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表演工作坊】(求订阅)

    “真的可以么?”张爱嘉听夏天这么说,顿时惊喜的问道。

    她本来想着能资助表演工作坊一点钱就好了,没想到夏天做得更绝,要将表演工作坊整个都买下来。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

    要知道,表演工作坊这些年都是惨淡经营,赚钱的时候少,赔钱的时候多,并不赚钱。把他们买下来,并不是一桩好买卖,反而还是背上了一个包袱。不仅在大多时候都赚不到钱,而且表演工作坊那么演员、编剧、导演、幕后,今后还都得由天下娱乐台湾分部养活。

    当然,这对表演工作坊来说是件好事。表演工作坊因为不赚钱,很多时候连员工工资都开不出来,导致剧团的运作经常出问题,人员的流动也是比较大的。毕竟人的梦想虽然珍贵,但到底还是要生活的。而人员的流失,又导致剧团的人员总是缺额,创作与表演的实力也不稳定。

    如果加盟天下娱乐台湾分部,由台湾分部的资金支持,那么剧团的运作就可以稳定下来,那么那些热爱舞台剧,愿意为它奉献终身的人们也可以安心的留在剧团里,这对剧团也好,这对观众也好,无疑都是一件好事情。

    “当然可以了,我也是非常喜欢舞台剧的,而且对表演工作坊也是久仰大名,能够对它们有所帮助我求之不得。”夏天笑道。

    表演工作坊虽然不能赚钱,但却是国际知名的舞台剧演出团体,享有极高的声誉。拿下这家团体,对于提振台湾分部的声望与逼格都是非常有用的。

    而且其中的赖盛川、金世杰、李立帬等更是人才中的人才,精英中的精英。所谓千金易得,一将难求,花钱就能将这些台湾影视圈的大腕拿下,其实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

    再者说,舞台剧是曲高和寡的表演形式,但它却很能锻炼演员。因为舞台剧是演员跟观众面对面演出,按相声的行话说,这叫平地抠饼,对面拿贼,不能出一点错,不能随便NG,这对演员的表演要求自然极高的。

    好的舞台剧演员,去演电视剧,去演电影都没有问题,因为演技已经磨练出来了了。像开心麻花、燕京人艺的演员们,各个都不仅是舞台剧的好演员,而且也都是影视圈内公认的戏骨。比如濮存昕,杨立新,宋旦旦,沈縢、马莉、艾纶等等。

    也因此很多有追求的演员,想要提升自己时,都会去演一段时间的舞台剧。虽然收入不比演影视剧,但真的很磨练人。用业内的话来说,舞台剧对演员而言,就相当于少林木人巷,闯过去了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所以拿下表演工作坊,就等于是为台湾分部添加了一处人才培养基地。对于天下娱乐台湾分部未来的发展无疑是极有用的。

    听夏天这么说,张爱嘉也不禁很是感激,“谢谢夏先生,您真是一个好人。”

    ……

    下午六点钟,陈起礼回到台湾分部大楼。

    “陈先生,事情调解的怎么样了?”张爱嘉关心的问道。

    “唉,很难呐。我已经拉下面子帮你们说情,但是姓杨的就是不给我们面子。硬要你们把挖得人都还回去,还要坚持两千万新台币的赔偿。”陈起礼一脸沮丧的道,“对不起,张小姐,这次让你失望了。”

    “陈先生,难道杨登奎就真的那么难对付,连你们竹聨帮都不给面子?”张爱嘉惊诧的问道。

    竹聨帮号称台湾第一大帮,而西北帮只是位于高雄的一个小帮,双方实力应该说天差地别。没道理陈起礼出马,杨登奎都敢不给面子的。

    “杨登奎的西北帮的确不算什么,但他现在是天道盟的总顾问。天道盟的实力不比我们竹聨帮弱,如果动了他,引起两大帮派的厮杀,那就不好了。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何况还有四烸帮在一旁虎视眈眈,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造成台湾帮派大乱斗啊!”陈起礼解释道。

    “再者说这件事本身也是你们不对,是你们不守江湖规矩,挖走了人家蓝宝石歌舞厅的台柱子。那人家反过来劫你的人,也是一报还一报。在道义上讲,人家提出的条件其实也没差,所以我劝你们还是接受他们的条件吧。”陈起礼又道。

    “这……”张爱嘉听他这么说,不禁一愣,觉得人家说得还是有些道理。

    这件事的起因是她先挖了蓝宝石歌舞厅的几位台柱子,造成了人家的生意萧条。那人家报复自然也是常理,这件事说来,的确是她不对在先,赔人家一笔钱,再把挖来的人还回去,似乎的确是应该的。

    不过接不接受这一条件,现在不是她说了算。夏天在此呢,应该听他的意见。

    “夏先生,您看~”她向夏天请示道。

    “陈先生说错了。什么叫不守江湖规矩啊,我们是商人,不是江湖人,所谓江湖规矩,对我们来说根本没用,我们是在商言商的。

    我们挖人,是正正经经、光明正大的商业手段。一个愿意挖,一个愿意被挖,没有谁勉强谁一说。

    再说这些人都是艺人,又不是蓝宝石歌舞厅的奴隶,凭什么他们不许?现在要我们把人还回去,还要再赔他们一笔钱,简直岂有此理,就是强盗行为!”夏天摆摆手,冷冷的说道。

    张爱嘉听完夏天的话,顿时眼睛一亮,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她挖人都是花了钱,签了合同,守法合规的。凭什么西北帮说把人送回去就把人送回去啊?再说他们的歌舞厅没了艺人,生意萧条,是他们自己经营不善,关她什么事,凭什么要赔他们两千万新台币,这不是敲诈嘛!

    刚刚她被陈起礼一通歪理差点洗了脑,现在听夏天这么一说,方才清醒过来。

    陈起礼听夏天这么说,不禁冷笑一声,“夏先生真是好一嘴铁齿铜牙,陈某佩服。不过既然你这么懂得说道理,那看来这件事你亲自出马就够了,就不用陈某再奔波了。

    张小姐,这是你之前送我们的一千万新台币,事情没办好,这笔钱我们也没脸收了,还是还给你吧。”

    “这……”张爱嘉见陈起礼将保护费送了回来,不禁一阵错愕,继而担心的看向夏天,果然她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陈起礼果然不想再保护他们了。

    “既然陈先生自认受之有愧,那我们就收回来吧。”夏天撇撇嘴道,丝毫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一条不听话的狗,养也没用。养大了它,反而是祸患。

    “那好吧。”张爱嘉伸手便把支票拿了回来。

    “……”陈起礼见他们真的收回支票,顿时脸色一沉,“告辞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