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钝刀子割肉】

    两天之后,夏天同文地和完成交易,用两亿港币将文和集团两成三的股票收入囊中。

    “夏先生,我想问下,你买我手上的股票,是不是为了入主文和集团?”文地和签约之时,突然问夏天道。

    “当然。”夏天点了点头,“不然我何必要折腾呢?”

    “那你入主之后,将会怎么对待我们文家人呢?”文地和又问道。

    “我会把他们统统赶出公司去,一个都不留。”夏天冷冷的一笑道。

    文地和一愣。

    “怎么,你不愿意?”夏天乜视着他道。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却听文地和狂喜道,“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逐出公司,全都赶得远远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想得到。”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混蛋,一点都不念亲情啊。”

    “亲情?!看看他们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文地和苦笑一声,向夏天说道。

    他现在五劳七伤,百病缠身,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没有几天好活了。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被大房、三房逼得。让他为了生儿子,只得努力播种,结果就累成了这样。

    夏天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几分感慨。

    为了这点家产,兄弟相残,骨肉同胞变成仇敌,一点亲情都没有了,究竟值不值得呢?!

    看文地和现在这状态,再活两年都算他捡到了。他的命都快没有了,还放不下这些钱,还放不下这些恩怨,唉!!

    ……

    拿到文地和手上的两成三股票之后,另一边,梁博滔也正在联络小股东,以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上的股票。

    文和集团的股票这几年股价低迷,小股东持股多年,分不到一毛钱好处,早就想要脱手解套了。现在有人肯出高价收购,他们当然欣喜不已。

    很快,梁博滔手中,就已经拿到了一成三的股份,收购势头非常良好。

    另一边,虽然暂时还没有搞定文和集团,不过音乐会舘的改造装修已经在进行。

    现在正在做前期各种准备工作,比如装修设计,材料筹备、音响设备选择、采购、申请酒牌等。提前做好这些准备,等文和集团一到手,这边就马上进行改造,一点都不耽误时间。

    ……

    因为要对付文家,所以夏天推迟了《情书》剧组赴日拍片的计划。想亲眼看着文家倒霉,他才能舒一口气。

    再者,他所使的“激将法”还未奏效呢,林清霞还未答应要加盟这部影片,所以再留几天等等她也好。

    “阿天,常伯答应你的条件了。那一千万港币,就算是他赔的精神抚慰金了。”这一日,夏天接到向華胜的电话道。

    “算他聪明。”夏天冷哼一声道。

    其实他根本不想要钱,只想那老王八旦倒霉。不过看在向華胜的面子上,他只能退了一步。原本以为那老色鬼会舍命不舍财呢,却没想到他竟然有壁虎断尾的狠心,宁愿舍了一千万港币也要换个平安,让夏天遗憾不已。

    “行了,阿天,一千万港币也不少了,差不多是他身家的一半了。这下赔了这么多钱,也够他肉痛的了。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向華胜劝道。

    “哼!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跟他计较了,不过我不希望他再有下次。”夏天又道。

    “好,他要是再有下次的话,我都不用等你动手,我先帮你料理了他,如何?”向華胜打包票道。

    “行。”夏天笑道。

    “对了,常伯希望你能把那一亿港币退给他。”向華胜随即又说道。

    夏天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他早料定有这出了。

    自己之所以不怕常树坤,能要挟的住他,无非就是靠这一亿港币。

    这一亿港币,是常树坤提供给他的,而且一定不是好来历。如果到时候还不上这笔钱,常树坤就很有可能倒大霉。

    所以他为了换回这笔大钱,才不得不牺牲小钱,忍痛赔了那一千万港币。还要做出各种摇尾乞怜,苦求谅解的丑态。

    不过夏天相信,一旦这一亿港币还给常树坤,他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到时候,自己的电影再想通过中影发行,估计就根本不可能了,而且没准连进台湾都没可能了。

    所以这一亿港币,就是自己手中的驯兽鞭,也是常树坤脑袋上的紧箍咒。他想要自己退回那一亿港币,想得美!!

