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末世权力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事情还有后续

    新书在这两天就要问世了,骄傲同时写两个开头,准备听取大家的意见后会舍弃一本。还请大家多多提出意见和建议!

    请加企鹅:213、533、7761(永恒骄傲)

    *************************************************

    那两个外地人是丧尸事件之后才联袂来到老城乡的,由于武力特别出众,一来就纵横捭阖,将老城乡的社会闲散人员基本上都聚集了起来。

    当上了老城乡市井流氓痞子的头之后,两个外地人表现得很奇怪,虽然他们也干普通黑社会团伙那种打抢勒索的事情,但重心还是放在了让手下混子四处打探有关老城乡的神话故事以及近期的离奇事件。似乎他们对这种消息更加感兴趣。

    他们规定每个混子每天至少要外出四处打探消息四到八个小时,更加离谱的是,每天规定的‘工作时间’,外出和回来都要打卡‘上下班’。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些混子每天打卡出去后,都没太把两个老大的吩咐当回事,全部干小偷小摸的私活去了,回来就顺便编上一通或者用几句道听途说来敷衍。

    昨天的事就是一个叫夜猫的人惹出来的。

    其人好昼伏夜出,道上送外号夜猫。

    市井闲散人员大都没有个固定作息,因此每天都有人‘上夜班’,但像夜猫这样每天都上夜班的人还真不多。

    此举其实他也是有深意的。夜猫从小就喜欢偷鸡摸狗,多年的实战经验告诉他,晚上是作案的最佳时机。

    昨天晚上,夜猫像往常一样来到团伙的老巢打完卡之后,就漫无目的的四处溜达,选着下手目标。经过一番比选之后,他选择了以前不曾光顾的老城酒业。

    话说老城酒业的保安还真不是吃素的,尽管夜猫蹲点了好几个小时等待时机,再三谨慎,再三小心,作案时还是被值夜班的保安给抓住了。

    这可是夜猫有史以来最有耐心、最谨慎的一次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夜猫恼羞成怒。

    几句争执之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索性就给同村好兄弟春狗,也就是眼下已经濒临精神失常的这个小青年打给一个电话。恰好当时春狗就在老巢,一放电话就开始呼朋唤友。最近的顺风顺水让这群市井混混丧失了理智,恰巧当时两个外地头子也不知上哪去了,不在窝点,使得这些以前行事还有顾忌、有胆怯的混混纷纷‘豪情万丈’随从号召来到了老城酒业。之后就上演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整个老城乡的政界和商界都震动了起来。

    一番打砸抢烧之后,一群正在向黑社会蜕变的小混混凯旋而归,收获满满的回到了他们的窝点。这时他们的两个老大已经回到了他们的据点。

    一开始,两个外地人还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手下都上哪去大采买回来了,当向人问清了前因后果之后,他们两第一反应就是清点战利品,一件一件的仔细清点。

    或许用甄别战利品更加合适。当检查到最后一件战利品之时,两人仔仔细细从头到尾的仔细看了十来遍,最终无所收获。当时上前邀功的夜猫就是两人的身边,其中有人突然勃然大怒,一脚就踢断了夜猫的一条腿骨,而另外一人则是向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的那人捣鼓了盏茶功夫,就把门打开了。

    见此,另外的那个外地人,也就是踢断夜猫腿骨的那一人揪着不停痛苦哀嚎的夜猫和夜猫的同村好友春狗进去了房间。

    一进房间就把夜猫和春狗吓傻了,只见里面满是刑具,给一个人一整套‘伺候’来,业界称为极刑。

    极刑有个特点,就是以巅峰的医学成果著称,对时间和伤害程度把握得几近变态。

    在执行极刑的过程中,会根据受刑者体质的不同,全过程大概有六到八个小时。甚至这个过程时间能在事前根据体质监测报告列方程求出误差不超过五分钟的精确值来。

    当然,做到这一步也需要不菲的医学和数学功底。那个方程不是每一个人都列得出,更不是每个人都解得出的。因为有些系数不是定数,会随不同的指标值发生可观的变动。并不只是一个简单得死公式。

    这说的是极刑的时间精度,而极刑的伤害程度则是表现在,每一个接受极刑的受体一定会死等到极刑走完最后一步才会死去,那个时点基本上也正是施刑者所想要受刑者失去生命的时间。这就是当初王奉天听到极刑这个词眼下意识的就以为有人死了的原因。

    以上两点就是极刑的可怕之处,作为一个受刑者你连选择死亡的权力都没有,你一定会痛苦完整个过程。

    有人说:“你如果被极刑了,那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管夜猫和春狗如何哀求,两个外地人还是从第一道程序开始,一道一道的为夜猫‘服务’起极刑。

    整个过程,主旋律都是夜猫凄厉的哀嚎。插曲有夜猫从一开始的求饶、求放过,到最后的求死、求解脱。

    在一旁看着的春狗,没有那么天真,知道夜猫‘享受’完极刑之后,马上就轮到他了。看着夜猫陷入那无边、刻骨的痛苦,没那么坚强的春狗很快就被吓得有些精神失常了。有道是福祸相依,精神失常这个不幸反而成了春狗能挺过极性的安全气囊。

    “林兄弟,咱们现在怎么办?”

    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王奉天愁上眉头的向林尘问道,似乎是在寻求林尘的意见,实际上却是在拖人下水。

    老城乡出了这种事,责任首当其冲的就是老城乡派出所,其次才是老城乡政府,受的是连带责任。并且就这连带责任也是乡朝委书记易成天背的大头,因此脑中梳理情绪事情的逻辑之后,王奉天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拖人下水。一个目的是拖人下水,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同一个板子人多了去匀,挨在自己身上就没那么痛了。

    “这事的突破口还得在那两位外地人身上。他们来老城乡有什么目的,老城乡究竟有什么值得他们可图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