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末世权力

第一百零九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大家元宵节快乐!过完今天年就算过完了。奉上一章和大家庆祝节日来了!)

    ....................................

    呸!

    又不是我指使黑社会团伙打砸你们老城酒业的,那些流氓地痞也不是我们乡政府故意惯养出来,怎么搞得一副我和你有杀全家的仇一样,不损我几句你不痛快是吧?

    对这个蛮不讲理,还分不清事情主次的女人,林尘可没有半分好感。

    这时,啪嗒啪嗒的响起了清亮的脚步声,很快老城乡派出所新上任的副所长黄天泰领着两个警员来到了林尘身边,附耳说了几句话。

    林尘轻轻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在另一边对峙的徐惠见此,没有做声,心中却是一动。

    由这个林震天分管维稳,或许是一件好事。

    周伟元虽然贵为副乡长,背后的靠山也硬,可从这些日子荒废的作为看得出来,其人能力还是有限的。特别凸显与派出所的沟通方面,一个分管维稳的乡领导,几乎还从没有和强力机构——派出所尿到过一处。

    反观这个林尘,早先就有传言能在派出所当半个家,现在看来也是不假。

    或许昨夜那事的解决之道,还真的捏在这位老城乡圈子里赫赫有名的林尘林震天手里。

    想到这里,徐惠面上和颜悦色了许多。

    “现在咱们怎么办?”黄天泰面色恭敬的询问道。

    “端了它,一个都不要放走。”

    林尘面色平静的道:“最近事够多了,老城乡又出现了这样的团伙,没道理把这个毒瘤留下。”

    从黄天泰的口中得知,昨晚肇事的黑社会团伙已经被警察找到并盯梢上了,是一个新生团伙,还没有形成严密的组织,其成员绝大部分人都是本地的小混混。警方暂时的措施是盯梢,还没有打草惊蛇。

    “嗯。我亲自过去指挥,一定做到要把他们一网打尽。”黄天泰点头道。

    “这样最好。”

    林尘道:“那些混混小喽啰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那两个外地人首领,务必将其擒住。”

    两个凶狠的外地人,有着本事哪里不去,偏偏跑到穷乡僻壤的老城乡来当流氓团伙的头子,而且又指挥团伙明目张胆的抢砸了与他们没仇没怨的老城乡酒业,把些设备都抢走了,

    难不成一伙小混混还打算建酒厂不成?这事怎么看都透露着一股子怪异。

    凭直觉,林尘觉得这事没表面上那么简单,背后必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可他偏偏又说不上那两个、或许还有更多的外地人在谋划什么。

    黄天泰独自指挥清剿黑性质团伙去了,带来的两个警员全部都留给了林尘使唤。

    “你跟我出去安抚一下闹事的员工,务必要平息他们的情绪下来。”

    林尘一指黄天泰留下的两个警员其中一个说罢,又对着另外一个警员道:“你留下来请徐经理等人做一份口供,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

    说完,林尘就起步向外面走去了,在路过被指定留下来录口供的那名警员身边的时候,林尘低声对其吩咐了一句:“重点问问老城酒业有什么值得外地势力觊觎的东西。这个很重要。”

    话吧。林尘大步流星的向外面走去了。

    他一刻都不想和那个女人呆在一起,但是为什么外地人指使流氓团伙哪里都不砸,偏偏就砸了老城酒业.....

    这背后,必定有什么重要的原因。

    或许,这原因就是这事前因后果的关键!

    .................

    林尘带着小妮子何雅以及那名警员,一行三人,意欲和‘义愤填膺’的老城酒业员工们友好、有效的沟通一下,尽到政府方面安抚群众过激情绪的责任。

    然而,他很快就败下了阵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陷入了疯狂的‘水’可不是好相遇的。

    出门不过盏茶功夫,林尘便脸色难看的领着何雅和那名警员灰溜溜的回来了。

    上级平级下级一共三级的同事蛮不讲理,林尘一点都不怕,因为那些人都可以打架。

    唯独群众,群众要是不讲理了,你双拳打得死四虎都没用。...... 试问哪个官员敢任性到和群众干架?

