再强大一点,那夏灵,就不会再面对现在的局面。

    每次想到这些,夏秋都恨不得能代替夏灵来承受这些。

    希德勒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很难受,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我,灵儿也不至于这样。”

    “但是,秋秋,你要知道,这是灵儿必须做的事情,并且咱们和001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已经帮灵儿弄到了最轻松也最不会让她受苦的一条路。”

    “俗话说,父债子偿,当初曜日帝国的事,咱们都是有责任,如今到了还债的时候,灵儿是我们的女儿,你要对她有信心才对。”

    “我……”夏秋看着希德勒,挣扎了许久,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老公,我心里难受。”

    “我又何尝不是……”希德勒也叹了口气。

    。

    日子还是如常过着。

    夏灵大大咧咧的性格,很快就忘记了这些不愉快。

    好像夏秋告诉她的一切就像是泡沫一样,晒在阳光下就消散了。

    “夏灵,听说后巷来了个水晶球巫婆,算命非常准的哎!咱们去玩玩吧。”

    巫婆?

    夏灵不信鬼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好像突然混沌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她让你已经坐在巫婆的面前。

    巫婆看上去是个装神弄鬼的,面前摆着一个铺着深紫色天鹅绒桌布的台子,正中有一个水晶球、

    水晶球看起来非常晃眼,刺得夏灵睁不开眼。

    “开启你的命运,跟着命运之神的指引,到你该去的地方吧!”巫婆念着咒语。

    宽大的黑色兜帽下,一双黑色的眸子如同两簇黑火在燃烧,显得非常灵异。

    夏灵心里有很不妙的预感,她想呼救,她想逃走。

    但是巫婆燃着火的黑眸渐渐的注视着她,如同把她连灵魂一起吞噬了。

    神志渐渐的开始眩晕。

    “夏灵……夏灵……”有人在喊她。

    夏灵睁开眼,可是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还好吗?玺玉哥已经过去了,咱们撤吧。”有个女孩关心的在她耳边说道,然后扶起她。

    夏灵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

    她眼前一片模糊。

    等模糊渐渐散去,她能完全看到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夏灵才看到扶着她的这个圆脸女孩。

    两人都是热的一身臭汗,女孩带着眼镜,头顶带着一顶鹅黄色的鸭舌帽。

    鸭舌帽上有红心还有一行字,爱玉玺哥,forever!

    “玉玺哥?”夏灵疑惑的看着那个名字。

    玉玺哥是谁啊?

    “是啊,咱们快走吧,刚才玉玺哥走得匆忙把你碰倒了,好多人都看到了,咱们得赶紧走,不然被媒体围住了捕风捉影,又要黑玉玺哥了。”圆脸女孩急切的说道。

    她们这些粉丝,一定要乖巧乖巧再乖巧,千万不能给玉玺哥找麻烦。

    “噢!”玉玺哥是吧!

    夏灵记住他了。

    “好,咱们走吧。”

    夏灵的脑子很活泛,很快把现场的情况弄清楚,又联系到巫婆和那个亮的惊人的水晶球。

    她能猜测到,大概是那什么命运之轮开始运转。

    现在这情况应该是跟攻略大魔王有关。

    “嗯嗯!”圆脸女孩扶着夏灵,匆匆离开。

    两个人回到了住的一间出租屋里。

    她们两个同住,都是韩玉玺粉丝后援队的成员,所以就拼在一起合租。

    圆脸女孩叫刘娴星,在KFC工作。

    而夏灵,在这里也叫夏灵,身世很惨,从小家里就重男轻女,连学都没让她上,就直接让夏灵出来打工。

    这打工一打就是五年,夏灵所有的钱都会被家里要走,只剩下很少一部分够自己生活。

    贫困的生活里,偶然的机会,夏灵迷上了韩玉玺,韩玉玺成了她的精神食粮。

    她加入了韩玉玺后援会,成了超级忠粉。

    渐渐的,她的地位越混越高,因为经常给韩玉玺接机,参加韩玉玺在的活动,夏灵在后援会也算小有名气。

    今天就是夏灵和刘娴星去给韩玉玺接机。

    可能是韩玉玺心情不好,夏灵上去要签名的时候被韩玉玺一把推开,倒在地上。

    那些狗仔队们从来都是捕风捉影,一看到这情况都想趁机爆点韩玉玺黑料,刘娴星对这早有心得,就拖着夏灵赶紧离开,省得给自家麻豆招黑。

    “夏灵,你今天下午上班,记得先把咱们今天的活动照在后援会里更新一下啊。”

    刘娴星开始去厨房做饭,并且叮嘱夏灵道。

    “星星。”夏灵托着腮,从回来开始,她的脚踝红肿了,并不严重,但是那种痛却让她觉得非常不爽。

    她的视线追随者刘娴星到厨房里来来回回。

    “怎么了?”刘娴星系着围裙,洗着葱。

    “我对韩玉玺脱粉了!”夏灵道。

    咣当一声,洗菜的盆脱手而松,刘娴星惊得脸色苍白的。

    赶紧擦了手,回来到夏灵跟前。

    “你疯了吗?还是发烧了?”刘娴星探探夏秋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那怎么说胡话了?

    夏灵对韩玉玺的痴迷,刘娴星觉得都是走火入魔的程度。

    甚至因为夏灵,刘娴星都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喜欢韩玉玺,不对比,就感觉不出来,夏灵这种喜欢是执念到骨子里的。

    刘娴星曾经想过,夏灵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结婚,都为了韩玉玺。

    但现在,这样的一个人,竟然突然宣布自己要脱粉了,也怪不得刘娴星那么惊讶。

    看着圆脸女孩惊恐焦急的面容,夏灵伸手拨开刘娴星的手,无所谓的道。

    “不就是脱粉么?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吗?”

    “韩玉玺那个人,人品太烂了,我之前怎么没发现?”

    “心情再不好也不能拿粉丝出气啊,机场那地板那么硬,我摔在地上脚踝肿了,手肘都擦破了,他呢,看也不看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