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才子佳人雨中行

    文征明有时也会来访,还是跟以前一样,表情呆板,话语不多,给茶就喝茶,给酒就喝酒,一副半傻不傻的模样。

    遇到唐伯虎在这儿的时候,就大家就一起喝酒,文征明不说话,连带着唐伯虎都乖乖闭上了嘴,弄得况且也搞不明白这哥俩是不是真的和好如初了,只是从表面上看不是那么和谐,却也没出现任何问题。

    “两个没出息的货,为了一个丫环就搞成这样,丢不丢人。”周鼎成等他们走后忍不住骂道。

    况且没说话,这种三角恋爱书上多得是,没想到在现实中上演活灵活现的戏码,而且两个男主角还是江南两大才子。

    他倒是没感觉梅雨季节有什么不便,病人每天依旧穿着蓑衣、撑着黄油纸伞来就诊,现在他每天还是挂号三十人,抓药的还是那两个伙计,一切有条不紊。

    梅雨季节一到,最高兴的是文宾和丝丝,涮羊肉火锅重新开始,那些茶楼也马上转换到了火锅上。

    这天下午,他忽然想石榴了,就去看她。

    两人喝了几杯热茶,况且忽然提议出去走走。

    “这个天出去?”石榴指着外面既不大也不小,仿佛一直会下到世界末日的雨。

    她心里纳闷,那么多风花雪月之夜,你不来找我出去,现在淫雨连绵倒有了兴致,这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况且笑道:“今天就想跟你来个雨中行,有情调啊。就咱们两个,丫环家人都不带。”

    “雨中行?听上去很有诗意,就是不知实际感受如何。”

    石榴禁不住诱惑,就让丫环准备雨鞋、雨衣,丫环们听说姑爷想带着小姐一人雨中行,都窃笑不已,这是才子还是傻瓜啊,这么大的雨,只要没事都在家呆着,偏偏他要出去淋雨。

    她们也不敢说什么,只好依言准备物件。

    况且撑着一把巨大的黄油纸伞,把自己和穿着精巧蓑衣、雨鞋的石榴覆盖住。

    两人走在积水如小溪般奔流的街道上,感受着雨伞外的潮湿清凉。

    “嗯,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石榴惊喜道。

    况且只是走着,不想说话,他在默默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雨天里他无法上房顶沐浴星辉,不过他发现在屋子里也一样,静坐时就会感觉满天的星辉洒落下来,从每个毛孔中进入他的体内,即便在大雨倾盆的时候也是如此。只有天上闪耀着雷电霹雳的时候,他才不敢轻易尝试。渐渐地,他不仅感觉跟天上的星辉有了关联,也跟周围的环境发生了某种程度的关联,那种感觉很玄妙,似乎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时刻都在跟环境中的树木、土地发生某种交流。

    他今天就是想好好感受跟满天大雨的交流,而且是跟石榴一起。

    伞下是两人世界,伞外是雨的世界,石榴也感觉很奇妙,仿佛一把伞就把他们两人从这个世界隔离开来。

    潮湿慢慢变成了干爽,清凉变成了温馨。

    “难怪你常跟妮儿在傍晚逛街呢,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以前怎么也不找我?”石榴撅起好看的小嘴,况且很想上去亲一下,却不敢妄动。

    “雨天出来的人少,大家都赶着往家里跑,不会有人看见你。若是平时我请你出来,大庭广众的,总有人说闲话,你一定会觉得很不自在”况且笑道。

    石榴只好点头,的确,若让她像萧妮儿那样跟着况且手挽手一起逛街,她的确做不到。

    两人边走便闲聊着,况且说起唐伯虎和文征明两人的事。

    石榴道:“你不用替他们操心,他们哥俩好着呢,就像我跟丝丝一样,没什么事能把他们两人拆开。那个玉婵根本不可能从根本上坏了唐伯虎和文征明的关系。不过一时间闹点矛盾罢了,过不了多久又会一起狼狈为奸了。”

    况且点点头,但愿如此,即便不如此,他也不能做什么。

    “文杰最近怎么样?你和文杰的关系,其实就像伯虎和征明一样,只是后来有了变化,你和文宾更合得来一些。”石榴完全从她的角度分析事情。

    况且也没有文杰的消息,应该还在杭州的那所书院鬼混吧,至于跟文杰的分离,他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两人间成长的速度不一样,想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泡在一起也不可能了。