    折返回来之后,林尘见到老城酒业的总经理徐惠等人并没有走远,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由另外一个警员做着口供。

    “打扰一下。”

    林尘过去打断了口供,面色不自然的向徐惠求助道:“那个...... 徐经理,不知贵公司可有扩音器?如果有还请借一个给我用一下。”

    “就路边小摊小贩用的那种小喇叭就行了。那些职工的情绪实在太激烈了,用肉嗓子我的声音根本就发不出去。”

    “不会吧。我们老城酒业的员工的整体素质向来是有美名的,做事最讲道理的了。”

    林尘一行三人狼狈逃回办公楼,自踩进大门的那一刻起,徐惠就注意到了,林尘狼狈归来与之前气势高昂的鲜明反差看得徐惠心中大呼过瘾。

    和大部分女人一样,徐慧小脾气来了也是不可理喻的,她故意揶揄林尘道:

    “林主任这样说,难不成是故意讥讽我们老城酒业不讲道理?....... 还是林主任的脾气最有个性了,就喜欢欺负弱女子,对那些男人就没本事了。”

    “徐经理说笑了。”

    林尘脸上笑不如哭的干笑着,眼下有求于人不敢还嘴,心中却是狂咆哮:“你个不可理喻的白骨精还弱女子?就差把我下锅蒸了,幸亏老子不是唐僧。”

    “扩音器我公司有是有,不过都是搭配大舞台用的麦克风和大低音炮...... 至于林主任要求的那种城管用的小喇叭却是没有了。”

    “我看这样吧。我等下随林主任出去看看,我们老城酒业的职工今天是不是真的如林主任所说的那样,全部散失理智了。不过......”

    看着林尘吃瘪的模样,徐惠就好笑。当然,表面上她还是演绎得波澜不惊、不动声色:“我这口供还没有录完,这位警察同志貌似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询问我,林主任的事恐怕要等一等了。碍了林主任的正事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碍事,不碍事。”

    品着徐惠的阴阳怪调,明显是带着轮子的,林尘还能说些什么,只得假笑着回答。

    在心底,林尘却是恨不得掐死徐惠。他就不信了,今天老城酒业所有员工的集体针对政府来人的‘暴动’,这事背后没有眼前这个死女人的影子。

    “要不、口供稍后再录吧?”这下,给徐惠等老城酒业高层录口供的警员可头皮发麻了,为难的向林尘求救。

    “没事,慢慢录吧。徐总都不急,我也不急。”林尘清楚的很,外面所谓的‘群情激动’,其实就是眼前的臭女人徐惠给他的一道下马威,不是真的职工情绪暴动,他之所以依然还要出去,不过是身为政府工作人员,应尽的职责没有选着的一定要做好...... 哪怕谁都知道那是在无意义的作秀!

    不知怎么,看见林尘难堪的神情,徐惠的心情就如同终于出了一口累积多年的恶气一样,心情愉悦万分。

    “你们的‘震天派头子’都说了,不碍事。有什么问题你就快问吧。”徐惠得意的觑了林尘一眼,便就转过了头去对负责录记口供的警员道。

    她一点也不担心林尘会受了委屈而影响案情进展,因为负责实操指挥办案的黄天泰已经在众目共睹下去了,事情得结果不管成也好败也罢,都已经成了一个定局。

    再说了,被抢走的都是一些生产用的设备,并不是难以替代的配方和高级酿酒师,追不回来换一批就是了,并不像她之前说的那么严重,大不了就是损失一些利润和资金而已,都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东西,并不是难以承受之痛。

    “主任,这个女人真可恶。...... 我们是来帮她们的,她还和对待仇人一样对待我们,有本事不要报案,自己找那些抢东西的流氓要去。还真以为我们乐意看她的臭脸呢。”

    一声好听而又熟悉的声音,愤愤不平的在林尘的耳边响起,几缕清香温热的气息拨弄的他耳根酥麻酥麻的。

    林尘偏头一看,却是何雅这个小妮子俯头在自己的身边,气鼓鼓的微嘟着小嘴,眼睛却很是不满的瞪着徐惠。

    自打两人相见,这小妮子还是第一次同仇敌忾的和自己站在一根战线上,放在平时林尘应该高兴,但是现在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林尘还以何雅一个苦笑,却再也没有更多的言语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说这边录的口供。

    虽然林尘说了不碍事,不过录口供的小警员岂敢当真?急急忙忙的挑出几个十分关键的问题问了,剩下那些琐屑的小问题就全部跳过去了,想草草的结束口供,挤出更多的时间来给林尘。

    不过,徐惠这个女人显然是怀着不让他那么顺心容易的打算,对每一个问题都左右言顾,扯到省城、京城、外太空去了,要经过别人无数次的‘拨乱反正’才会记得回到老城乡来,回到有关老城酒业的事情上来。

    真是每一个问题都是一场亿万里迢迢的旅程啊。急得录口供的小警员上蹿下跳,就差没自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