    “没问题。”夏天一口答应道,“不过那一亿港币我已经投资出去了,暂时还不能还给他。”

    向華胜听了第一句,正在欢喜,听到第二句时,又顿时傻眼了。

    “阿天,你该不会是连这一亿港币都想昧下来吧!”他惊讶的道,同时又不禁有些慌张。因为新义安同样也有三亿港币在夏天手上,万一夏天回头也给自己玩这么一手,那不是危险了么!!

    “胜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好了,我的性格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是我的朋友,我是不会害你的。”夏天微微一笑道,“而且你是聪明人,常树坤打得什么主意,你跟我一样清楚。这一亿港币我要是现在就还给他,那我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么?”

    向華胜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之前之所以让他写悔过书,就是为了防备他这一手。不过胜哥你劝我要退后一步,所以我就没再坚持。”夏天说道,“现在他想要收回资金,看来是要对我动手了。胜哥,我之前看在你的面子上,饶过了他。现在你能不能保证他会看在你的面子上,对我手下留情?”

    向華胜一愣,沉默下来,不敢打这包票。

    常树坤的性格他了解,就是个嚣张跋扈,向来不肯吃亏的人。这次夏天把他得罪的这么惨,他要不报复回来才怪呢。

    “胜哥,你也不敢打包票对不对?”夏天笑了笑道,“看来你跟我想的一样,都知道常树坤就是个王八旦。这样好了,你告诉他,想拿回一亿港币可以,但要展现出自己的诚意来。”

    “……”向華胜眨了眨眼睛,“好吧。”

    “谢谢胜哥。”夏天笑道。

    “唉,玛德,我这是倒了什么霉了。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当初就不该管这件闲事。”向華胜郁闷的道。现在夏天怪他,常树坤也怪他,让他里外不是人。

    夏天点点头。当初要不是向華胜求情,他当时就把证据交给林登飞了。那时候一举干掉常树坤,哪还有而今这些事情。

    不过现在想想也好,像常树坤那样的混蛋,一枪撂倒未免便宜他了。像现在这种钝刀子割肉,天天折磨他,让他惶惶不可终日,其实比坐牢还要更痛苦。

    历来贪官污吏在被调查、追捕的时候,都是最难过的时候。因为要背负着极大的精神压力,担惊受怕,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唯恐被人抓住。但事实上,被关进监狱里,不再担惊受怕了,他们反而吃得下饭,睡的着觉了。

    常树坤今年也六十多岁了,就算判刑估计也关不久,很快就能够保外就医,出来继续逍遥快活。

    与其如此,倒不如就这么折腾他。折腾来,折腾去,他天天担惊受怕,生气发火,没准哪天一口气没捯上来,就死了个球的呢。

    夏天之前没想通这一点,当时他还在气头上,恨不能直接把常树坤干掉。不过这些天冷静下来,他就想通了。与其那么便宜常树坤,倒不如好好玩玩他。

    所以他又要常树坤写悔过书,又要他掏一千万港币,现在又要他拿出诚意来,总之就是让他闲不住,折腾死他。

    “行了,胜哥,别抱怨了。”夏天笑笑,“对了,我还要谢谢你告诉我那位关神医的底呢。”

    夏天调查文地和的时候,发现他最近搭上一位关神医。据说这位关神医有妙手回春之术,能让男人雄风再起,重振声威,所以文地和很相信他。

    夏天当时还想借助关神医,劝文地和将股票给自己,所以派人去找关神医的资料。结果资料拿来之后,就见上面将关神医写得相当牛X,简直是华佗在世,扁鹊再生,当时夏天还真以为他是隐士高人了。

    结果向華胜当时也在场,看到他的资料之后,顿时就叫破了这位“关神医”身份。

    原来这位关神医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医,他之前是在庙街卖假“印度神油”的。因为卖假神油,经常被人揍。后来却不知怎么的摇身一变,竟然变成关神医了!真是咄咄怪事!!

    “没什么了。对了,你找他做什么啊?莫非是女人太多,应付不过来了?”向華胜嘿嘿笑道,“别着急,回头我给你送你两坛虎鞭酒,保证让你虎虎生威,扬眉吐气。”

    “呸!”夏天一听,顿时骂道,“少胡说八道了,我身体棒的很,搞得她们都说吃不消呢。”

    “哈哈,不用生气,不用生气!大家都是男人,我明白,我明白的。”向華胜嘿嘿笑道。

    夏天一听,顿时无语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