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4【捉内奸】(求订阅)

    听说汇丰系也要退出扶桑楼市,夏天不禁吃了一惊。他还准备借东京地产泡沫,好好的坑他们一笔呢,没想到他们竟然不肯上当。

    “是他们机警,察觉到了不妥,还是有人通风报信,让他们产生了警惕?”他不禁疑惑道。他这边刚预备要退出,汇丰系就也想退出了,时机未免太巧了些。

    “不行,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如果我身边有内奸,一定要及时找出来。否则,我所有的商业机密,都被人看得一清二楚了。”夏天心中合计道。

    他现在跟汇丰系是竞争关系,都恨不能把对方搞垮,为此绞尽脑汁各出奇谋。他都为汇丰系设计了好几个陷阱,但如果身边安插有卧底的话,他那些计划岂不全被泄露了。到时候,还坑个屁的人啊!所以如果身边有卧底的话,那就必须要及时揪出来。

    “角川先生,谢谢你的提醒。”夏天感激的道,“对了,我对你说得那些话,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

    “当然没有了,这可是商业机密,我怎么可能告诉外人。”角川春树立刻否认道,“夏桑,你该不会怀疑是我泄露的消息吧?”

    “当然不会。”夏天笑着否认道,却并不是百分之百信任他。

    说实话,角川春树不是没可能出卖他。商场无父子,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更何况他们只是盟友。角川春树做两面派,一面跟他合作共同炒楼,一面跟汇丰系眉来眼去,这也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当然,无凭无据,夏天也不会盲目的指责他。否则,万一错怪好人,自乱阵脚,反而对自己是种损害。

    “夏桑,我可以以自己的生命向你发誓,我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盟友,否则天诛地灭!”角川春树郑重其事的道。

    “角川先生不要误会,我从未怀疑过你。”夏天见状,连忙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告诉过外人而已。既然你说没有,那我就从我这边调查好了。”

    “嗯。”角川春树点点头,“夏桑,我向你保证我从未将你的话告诉给第三人。我也希望你能够尽快找到泄密者,这样我也就不用再背负嫌疑了。”

    “放心吧,角川先生,如果这位泄密者真的存在,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而且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夏天冷笑道。

    ……

    挂了电话之后,夏天考虑了一会儿,随后打电话给刘峦雄。

    “刘总,最近东京地产的形势如何?”他开口询问道。

    “夏先生,我正想向您汇报此事。虽然今天银行宣布提高贷款利率,但东京楼市却并未出现动荡,各大房产中介依旧人满为患,而且价格依旧是居高不下。我们放出去的几栋大楼,不到一周时间,就已经有人想要接手了。”刘峦雄向夏天得意地道。

    “这么说,我之前错估形势了?”夏天一听,遗憾的道。

    “夏先生,话不是那么说,咱们出售那几栋楼宇,也是大赚了一笔呢。”刘峦雄一听,连忙帮夏天缓颊道。虽然他之前就不赞同夏天的做法,但也不会笨到这会儿埋怨夏天。毕竟人家可是老板,而他只是个打工的。

    “不必帮我掩饰,错了就是错了。”夏天笑了笑,随后吩咐道,“这样吧,改变之前的策略,继续收购楼宇吧。不过不要仓促冒进,一定要仔细调查清楚,才准进行收购。现在风向不佳,风险比之前高,一切都要加小心。”

    “那我们现在持有的楼宇还要出售么?”刘峦雄一听,立刻又问道。

    “出售吧,我最近要在科威特收购一批油井,亟需用钱。”夏天想了一下又说道。

    他让刘峦雄继续收购楼宇,不过放出个烟幕弹而已。他的目的是假收购,真钓鱼。如果刘峦雄那边真有内奸的话,汇丰系收到消息,很可能会改变退出的计划,甚至还可能加大在科威特的投资。

    如果没有内奸的话,他也不会吃亏。因为收购楼宇,如果做详细调查,再进行收购的话,一年半载都未必进行的完。到时候,可能经济泡沫已经被戳破,自然也就不用再收购了。

    刘峦雄一听,答应了下来。

    “刘总,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夏天随后又嘱咐刘峦雄道,“我最近收到风声,公司可能有内奸,把我们的商业机密给泄露了。”

    “真的?!夏先生!”刘峦雄大吃一惊道。

    “嗯,我最近也在调查那个内奸,如果被我查出来是谁,我一定轻饶不了他。”夏天又道,“刘总,你也帮我注意一下,看看谁比较有嫌疑。但也不要声张,免得风言风语。”

    “我知道了,老板。”刘峦雄点点头道。

    ……

    夏天随即挂了电话,返回剧组继续拍戏。

    今天拍得是最重头的戏,黄飞鸿大战纳兰元述,少林棍法对战四门棍法。

    袁禾平担任剧组的武术指导,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琢磨他们两位应该怎么打。因为他们俩如果打得不精彩,那整部电影的气势就泄了,所以一定要打得精彩又好看。但如何精彩又好看,才是最难的事情。

    所以夏天回到剧组时,就见袁禾平还蹲在那里抽闷烟。对于最后那场决战怎么打,他还是拿不准主意。不是没计划,只是觉得还不够好。

    “八爷,在愁什么呢?”夏天笑着问道。

    “啊,夏先生,您来了!我在想你和子丹的事,构思了有几个方案,但都觉得不完美。”袁禾平叹了一口气道。

    “说说看,我帮你参详参详。”夏天一听,笑着问道。

    袁禾平点点头,跟夏天说了他构思的方案。

    一种是在狭窄空间内打斗,贴身肉搏,一寸短一寸险;一种是长棍对短棍,双棍对双棍;最后一种是单对多,黄飞鸿与纳兰元述大战,其他兵丁携渔网、锁链等助阵……

    夏天听完之后,都觉得不够好,没有原版他们两者间的打斗来得惊艳。

    原版中,纳兰元述与黄飞鸿打斗时,束湿成棍,刚柔并济,如此绝技,堪称惊艳。而且打起来,视觉效果也非常出众,被誉为是《黄飞鸿》系列电影中最经典的打斗场面,只是不清楚为何袁禾平没想到这一点。

    “八爷,我倒有个主意,你来听听看。”夏天笑着说道。

    “好呀,夏先生请讲。”袁禾平见夏天有主意,立刻请教道。

    “是这样的,我听师父说过,江湖中有种绝技叫‘束湿成棍’,将一匹布打湿之后,拧成一根棍子,刚柔并济,威力不俗。”夏天随即说道,“八爷,你也是武林名宿,可曾见识过这种功夫么?”

    “束湿成棍?!那怎么可能呢。就算把一匹长布卷成绳索,打出来也应是软鞭的效果,不可能像棍子那般刚强的。”袁禾平嗤笑一声道,不过随即眼睛一亮,“哎呀,我想到了!”

    “夏先生,谢谢您,您真是一言点醒梦中人,我知道该怎么设计这两场打戏了。”他拍手笑道。

    夏天笑着点点头,“八爷,你想到就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