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唐伯虎宣布纳妾

    况且相当认真地给她解释了一下,萧妮儿听后,脸都羞红了,打他一下道:“坏蛋,我才不是那意思呢,我是说若是她们人人都拎着把大剪刀,你可惨了。”

    况且想到临别前月婵的话,浑身打了个冷战:“嗯,很有可能啊。王若非家的丫环个个都有烈女范儿,招惹不得。”

    “你明白这个就好了。喝酒不?”

    萧妮儿放下心来,她也是怕啊,要是玉婵那样的美女家里多出十几二十个,她还有立足之地吗?

    一周后,唐伯虎对外宣布纳玉婵为妾,大摆宴席,遍撒请柬。

    况且也接到了请柬,唐伯虎没亲自上门,是委托沈周送来的。

    沈周看着况且苦笑道:“兄弟,别怪我,没办法我只能走这一趟。你要是觉得不妥就别去了,伯虎不会怪你的。”

    况且笑道:“这等好事我当然会去,请转告伯虎兄,我一定到场为他贺喜。”

    沈周摇摇头,表示无法理解。这都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最近流行疯病?

    唐伯虎大张旗鼓地办喜事,许多人看不懂,现在正是谣诼满天飞的时候,有人劝他风头过去以后再说,唐伯虎却一意孤行,非要大办特办不可。

    况且知道,唐伯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一定是王若非逼着他这样做的,若按他的本心,根本不可能纳玉婵为妾。

    况且不仅自己答应去,还想请老师也移步出席。同时还给知府韦皋、老师练达宁发去信函,请他们两人如果方便也出席。

    韦皋的回信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就回来了,答应一定到场。练达宁的回信是用快马专程送回来的,也答应出席。

    况且是带着一部宋版《汉书》来见老师的,见到陈慕沙,先汇报了事情经过,然后捧上那部《汉书》,嘻嘻笑道:“老师,这次得了两部宋版,咱们师徒就坐地分赃吧。”

    陈慕沙哈哈笑道:“嗯,很好,很公平,这种事以后多做些。”

    况且听了也是笑,没想到老师也有分赃的豪气。他心里那一丝丝隐隐的不安与愧疚消除了。

    “书你先带回去,等你父亲下聘时,把这部加上算聘礼,这样更好些。”陈慕沙说道。

    他显然很重视这部书,觉得况钟那里再筹备聘礼,也不过金银绸缎多些,论贵重真还比不上这部宋版《汉书》。

    “不用,到时候我就用手头那一部充数,回头再拿回去就是。”况且道。

    陈慕沙讶然笑道:“聘礼还有往回拿的道理?那还不如不充数。好吧,反正到时候没有外人,也没人挑这个。”说完,他就把紫檀匣子珍藏起来,这可是名副其实的宝贝啊。

    陈慕沙已经有了一部宋版《苏轼全集》,现在又有了一部《汉书》,真是太合心意了。

    古代男方送的聘礼是给娘家的,娘家置办的嫁妆才归新家所有,况且哪里懂这么多,他就是懂,也不在乎这个,反正最后两家合在一家,这是早晚的事。

    陈慕沙答应去露个面,只是不会久留,练达宁和韦皋回信中也都是这个意思。况且很是高兴,只要露个面就已经给足了面子。

    他回头又去找石榴,想约她一起去。不料石榴反应激烈,坚决不去。

    “我说你究竟哪一伙的,一会儿一心一意帮着秋香,一会儿又鬼鬼祟祟地帮唐伯虎做缺德事,你是两边都干得不错啊,小心以后猪八戒照镜子,两边不是人。”

    况且叹气道:“还用以后吗?现在就已经两边不是人了。”

    “那你还这样做?”石榴仍然不高兴。

    “我不也是没办法吗?城里谣言满天飞,都传到京城了。若不想法平息下去,早晚要出大事的。”

    石榴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哦,这也是个事情,你这么做是老爷子的主意吗?”

    “不是,这个还真是小生想出来的鬼主意。”况且笑道,很是得意。

    看来王若非完全领悟了他的意思,后来的做法跟他设想的一样。他当然不吝于推波助澜,让事情天衣无缝。

    “我就说嘛,这么缺德的主意也就你才能想得出来。”石榴愤愤的样子,显然是在为秋香抱不平。

    况且见石榴面色不善,只好逃之夭夭。

    旁边的丫环看了也是笑,都觉得自家小姐对姑爷也是太狠了,倒是老爷宠爱姑爷没说的,比亲儿子还亲。

    本来老丈人看女婿是怎么都不顺眼,只有丈母娘才对女婿好,老爷却不一样,老爷那是父母合体了。

    唐伯虎打破脑袋都没想到,纳个妾居然有如此大的声势,陈慕沙、练达宁、韦皋那里他根本没敢发请柬,不想却主动来为他贺喜,他发懵了一会儿才想到这一定是况且的功劳,只有他才能请动这三尊神。