    “秋香这几天如何,情绪还好吗?”况且问道。

    “秋香啊,快被你们弄成精神病了,丝丝说她时常一会哭一回笑着的,有时会闷闷不乐一整天,有时又站在窗前远望,也不知是等伯虎来看她还是在想其他心事。”石榴苦笑道。

    “伯虎现在也是热锅上的蚂蚁,现在在我家跟大哥喝酒呢。”况且苦笑道。

    两人随意闲聊着,话题却越来越少,他们走着走着,对周围环境的感触却加深了,也只有在如此静心的情况下,才能感触到一些微妙的东西,不但况且感受到了,连石榴也是如此。

    她享受着这份从未有过的温馨与甜蜜,也不想说话了,唯恐一开口就破坏了这美妙的感受。

    两人足足逛了几个街区,况且怕她累了,就送她回家。

    “这感觉真的很好,梅雨天还有些日子,你没事就来找我吧。”石榴在伞下给他一个媚眼。

    况且身子一哆嗦,这可是石榴的初媚啊,真不容易,他简直都要受宠若惊了,他甚至认为石榴这辈子都不会跟媚这个字眼发生任何关联,现在却实现了。

    “怎么了?”石榴见他发愣,问道、

    “没什么,我有空就会来找你的,这样走走,比闷在家里强多了。”况且笑道。

    把石榴送回房间,他正想走,忽然管家过来笑道:“姑爷,老爷有请。”

    况且也不问为什么,撑着伞走到老师的书房门口。

    “进来,茶刚煮好。”陈慕沙看着他,招手道。

    况且把伞放在门边,脱下雨鞋走进去,坐在老师旁边。陈慕沙从精致的南泥壶里倾出两盏茶,递给况且一杯。况且喝下,顿时一股暖意横生,更有一股甜润芳香充斥口腔中。

    “老师的茶道愈发精到了。”况且恭维道。

    陈慕沙没理他的恭维,呷了一小口茶,然后忽然问道:“房中术出了差错,你能不能纠偏?”

    况且一怔,马上小声问道:“啊!皇上?”

    陈慕沙面色忧虑地点点头。

    “老师想让我进京给皇上治病?可是皇上身边不缺国医圣手啊?”况且没想到老师叫他过来,竟然是这么大的事情

    “那些国医圣手不能起死回生,更无法返老还童。”陈慕沙双眉一挑道。

    况且默然,如果老师想让他去,他也只好去,既然老师是询问他的意见,他就得好好想想了。

    “圣上好像练功出岔子了,按国医的说法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了,只是国医也不敢把实际状况呈明圣上,那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就给我来了封信,想让我婉转跟圣上说,其实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是想让我给他做个证明,万一圣上出事,他没有责任。”陈慕沙把茶盏中的茶喝干,又给自己和况且斟上一盏。

    况且还是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脑子里一时空白。

    “圣上修炼的功法很杂,但主体还是房中术,既然说出了偏差,应该就是这个问题,我对此是一窍不通,所以才问你。”陈慕沙苦笑道。

    无论是老师跟一个即将成年的学生、抑或是丈人跟将要入门的女婿谈论房中术,不免有点荒诞不经,可是陈慕沙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他知道况且肯定不会去练这种倒霉的法术,但家学渊源,大概总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

    “世人修炼房中术,都是从开始就错了……”况且停住了。

    房中术的要义就是必须以修道者的虔诚来修习,而不是用来助兴纵欲的,但从这要义上说,世人几乎没有谁愿意修习这种功法,因为所受到的诱惑太大,根本无法抵御。

    况且忽然想到一个道德伟人的故事,曾有一段时间,为了增强自己对诱惑的抵御能力,他每天跟十多位裸体美女同床而眠,以锻炼自己坚强的意志力。况且不知道这种修炼的方法跟房中术有没有关系,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有相通之处,如果能抵御住美色的诱惑、忍住乃至最后剥离*,一个人基本就可以成为圣贤了。

    陈慕沙明白他话中的含义,这些日子查找了一些资料,虽然无法透彻了解房中术的底蕴和奥秘,一些粗浅道理还是懂的。

    “这种法术没有纠偏的可能,用药物虽然可以缓解,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此后若继续修炼这种功法,危险会加倍上升。”

    况且一边想、一边斟酌词句,勉勉强强总算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了。其实并不是他表达能力不强,而是尚未成年的人谈论这类事情,难免要字斟句酌,哪怕他已经是能够出诊的医生。

    陈慕沙点点头,停顿了一会儿后问道:“你给侯爵府太夫人治病的那种手段能不能在皇上身上用一次?”

    况且低头想了一会,以询问的口气道:“老师,您真觉得有必要那样做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