    但他并不感谢,而是咬牙切齿,暗暗骂况且把他推到火坑里了。

    玉婵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她本来窝在那个小屋子里,就像被打入冷宫的嫔妃一般,过着活死人的日子,以为自己再无生路,老爷早晚会来收拾她的。

    她很清楚老爷的手段,想起来就不寒而栗,当初她以决死的心情去刺杀况且,不过是一股气支撑着,反正要死了还怕什么。

    没能死成,过后她就是各种怕,不过渐渐也就麻木了,跟活死人一般,不再胡思乱想。奇怪的是,这事不但没有继续发酵,居然还柳暗花明又一春。

    三天前,老爷把嫁妆给送来了,还派月婵、花婵几位好姐妹过来抚慰她,她感激的冲着王府磕了十个响头。

    总算能名正言顺地陪在唐伯虎身边了,他就是想摆脱都不成。妾可以买卖,可是王家的女人哪怕是丫环也没人敢这样做,再者说唐伯虎也不是那种卖自家侍妾丫环的人。

    至于唐伯虎的不冷不热,她也不在乎,只要日子久了,冰山也能化开,石头也能捂热。何况唐伯虎本来就是好色之人,她自信凭自己的姿色早晚能够打动唐伯虎。

    “我告诉况且了,他要是不娶我,哪天我也会拎着剪刀去杀他。”月婵很冷傲地说。

    “你这是爱他?”曾经试图杀人的玉婵竟然被吓着了。她杀况且是因为眼看着失去了唐伯虎,她可没想杀自己深爱着的人。

    “当然,得不到的就毁掉。”月婵很有哲理地说。

    “他怎么说?”玉婵打了个冷战。

    “他什么也没说,我自己先逃了。”月婵说完,依然还能保持冷傲的姿态。

    这几个姐妹全服了,这性格跟况且那是太般配了。据说那位况公子不也是遇事则逃吗?

    许多接到唐伯虎请柬的人都大怒,你纳个妾还摆什么谱,以为娶妻呢,满城撒帖子。可是听说征君陈慕沙、新任南京按察使练达宁、知府韦皋都要出席,便急忙派人回信答应参加,同时筹备礼物,所有人都把唐伯虎这次纳妾当娶妻的规格来准备礼物。

    到了正日子,苏州士绅名流齐至,唐伯虎饶是出于无奈,却也是热泪盈眶,他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天,若以纳妾的规模论,他可以称第一了。即便是扬州盐商纳妾,也不过摆上一桌酒,约几个好友喝一顿。不是盐商摆不起谱,而是盐商每年都纳一个妾,没这工夫。

    当初唐伯虎娶妻也是场面了得,数省名流齐聚,堪称江南最浩大的婚礼,可来人看的还是大学士岳父的面子。如今岳丈已经不在人间,细想起来,都是泪啊。

    况且领着萧妮儿到场,唐伯虎不管心里有多恨,表面还得连称谢谢。况且只带了几幅书法做贺礼,萧妮儿则去绸缎庄精心挑选了几匹上好的蜀锦。

    “不管别人怎么看,这次的事你办得好,也是唯一能让我叫好的事情。”文征明悄悄走到况且身边道。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啊,你怎么看我一点也不在乎。”况且丝毫不给他面子。

    文征明哑然,他跟况且的关系的确不怎么样,可是元凶祸首唐伯虎却跟况且搞得火热,两人最近大有狼狈为奸的势头。

    这次的事怎么说唐伯虎也是占了大便宜,别人纳妾是买,玉婵却是别人送的,还自带一笔不菲的嫁妆,一般中产人家嫁女儿都没有这么阔绰,更何况王家婵字辈的丫环几乎个个都是国色天香。

    唐伯虎现在对纳玉婵为妾有些怨怼,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转变心意,文征明是这样想的。

    “喂,王府那些丫环里有谁暗恋你的?”况且问道。

    “什么?狗嘴吐不出象牙。”文征明冷哼道。

    “我是说正经的,要是有你赶紧说,别到最后又有人整出这么一出,咱们得防着点。”况且好心的坏笑着。

    “我没有,要说有这事,那也是你,那些丫头里暗恋你的人可不少。”文征明说着就要走开。

    况且蓦然大悟道:“你爱玉婵姑娘,是不是?”

    文征明勃然大怒,看看唐伯虎离的还远听不到,他转脸冷冷看着况且,最后还是走开了。他估算了双方的形势,单挑肯定打不过况且,更何况今天也不是打架的日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